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跑人

20121218

打飛機是享受,但要人家看著你打飛機,則未免難堪。

最近看了齣香港沒有上畫的電影,叫做《領跑人》,關於馬拉松的,很不幸,飛機味甚為濃郁。

這是南韓出品,故事竟然假想2012倫奧男子馬拉松賽頭兩名選手都是南韓運動員。至於第三名,也算「寬宏大量」了,是日本人。黑人運動員嘛,半個也沒有。相比起現實,很難說這不是打飛機。

現實是——2012倫敦奧運男子馬拉松賽,是黑人運動員的天下:烏干達選手奪金,肯雅選手包辦銀、銅。亞洲選手中,成績最佳者為日本代表中本健太郎,得第六名。南韓表現最佳的選手,已是第 32名的Lee Duhaeng !

公道一點說,在奧運馬拉松史上,南韓的成績其實在亞洲國家中已算是相當耀目:黃永祚曾於 92年巴塞隆拿奧運馬拉松奪金。四年後,李鳳柱又於阿特蘭大奧運奪銀。

但問題是,這段歷史就足以為飛機味背書嗎?

更離譜的是,片中的奪金者,竟然是久疏戰陣、傷病纏身、只能跑三十公里、賽事還只想著為他人作嫁衣裳的領跑者!神奇?未算!電影中途他曾經停下來,呆了好一陣子,還「插大髀」放血,邊拐邊跑,極其悲壯!在分秒必爭的高水平馬拉松賽中,如此仍能後上以2小時7分鐘成績奪金,除了一句ok you win之外,我實在不知有何話說。

韓式濫情,慣了,尚可忍;打飛機打得如此大模廝樣,孰不可忍。

馬拉松世界中,領跑者這片不為人知的綠葉,本來是極佳的題材。主角萬浩回憶當初選擇當只能陪人家跑三十公里的領跑人,感慨地說道:「從此以後,我失去了餘下的12.195公里。」就令我非常動容。

愛之深,責之切。罵了一大篇,其實我是為這部本來可以拍得更好的電影而惋惜。

你們不也是見死不救?

記者目擊意外,該先拍照,還是先救人?

日前,一個韓裔男人在紐約地鐵站給人推落路軌,隨即遭列車撞死,事後《紐約郵報》頭版刊登其臨死一刻緊抓月台的照片,配以「劫數難逃」(DOOMED)標題。事件引起熱議,不少人都狠批記者冷血,見死不救。

十九年前,紐約的另一份報章《紐約時報》也曾刊登著名照片《飢餓的蘇丹》(The Starving of Sudan)。照片中,一名瘦骨嶙峋的小女孩,似乎連爬行的力氣也沒了,遠處卻有隻禿鷹好整以暇,靜待她的死亡,迎接這難得的一餐。此照極為震懾人心,拍攝之記者Kevin Carter憑此照得了普立茲獎。然而,他也背負「見死不救」罪名,備受各方指責,終於在得獎三個月後,他自殺身亡了。

十九年前的蘇丹經典,使人深受震撼,深刻體會到戰爭禍害,其重要與日前的墮軌照自是不能同日而語。如果當日Kevin Carter尚且成為過街老鼠,今天的拍攝者R. Umar Abbasi似乎更加「抵死」了。

然而,亦有目擊者稱當日現場至少有十八九人,他們也可施予援手,最終卻是無人制止意外發生。若真的如此,矛頭為何要單單指向記者?

如果記者有錯,那麼決定頭版登相,為求賣紙大發死人財的《紐約郵報》豈非錯上加錯?

很多人都愛當道德判官。那麼,支持《紐約郵報》這份小報一直生存的忠實讀者,又扮演著甚麼角色?

另外,不知道太平洋彼岸,有沒有人悻悻然的在想:「批評我們沒同情心?你們美國人不又是一樣?」

真實謊言(10)

周日須出戰馬交半馬賽事,故上周六先過大海。這次兩日一夜馬交遊,有幾件事值得一提:

一、鐵達尼展覽

船票與威尼斯人的鐵達尼號展覽綑綁銷售,既於氹仔上岸,故先行前往威尼斯人參觀展覽。

觀畢,發現此展覽相當「求其」,沒甚珍品遺物可看,大部分都是仿製品。如果要付正價澳門幣120元,則肯定不值。相比之下,香港歷史博物館索價十元的專題展覽,反而豐富有趣得多。

難怪在香港買票時,旅行社那小姐亦按捺不住告誡本人:「人體奧妙展好睇d喎……」奈何,人體奧妙展幾年前在香港我早已看過了,唯有「明知故犯」!

