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金

 

《奪命金》控訴香港社會瘋狂拜金,主題並不新鮮。但戲仍然好看,關鍵在於導演把三個其實不算太特別的故事巧妙扣連,湊成濃郁戲味。就如有些餐廳,食物不怎麼樣,如若裝潢雅緻,服務優質,也有足夠理由留住客人一樣。

致力跑數的銀行職員、面對置業問題的小夫妻、營救老大的黑幫小混混,大家各有故事,卻同是為錢而憂。三方人馬,原是各不相干,卻因一高利貸意外身死,遺失大筆現金而產生千絲萬縷的糾葛。這種三線發展,不期然令人想起塔倫天奴經典名作《危險人物》(Pulp Fiction)。杜琪峰今次展示了極為圓熟的導演技巧,融合三線,手起刀落,毫無黏滯之感。戲名《奪命金》,可說是向其三十年前之處子作《碧水寒山奪命金》傲然回顧。

三線故事,以任賢齊胡杏兒一線較遜色。欲表達置業之艱,卻又添上親情困憂,反使焦點模糊不清。相反,何韻詩飾演銀行職員看得觀眾舒服,劉青雲演黑幫小混混更是入型入格,最為出色。不過,一眾五湖四海的綠葉更是差點盡奪主角光芒——盧海鵬、蘇杏璇、姜皓文、黃日華、譚炳文等,全都功不可沒。相比之下,主題帶出的全民病態投機,雖有同感,卻欠新鮮感。

三路主角,最終都能憑藉意外財或是親情尋得救贖,擺脫眼前困境,正好印証「錢非萬能,缺錢卻是萬萬不能」的這句老話。劇終,彼此路過相逢應不識,摩肩接踵,擦身而過。可見金子除了奪命,也是救命。《奪命金》的主題未見新鮮,諷刺未盡深刻,然而電影枝葉繁茂,足以使觀眾領受百二分鐘觀影之樂。杜sir三十載回首,驀然作別碧水寒山,總算交出不俗的答卷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