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賽獎牌,你肯賣嗎?

今年渣馬,閣下有沒有參加?有的話,很好,那塊「猴年紀念牌」,尚在吧?

丟了?也沒甚麼大不了,不過你可能已經等於丟了500大元——在淘寶,這塊牌有人開價500。連同當屆完成獎牌的話,更加索價2000。

%e6%b8%a3%e9%a6%ac02

%e6%b8%a3%e9%a6%ac01

更沒料到的是,連大陸流行的「線上馬拉松」完賽獎牌,竟然也有人動腦筋。

%e5%a4%a7%e9%80%a3%e7%b7%9a%e4%b8%8a

%e9%87%8c%e6%96%af%e6%9c%ac%e7%b7%9a%e4%b8%8a

早前,大陸有篇叫「我為甚麼不再參加線上跑」的文章廣為跑友談論。文章作者自言曾經是個線上馬狂熱分子,但後來,「集郵」心態漸蓋理智,開始弄虛作假,例如乘車「行騙」。久而久之,作者自覺這種自欺欺人的行為太沒意思,於是便毅然將往日與買回來無異的獎牌在淘寶放售。倒沒料到,竟然也真的有人肯買。

看到這裡,我才知道原來這些東西也會有人買。

%e5%8c%97%e9%a6%ac01

%e4%b8%8a%e9%a6%ac01

不過,買獎牌這回事並非中國獨有。兩年前波馬不幸有炸彈襲擊,使事後有人把完獎獎牌公開待價而沽的行為,惹來格外多的批評。但你管你罵,正正就是因為2014年波馬意義特別,所以一切來自此屆賽事的紀念品,均有價有市。據報導指,甚至有人將一枚1904年波馬完賽獎牌拍賣。由於此屆完賽人數只有40人,加上歷史悠久,這面完賽獎牌因而顯得極為珍貴,故炒價已達15000美元。

大家知道,馬拉松完賽獎牌從來都是自娛多於一切。它不是Panerai陀飛輪,也不是Hermes Birkin,沒人會掛著獎牌到處招搖的。就算在「識貨」的跑友面前炫耀,若你真的沒跑過,你根本心裡明白沒甚麼好炫耀。所以說到底,我還是揣摩不到那些人買獎牌回來有甚麼意義。

在很多跑友心目中,完賽獎牌背後帶有非常崇高的馬拉松精神。將之以任何價錢量化,都是一種褻瀆。賽事愈是有地位,販售相關物品的行為愈是要不得。

london2016

可惜形勢比人強,2015年紐約馬拉松完賽後數小時,網上即有17塊獎牌標價約89.99美元公開出售。紐馬主辦單位The New York Road Runners的副主席Chris Weiller直指此風不可長,因為紐馬獎牌是不允許轉售圖利的。此等行為,違反跑界傳統道德觀,無疑等同「傷害跑友感情」。故Chris Weiller揚言一旦查明屬實,涉事者即罰終身禁賽。

在差不多時候,另一邊廂大陸的杭州馬拉松,主辦單位將獎牌隨選手包派發。行動迅捷者,在當屆杭馬未開跑之時,已將獎牌公開發售,造成未開跑已「完賽獎牌」發售的滑稽情景。這種局面,直教不少參與該賽的跑友意興闌珊,覺得該屆賽事的「含金量」頓時低了不少,甚至認為完賽已無大意義。

在台灣,2012一場台中的路跑賽中,主辦單位甚至將賣獎牌這回事也「納入正軌」,主動以150台幣的價錢賣出完賽獎牌。只要你肯付錢,誰也可以買到獎牌。事情一出,反對聲音太多,主辦單位才匆匆改為獎牌只供完賽者購買。

由此可見,世界各地不少跑友對馬拉松三個字,依然滿懷執著,不容銅臭輕易沾污比賽。

碰巧,昨天下午蝦叔出席了由「馬拉松看世界」主辦的講座,邀請香港五位跑界高手大談完成六大馬拉松賽,成功取得Six Star Finisher’s Medal的經過。中場休息期間,我當然趁機拿起這面有血有汗的獎牌合照以叨光一番。走筆至此,忽爾想:若我有朝一日憑自己實力掙得波士頓入場券,最終完成六大,拿到六星獎牌之時,到底是怎樣的價錢,才能誘使我把這塊獎牌出讓呢?

換了是你,答案又是甚麼?

%e5%bb%88%e9%a6%ac01

%e5%bb%a3%e9%a6%ac01

(本文圖片來源:由作者截取自各購物、拍賣網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