不過,展覽設於威尼斯人,大概早該知道噱頭高於一切吧?

二、新華大旅店

每次到馬交,基本上都會選四星或以上的酒店,但今次不。

凌晨五時起跑,所以預計二時許要起床,三時就要離開。既然睡不了多久,酒店也就犯不著選貴的。因此,我決定「體驗生活」,挑一處價廉地方下榻就算。

結果,求仁得仁,140元澳門幣一晚的雙人房真的給了我「無限驚喜」。

說是電影《伊莎貝拉》的拍攝場地,果然「味道」十足——霉味極濃。房間、設施,極為殘舊。床單,撇除那一兩處小污漬,還勉強可算清潔。我住的房內,沒獨立廁所,只得一個水力極弱的水龍頭。最要命的,是每個房間只靠薄木板隔開。那木板,還要是上不接天花,下不接地面的。所以,若鄰房客人的呼吸聲稍大,你也一定能清楚聽見。空調,當然沒有,我就在異常兇猛蚊子的陪伴下,度過了無眠的一夜。

自問入睡能力極強,試過在尋常街道上也能躺下睡著。但新華一夜,恕我挑戰不來。唯一比較有驚喜的,是洗澡間熱水竟然溫度適中,水力也可以接受,阿彌陀佛。

價錢極廉,地點極佳,但我仍然覺得性價比實在不行。所謂「體驗生活」,一次就夠。

三、馬拉松

半馬暫時是我跑過最長的距離。今次澳門馬拉松,我也是參加半馬賽事,但卻打破了我的個人最長跑程。

此話何解?因為今次的半馬賽事,保守估計有22.5公里,比平日的無端多了1.5公里!雖然大雨連綿,但自覺今次狀態其實更佳,但只能跑出2小時6分,足比上星期的UNICEF半馬賽慢了八分鐘,可怒也。

事後主辦單位解釋,是因為「指引員出錯」肇禍。

實在想像不到,一項搞了三十年的國際級賽事,也能犯上如此低級錯誤,認真丟臉!

平心而論,其實今次澳門馬拉松有不少地方做得還可以的,例如:

1. 拿選手包時,場地方便,指示清楚。取得計時晶片後,還有專人負責檢驗晶片是否運作正常;

2. 所有在指定時間內完成賽事的跑手,獲紀念牌一面。紀念T恤,只為五小時內完成全馬者獨享。這是德政,紀念品才真有紀念價值,濫派T恤的香港賽事主辦單位早該多多效法;

3. 天陰雨綿,賽事完後的一條大毛巾,令人頗為感動。

可惜,就算不計官網遲遲未公佈路線圖,就算不計途上公里標距牌混亂,但方向指示出錯,真的罪無可恕,實在「瑜難掩瑕」,倒米非常!

四、食食食

來到馬交,很難不吃。依仗議事亭前地的政府免費wifi,在澳門openrice搜尋尚未有緣親炙的名店,但求一一攻下。

獨自尋食,某些吃大菜的店就選不了。可幸,選擇依然不少。這兩日一夜,走訪的店計有:

祥記:吃了蝦子撈麵,與香港劉森記可以比肩。

潘榮記:不能太晚來,否則一定售罄。減蛋金錢餅,不太甜,蛋香因而得以突出,不俗。

洪馨椰子:喝了椰汁一杯,十五元,甚貴,但感覺甚為真材實料,不像香港那些混入大量花奶的那種。

添發:吃了最便宜的雞絲竹笙翅。說是碗仔翅,但吃起來反而像是真翅,然而不覺得很特別。

李康記:豆腐花加奶後,似是煉奶開水混進豆腐花,也算好吃。

保健牛奶:馳名薑汁撞奶,非常夠薑,表現不俗。

雅馨:不少明星來過的名店,椰汁雞麵、咖央薄餅都好,且價錢不貴,值得下次再來光顧。

三元:吃了金銀丸粥加蛋。粥底一般,但豬牛肉丸充滿天然真味,沒有香港肉丸過份彈牙、化學味濃的弊病,值得一試。

馮記豬腳薑:聽說自出名以後,已是今非昔比。就我所吃,真的非常一般而已。那蛋,完全未到火侯。就算尋常人家,如果烹調得法,一定遠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