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最幸福

千百年前,管仲說出了一句很現實的名言:「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吃飯要緊,沒飯吃的世界只能是扭曲的世界。《我們最幸福》是本寫北韓人民的書,書名反諷意味極濃,然而裡面所載之人和事,又豈是書名之小小反諷所能道盡?

早前金正日掛了,因為網絡發達,北韓人為領袖慟哭的情境變得無遠弗屆。閱《我們最幸福》,我難免抱著隔岸觀火的獵奇心態,看看這個「騎呢」國家的人民到底是怎麼一個活法。如我所料,北韓人民由出生的那一分鐘就要給洗腦,要相信餓殍到處的北韓是世上獨有的烏托邦。由日常生活,到一道數學習題,無一不是宣傳如此變態意識。不少北韓人,就是這麼相信了一輩子,甚至臨到餓死那刻,還是那麼義無反顧。其洗腦工程之成功,其「國民教育」之成效卓著,令人咋舌,實在值得某鄰近國家借鏡。

我沒料到的,是書中的愛情故事。

意料之外,卻是情理之中。因為北韓是個太變態的國度,變態得幾乎使我們忘了那裡的人其實也是人,那裡的人其實也有愛情。書中其中兩個主角,俊相和美蘭,他們的故事令人唏噓不已。年輕時,他們的北韓是那麼漆黑,星光亦足以引路。縱然如此,在極保守的社會下,他們仍只能默默地走到很遠很遠,才敢稍稍牽手。這樣的一對男女,理應互訴衷腸,毫無隱諱才是。事實上,他們仍敵不過社會壓力,有了逃離國家的想法,仍於情人之前隻字不敢提。最終,兩人相隔多年分別脫北。重聚於南韓之時,女的已嫁作人婦,只能淌淚看著面前這個曾經很熟悉的男人。

就像波蘭斯基《魔鬼怪嬰》的最後一鏡頭,鬧鬼出事的家庭是城市的一隅而已。俊相與美蘭的故事,肯定亦只屬北韓的星空下的一顆微塵。正如梁文道於序言所寫,德米克的文筆很好,說故事的本領極高,高得使人懷疑故事到底有多可信。但那又如何呢,我更偏向相信,真實生活比虛構故事更使人無奈而痛哀。

在北韓人的眼中,物資相對豐裕的中國已經是天堂。身為香港人,讀這本書更加感受到北韓是一個如何不堪的國度。衣食未足,榮辱不知,倒也無可厚非。但最近李旺陽事件後,發現到不少衣食豐足者,反倒更加不知榮辱,這才是《我們最幸福》給我的最大反諷。

延伸閱讀:《我們最幸福》博客來連結

廣告

我們最幸福 有 “ 4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