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否認,跑步悶極

在臉書世界,like數或許易得,認真討論肯定難求。後者如若出現,其實應該多加關注。

例如,早前有跑友在群組問:不時遇到某些熱衷從事球類運動的朋友,認為長跑沉悶非常,「根本毋須用腦」。聞之,該如何應對?

此帖like數不算多,但認真討論者眾。因此,值得在這裡一談。

跑友意見大致可分為兩派:

「自由派」認為:由他吧,反正再講也不會明白,而且他們有言論自由;

「執著派」覺得: 誰說跑步不須用腦?繼而列舉一大堆跑步如何考腦筋的例子,曉之以大義。

其實,非跑手覺得長跑枯燥,也是無可厚非。問心,在你未跑步的時候,難道已經覺得馬拉松樂趣無窮?甚至不少跑友練習、參賽經年,仍會奇怪為何自己竟會投入這項看來「悶到抽筋」的活動。

就連網球王子費達拿談起跑步,也不禁說「boring」。如果世界頂級運動員對長跑也有如此觀感,試問你怎能要求坊間未曾投入過長跑世界的阿茂阿壽,無端會覺得它很interesting?

與其力竭聲嘶力陳跑步是如何不悶,蝦叔比較傾向承認跑步確是「悶」,而且是「悶極」——跑幾小時,可能期間只獨個兒一句話也沒有,不是悶是甚麼?

正如閱讀稍為嚴肅的書、看歐洲電影、聽古典音樂……不止跑步,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東西會很容易被人覺得悶。只是碰巧喜歡上它的,才會覺得樂趣無窮,甚至日久之下,你漸不明白人家為何會覺得悶。

必須記得:跑步雖然漸受歡迎,但它仍然不是大眾興趣。尤其馬拉松訓練,不少人認為這是難以理解的瘋狂行為。

如蔡東豪所言:「假如悶的定義是自己要跟自己相處,我跑步是因為它夠悶,跑步教識我怎去悶。」

他還認為:「假如你覺得一個人坐着打機是過癮,一個人跑步是悶,請不要跑步,馬拉松是勁悶。至於我,跑步是冥想、處理問題、跟自己對話、回顧近況、欣賞風景集一身的活動,我從不感悶。」

不少人都形容跑步是修行,蝦叔同意。修行,怎說也不可能很有趣。不過,它肯定有益。

正如股神畢菲特因為身體問題開始跑步(後來甚至購入了跑鞋公司Brooks),上行下效,馬拉松成為其投資企業巴郡文化的一部分。他發現,長跑與投資竟有相通點:同樣須忍受枯燥的過程,控制自己的慾望。

由此可見,股神也從跑步中獲得不少啟迪。

蝦叔本人,寫蝦叔周報愈久,就愈發現用跑者的眼睛看世界,其實甚麼都是跑步:吃甚麼是營養學;計算距離、步速是數學;跑前後伸展、服用藥物是醫學。

選甚麼歌是音樂;獎牌、標誌設計是藝術;馬拉松的過去是歷史學;馬拉松的將來可以是經濟學、市場學、心理學、人類學……

寫得妙的賽後「包膠」、跑步隨筆,搞不好更會成為文學。

有跑友說得好:一件事情是否「悶」,其實在乎修養。知得愈多,見得愈廣,愈不敢貿然否定一件事。

從前並不明白,為何單是「跑步」這題材,可以支持一本叫《Runner’s World》的雜誌歷數十載而不衰。後來親身參與,方知道跑步真有探究不完的內容。佛祖說的對: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只管繼續當個愛跑的瘋子,踏過很多很多公里之後,有天你終會甚麼也不用說,就已經把人感動得熱淚盈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