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馬還不是為了呃like?

124482778

蔣方舟: 馬拉松是中產階級無聲的廣場舞
(圖片來源:騰訊)

三十不到的年輕女作家,一句「馬拉松是中產階級無聲的廣場舞」,激起大陸跑圈熱議,連雜誌也立馬以此做了封面專題。

跑圈中人,大多不同意此說。想來也是的,即使是香港人如我們,也知道「廣場舞」是甚麼一回事——那根本是大媽、噪音、俗氣的代名詞。馬拉松在不少跑者心中如宗教般神聖,你拿它與廣場舞相提並論?無疑「自殺」。

身為跑者,我看見這樣的標題自然也理應火冒三丈,然後即時到蝦叔面書專頁那裡撰文反擊(雖然大陸理論上不會看到)。不過,罵歸罵,責任上我還是應該先沉住氣,讀讀作者原文。

原文在此,不短,足有2000多字。作者認為,中產跑馬很大程度是對現況無力應對的一種逃避,他們需要透過一種運動獲得「存在感」,爭取小眾認同,一起圍爐取暖,自我感覺良好。這與大媽跳廣場舞,本質上又有多大分別?

甚麼霧霾、毒奶粉、樓價,管它呢。戴上耳機、穿上跑鞋,再多的煩惱也就暫時隔絕在外。又跑一隻馬,又拿下一塊六大獎牌,放上臉書呃like,一片喜氣洋洋。事業發展不順?樓買不起?婚姻失敗?父不慈?子不孝?暫時忘記好了。跑馬真好,至少我們還有馬跑。

0

新一期《新周刊》以蔣方舟對馬拉松的看法做了封面專題
(圖片來源:新周刊)

捫心自問,跑馬對我來說有沒有逃避的成分?答案是:一定不會沒有。不過,跑馬既然提供了一個逃避的出口,你走進去也不算是甚麼壞事。倒過來說,難道鬱鬱不可終日,鎮日怨天自艾才是更好?

撇除噪音問題,如果跳廣場舞能令參加者生活得開心一點,那麼其實我不介意有人說馬拉松像廣場舞。

跑馬為了呃like?也真的沒甚麼問題。因為你在呃like的背後培養了耐心,收穫了身材,拓闊了見地。如果呃like背後承載了這麼多美好的副作用,實在應該一呃再呃吧。

我是呃like呃嬲還是呃蝦條,請繼續慢慢為我詮釋。人生苦短,你在研究我的時候,我又跑一隻馬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