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謊言(9)

近日忙於玩Evernote

久聞其名,卻不知何故沒試用。如今一試,不得了,頓時將一直認為很好的awesome note丟在一邊。

這個「丟在一邊」其實非常具體——它本來在我iphone版面底端的常設位置佔上一席,現在已讓位給Evernote了。

忽爾試用,是因為機緣巧合在圖書館讀了一本予我不少啟發的書——奧野宣之《讀書力》

書的內容,包括讀書的信念、筆記的重要、記錄的方法等方面我都大致認同。唯一不太認同的就是作者認為筆記要用簿和筆來做,原因很簡單:這方法不適合我。

人家如何想,我不知道。但我明白自己怕煩,肯定不會長期帶簿帶筆。唯一肯定會隨身帶備的,除了鑰匙錢包,就只有手機。

經過一輪研究加實驗,發現用Evernote做讀書筆記,實在方便無比。除了以一字一句的傳統形式寫筆記外,運用手機鏡頭,更可拍下書頁。將之加上個人感想,這麼簡單就成為筆記。配合雲端儲存,只要善加管理,日後只要在任何能上網的設備中,就可隨意檢索翻查。

如是者,以後無論閱讀報紙、雜誌、圖書館借來的書……全都可以加批注、寫感想,並且有系統的數字化存檔。一旦寫下了筆記,那些書報泰半可以丟掉、送人,大大省卻儲物空間。

體會到其好處後,這幾天我可以說是浸了在Evernote中,不停在網絡搜索相關資料後,才發現它原來比我想像中強大,甚至連實體筆記名牌Moleskine也與之crossover。(但坦白說,我覺得這個crossover實在相當勉強)

很多高人已用得不亦樂乎,坊間甚至有本《Evernote超效率數位筆記術》,評價不俗,亟欲一看!

 ***********************************************

星期日老早跑到了迪士尼參加UNICEF半馬,當天陰雨連綿,七成時間雨中作戰,幸好仍能達到預期目標,在兩小時內完成,也跑出了個人最佳時間。

回望今年頭的渣打半馬,現在確是進步不少了,應當繼續努力。

 ***********************************************

近幾個月,不少午飯時間我都不吃飯,溜了去健身房。

如果你經常同一時間前往同一所健身房,相信不用多久,你就會發現一批「熟口熟面」的人。

令我不解的是,這批人,當中不少一開始幾乎熱身也不怎麼做,就以極肉緊的表情,去做很強度甚高的負重運動。有氧運動,卻極少為之。

朋友說,不少人到健身房不是健身,而是做show,如今深有同感。

真實謊言(8)

讀《資中筠自選集——閒情記美》,在〈巴爾扎克筆下的官僚體制〉一文中有這麼一句:「……一心為國效勞,而又深孚眾望,是同事們心目中當然的司長人選。」

看到「深孚眾望」,腦海突然浮現「不孚眾望」一詞,哪個才是對呢?

一查,才知道「孚」是解「信服」(百度百科)。「不孚眾望」是指「未符合大家的期望」。那就是說,資中筠是對的,坊間不少人都用錯了,要說「不辜負大家的期望」,應該用「不負眾望」。

說到容易被人誤解的詞,也想到以下這些,一併記下。

一、每下愈況(不能與「每況愈下」混用)

量豬隻肥瘦,由腳脛的肉愈多,知豬愈肥。語出莊子˙知北遊:「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正獲、監市皆是官名,履狶是用腳踩著豬去試肥瘦。「每下愈況」本指要知道豬的肥瘦,要從最下部不易長肉的小腿部分去試,此處肉愈多,豬就愈肥。比喻從低微之處去看道,道就越明顯。此義後世罕用,或混同「每況愈下」,比喻情況愈來愈壞。(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二、濫觴(不是「泛濫、濫用」等意思)

水流發源的地方。因其水量非常淺小,而僅能浮起一個酒杯,故稱為「濫觴」。比喻事物的開端、起源。(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

蕪文登了在「主場新聞」網站。

但編輯起的標題「我會追看侯海洋的《官場》系列」或許會使人誤會「侯海洋」是「《官場》系列」的作者吧?

