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戀人(Lovers of the Arctic Circle)

多謝畢明介紹,在踏入情人節的凌晨,我終於看了《極地戀人》。

忘不了的浪漫電影情節,又添一幕——小男孩奧圖(Otto)把對女孩安娜(Ana)的愛慕,寫在一張張的紙上,摺成飛機,投擲出去。大家都好奇地拾起紙飛機,嘖嘖稱奇。稚嫩的筆跡,純真的愛意,就這麼孩子氣的要讓全世界看到。

西方影評說這戲「浪漫得要命」(Madly romantic),我不反對之餘,更認為是madly poetic。整部電影都以「圓」為主題,意象小至角色名字(Otto與Ana的回文效果),大至故事發生地點(北極圈),無不隱喻著緣份的循環往復,電影語言高度凝煉如詩。

奧圖與安娜的愛情,很非一般。最初,奧圖與安娜分別因意外,一個沒了母親,一個沒了父親。但後來,奧圖的父親與安娜的母親走在一起,於是兩個沒血緣關係的小孩子,從此便以兄妹相稱,居於同一屋簷下。只有他倆知道,緣份早就使二人相遇,彼此竟一眼即認定餘生沒法忘記對方。

電影分別以奧圖與安娜的視角交替敘述,觀眾的世界也就只有奧圖與安娜。隨時日流逝,朝夕相對之下,情感雖然只能收於暗角,但仍無礙茁壯成長。浪漫得要命嗎?可能正是在於他們每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每一個狡黠意會的微笑。

一如現實吧,那些年的愛情只能停於那些年。情若深,緣就淺,命運的差遣總是難敵。奧圖與安娜長大後,各有各的世界,但終究發現是無法忘記對方。奧圖昔日摺紙飛機,後來則是駕上真的飛機,希望飛到北極圈與安娜再續前緣。

故事結尾,遺憾得像大家的生活,只有記憶才能是最完美。今天是情人節,謹將這套沒有燭光,沒有鮮花,沒有巧克力,卻只有一片濃情的電影推薦給各位。

祝願天下有情人,可以執子之手,靜靜走過每一寸平凡的日子。情愛潤物無聲,哪怕置身極地,風雪連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