七一遊行後感

 

曾蔭權也不能倖免,任內還是躲不過,觸發數以十萬計的人七一上街。首兩屆特首,都要經歷這樣的「洗禮」,看來下屆特首若能任內「平平安安」,已可列為政績一項。

昨天與二十二萬人一起「散步」,走到伊榮街與邊寧頓街那窄巷,酷熱難當,寸進亦殊不堪易之際,「開路!開路!」之聲,此起彼落。置身擁擠的人群中,時光彷彿一下子倒流,又回到七八年前那遍街黑衣白衣的壯懷激烈。人最多的三次遊行,都參與了,不能說是有幸,更確切的是可哀。八年了,當權者還是沒有從歷史汲收任何教訓。

悶熱的天氣下,等了又等,四五小時的路程,體力一點一滴的流失,心頭的疑問卻是縈繞不離。我不明白,何以政府——特別是林公公——笨柒如斯,想出人人喊打的選舉機制,還要挑六月這敏感時刻來粗暴地企圖通過?我不明白,何以解放軍要在六月三十日街頭曬馬?他們是否安穩得太不耐煩,非挑起港人怒火不可?

不過,大家心裡明白,這些也充其量是導火線。各自上街,或許都懷著不同的理由,然而究其根本,還不是不值這政府之窩囊,之遲鈍,之進退失據,之一味朝北奉承?多年來,甚麼觀察也夠了,大家都徹底知道,每遇事情,無分大小,特區政府都必然想出一個最差最混帳最超乎想像的辦法來處理。民怨沸騰,其實已是曠日持久,爆發只在朝夕。如今求仁得仁,滿意了吧?

半帶著懷念的心態走過即將不再的政府總部後,與一眾友人肆意燙著火鍋肥牛時,忽聽到電視新聞傳來那二十二萬的數字。論數字,曾蔭權也許還可以阿Q的認為沒董建華年代的不堪。然而,飯桌諸公一致認為,其實是更差才對——八年前,經濟不景之餘尚要碰上沙士瘟疫,董伯雖是不濟,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確是霉個透頂。如今,特區仰仗中國經濟實力,還有甚麼藉口?超過二十萬人還是要出來變相放棄long weekend,走個腳瓜痠軟,請問你們顏面何存?

手痛又好,腳痛也罷,請隨便找個理由,行行好,從速給港人滾蛋,你們這個「班子」,多留一秒也不配。

夜深,捨不得睡,抱著iPad在床上左點右看,瞥見電視直播,看見社民連的年輕人霸佔街道。坦白說,我不至於能完全認同他們的行為,若是有要事而受阻,我也肯定激憤難當。但一如友人所說的,從政府總部小山走下來那段路,往往是反高潮,算是身體力行的把整段路走完了,但代表甚麼呢。我們大部分人選擇「和平理性」,但足以嚇唬這眼盲耳聾的特區政府嗎?我不知道,但這批年輕人,始終是懷有一股我們也許嚮往而未敢擁抱的激情與理想。

我們這代香港人,沒有國家可以愛,沒有國家值得愛,但連愛香港這彈丸之地,也要愛得這般苦澀。大家的心都在淌血了,並無二致,大家都只不過希望未來的七一假期,是個享受艷陽,天倫共聚,想幹甚麼就甚麼的好時日。

七一遊行後感 有 “ 8 則迴響 ”

  1. 七‧一遊行的滋味並不好受:又熱又焗,仲要被班差人窒住去路,可想而知,每個上街的人,都是挺著一團怒火、隨時會爆的。
    上街無非都是因為這個政府「有問題、未解決」、「每遇事情,無分大小,都必然想出一個最差、最混帳、最超乎想像的辦法來處理。」
    最X衰格就係特區政府呢班蠢人仲自以為好醒、想呃鳩我地:一時又話替補機制好,一時又話遞補機制好;班「契弟」連「替」定係「遞」都未攪清楚,臉不紅、耳不熱就可以隨時把昨日的我打倒今日的我;而班保皇黨仲X衰格,政府點變、點胡作妄為都一樣支持,直頭係無宗旨、無人格!
    我成日都好懷疑,為了證明香港享有一國兩制,阿爺都未必想見到這班北京狗咁X「狗」啦!如果我係保皇黨,我都唔會去到咁盡,因為誰能擔保明天曾班子會否因為呢度痛、果度痛而(下體閂台)集體下台呢?

    1. 保皇黨衰格,都唔係今日既事。我覺得豉油黨新民黨果d看風駛舵,咪又係仆街冇風骨!

      阿爺其實唔介意你地做狗,但介意你地做蠢狗!

  2. 當日返工,所以無行
    講真,對香港心死

    班癈柴對阿爺的阿諛奉承的程度
    尤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仲有一大堆十九政策
    就算係中國本身以至外國
    佢哋都唔會咁樣推行

    如廣州深圳咁無晒言論自由的地方
    係嗰邊生活分分鐘好過係香港幾廿萬倍

    1. 「分分鐘好過係香港幾廿萬倍 」呢點我唔能夠完全同意,廣州深圳或者冇咁深重既地產霸權,但唔可以正常咁上facebook、twitter等網站,係街度示威,就聽「被失蹤」都似!

      我們上街,就係因為相信香港是需要堅守的最後一方陣地。

  3. 咁我寧願放棄示威上社交網
    用嚟換取個人渴望的一時和諧
    同埋係香港都未必搵得返的地區文化及多元化選擇

    而家的資訊的確發達咗
    但是連隨什麼的新仇舊恨
    都要擺上嚟務必要清算清楚

    有時想寫一些同市道相反的文章
    又或表達一些外人未必認同,但係屬於自己心中所想的說話
    就要思量會否被有心人仕文誅筆伐
    這種想寫而不能寫的心情
    已經足夠同大陸生活無異

  4. 一次又一次的上街
    無能政府可以一次又一次無視之餘
    而且仲變本加厲,逼使市民埋牆

    講真,真心想一次上街演變成暴動
    等政府或北京親自同我哋講
    我哋最想聽,或最唔願意聽的真話……
    可惜我至今我都睇唔到呢個局面出現,算了吧,香港已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