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某女跑友書

周日早上8:15
在深井七仔門外喝零系水動樂的妳:

我們並不相識,但踟躕良久,因為妳今晨的一句話,我還是按捺不住要寫信給妳。

也許妳已忘了說過這句話,但在我聽來,印象倒是挺深刻的。那句話是:

「死麻甩佬,都唔知有咩好望!」

說這句話時,我看到妳的視線雖然落在對面街的「陳記燒鵝」招牌。但在妳那不大不小的聲線可及範圍,只有兩個男性:一個是我,另一個是一臉天真的三歲男孩。這個觀察結果,無情地使我明白到,接收這句說話的對象只能是我,而非燒鵝。

好吧,我不否認,我確是有看過妳一眼的。至於這「一眼」,在妳心目中演繹成了「端詳」、「凝視」還是「研究」,我無從知曉。但總之對我來說,這確是「一眼」而已。

無論如何,這「一眼」令你覺得被冒犯,那就是我不對,請妳原諒。說實話,妳Lorna Jane跑裝沒有覆裹,那截蜜糖色、難以找到半點多餘脂肪的腰肢,著實吸引視線。贅肉滿身的我,實在無法知道要通過怎樣的努力,才能擁有如此傲人身段。

KK2.jpg
原來寫程式的,也可以花容月貌至此。(圖片來源:Karlie Kloss之ig)

看妳那一身時尚,相信國際潮人潮事,妳一定瞭如指掌,妳一定知道早前Karlie Kloss宣布初次挑戰馬拉松了。這位被譽為「最漂亮程式員」的超模,在instagram把宏願公布,隨即招徠十數萬的讚。這種成就,是國際級的「騙讚」了。

KK.jpg
Karlie Kloss在ig宣布挑戰馬拉松,立即惹來11萬多個讚。

其實每次看到女性跑步,我都不禁唏噓。同一地球上,有女人可以首天訓練就公諸於世,但有些女人即使比賽也只能偷偷摸摸。

18698016_1367259616688016_7336651830008075604_n.jpg
另一邊廂,伊朗德黑蘭馬拉松的女參賽者,尚在祈求明年可以正式參加全馬。(圖片來源:Shemazing!)

說的是伊朗德黑蘭馬拉松。當地規定,女性只能參加十公里賽,不准參加半馬及全馬賽事。結果,有些決意要跑全馬的參賽者,唯有在鳴槍之前老早先悄悄地自行跑上32.195公里,接著才去正式參加十公里賽,自行湊合出一隻「全馬」來。

這樣的規定,今天看來當然荒謬之至。但這樣荒謬的事,竟然在40多年前的波士頓馬拉松被人視為常態。多得Bobbi Gibb、Katherine Switzer等人敢於挑戰常規,敢到場上「搗亂」,此後女性才有機會與男人跑在同一天空下。

KS.jpg
《時代周刊》最近刊出的Kathrine Switzer訪問。

Katherine Switzer確是值得欽佩,已屆古稀之年卻不言休,不久前還以4:44的好成績又一次跑完波馬。幾天前,《時代周刊》網站登出了一篇她的專訪,她就自己的訓練方法侃侃而談,並透露年尾將參加紐約馬拉松,一個她曾經在43年前勝出過的比賽。未知超模Karlie Kloss準備的,會否正是紐約馬?若二人同場,一老一嫰,將是一幀令人無限感慨的圖象。

如像《足球小將》準備射門的一瞬,戴次偉可以「冥想」兩集還未起腳把球踢出。所以呢,這位女跑友請您相信,雖然閣下纖腰使我浮想萬千,但其實我還真的看了「一眼」而已。再說,其實有時注目禮這回事,也不失是一種暗暗的恭維吧。

周日在深井七仔門口
茫然若失的「死麻甩佬」謹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