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1489912830_300c.jpg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因為參與了領跑活動,早前報紙派記者來訪問我和浩良。

「其實早前貴報都有幫蝦嫂做訪問,今次到我。」我說。
「係呀我知呀,佢好靚,好似鄭融。」小妹妹記者回應。
「嘩,咁靚呀,你就好啦!」在旁的浩良驚呼。

那一刻,我才再一次記起。是的,浩良是不知道蝦嫂長成甚麼樣子的。

剎那間,心情就好像很多年前百無聊賴的一個下午在家裡觀看電影《天黑黑》。看著戲中視力一點一點衰退的Bjork,生活雖然艱苦,但仍以舞蹈謳歌生命。旁觀,那是無盡心折的滋味。

說起跑步,浩良也確是熱情澎湃。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跟我說今年想挑戰毅行者。我說我還不敢,還記得他充滿自信地握緊拳頭道:「無野可以難倒我既!」

「你地平時有咩傾架?」這是記者其中一個問題。經她一問,我才猛然察覺,跟浩良談天,其實與一個普通跑友沒甚麼不同。

青公練習、六分披醒、東馬難抽……都是那樣地厚天高說理想。有時聊開了,甚至會忘記了他根本看不見。

染了頭髮,架上一副黑框眼鏡的浩良,若是沒有手執紅白相間那根引路手杖,看起來和正常人真的沒太大分別。有一次陪他乘地鐵,其他乘客當然沒察覺他有任何不同,偶然給擋住了去路,就會顯得不耐煩。所謂不知者不罪,但那時我也開始意識到健全的我們,在有需要的人眼中,是如何的橫衝直撞。

肯出來跑步的失明者,大多樂觀、豁達、不介意自嘲。「XXX在盲人中跑得好快架!」他們談到自己的不同,感覺就像這只是比賽中的分齡組別,你三十,我四十,就是那樣不當一回事。問他當初為甚麼跑步,他說「想減肥」。看來我們之間的距離,並沒想像中的遙遠。

有人說,事非經過不知難。但也有些事情,經歷過,才發現不至於不可能。例如領跑,彼此披醒相近,牽著手帶合作了兩三次之後,默契和信心就會建立起來。

「預祝蝦嫂生日快樂,愈來愈靚!」早兩天,浩良whatsapp傳來錄音留言。我不曉得,他從何得知蝦嫂生日。

不過,他也有不曉得的事——他常以為我在幫忙他這個失明人士。殊不知道這次相會,他除了不知道蝦嫂長得像鄭融之外,看不見的他,其實反而令我這個看似健全的人,看到這個世界的更多更多。

【附】
1. 周末是蝦嫂生日,這天我會領她跑,與其他十位跑手一起為猛龍長跑活動籌款。有意支持的話,請看以下連結:
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pfs-fearless-dragon-charity-run-2017/fundraiser/xia-sao/

2. 若閣下未來有意出力擔任領跑員的話,請到訪「猛龍長跑隊」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7%8C%9B%E9%BE%8D%E9%95%B7%E8%B7%91%E9%9A%8A-68155524868693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