昨天閒遊「當當網」,也看見《侯海洋基層風雲》第二集面世了,要買!

  ***********************************************

今早吃早餐時與同事交流漢堡包食經,由時新談到Burgeroom,最後她最推崇備至的Shake’em Buns我反倒是未嚐過,如今想起也是牙癢癢的。

不日踩場,看看是否能挑戰我心目中的冠軍JHD

真實謊言(7)

人家說做運動會產生安多酚,使人興奮,有繼續做下去的動力。

我一直都說:我察覺不到,每次到樓下跑步,總是老大不願意,更別說甚麼興奮。

現在想來,原因或許是出於我一直以來都只視跑步為減肥的工具,從來沒法享受它。就如學習語言,如果只為文憑升職加薪,你一定不能學好。

跑了這幾年,直至近兩個月接受系統訓練之後,發現自己終於對跑步有點改觀:我開始體會到跑步的哲學意味。

有幸受教於「必達四條A」,與一眾名宿共聚,就算跑後拉筋,飯局吹水,也是獲益良多。

黃sir昨夜說:「你前段貪快一分鐘,之後就輸返十分鐘!」說的,是保持均速的重要。

前段有氣有力,若不「戒急用忍」,你一定挺不住數十公里的路程。然而,這起跑狂衝的誘惑,很難抵擋,很易破戒。

學習眼巴巴看著人家超越你,要保持心平氣和,耐心默默耕耘個多小時,然後在十幾公里外才把他趕過,贏得最後勝利,這就是哲學,這就是人生。

完全沒有想過,不過是重複又重複的邁開步伐,這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運動,竟然蘊合無窮哲理。

世事洞明皆學問。沒有日子積累,未受生活洗禮,太年輕,是不會明白的。

難怪另一條A李sir說:「正式練跑,你冇練返三五年根本唔會知自己做緊乜野!」

 ***********************************************

多得友人留言,使我知道電影《偷聽女人心》有如此精彩一幕。

片中Mel Gibson為Nike做廣告,以女性角度看跑步,是說到女跑手的心裡了。如吾友所言,身為男人,我也對這段精彩獨白深表認同。

You don’t stand in front of a mirror before a run…
and wonder what the road will think of your outfit.

You don’t have to listen to its jokes and pretend they’re funny.

It would not be easier to run if you dressed sexier.

The road doesn’t notice if you’re not wearing lipstick.

It does not care how old you are.

You do not feel uncomfortable…
because you make more money than the road.

And you can call on the road whenever you feel like it,
whether it’s been a day…or a couple of hours
since your last date.

The only thing the road cares about…
is that you pay it a visit once in a while.

Nike.
No games.
Just sports.

真實謊言(6)

迪馬堤奧成為油王在史丹福橋九年內第九個開除的領隊。昨天得悉此消息,第一個反應是:「這就是現實。」拿下歐聯又如何?今屆英超歐聯接連失利,就已是死罪。

同人不同命,另一邊廂的雲加,白果吃了多年,帥位依舊穩如泰山。

如眾人所料,車仔新領隊是賓伯。好了,他與費托再度重遇,故事發展會如何?拭目以待!

 ***********************************************

如今,我發現自己最怕的不是醜女,而是整天價日開口電玩閉口動畫的潮童。我曾經想過,是不是自己太「老屎窟」,所以才接受不了今天的年輕人?撫心自問,電玩、動畫我也曾迷過一段日子,但不用多久就覺得乏味,因為世間太多事物有趣得多了。

不過,或許這種人是有福的。年紀一把,但無論關注的事、衣著打扮、言談舉止,仍能停留於初中階段,真的「青春常駐」!有事沒事大呼小叫,一有空就拿起PSP在惡鬥,不介意被人標籤「毒男宅女」,仍能自得其樂。換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自己是這個樣子。

常覺得,香港就是因為沒有強制軍訓,才會容易產生一批陰陽怪氣,完全欠缺男子氣概的毒男。「精神答數!雄壯!威武!嚴肅!剛直……」真嚮往一海之隔的台灣,至少那裡有軍訓。受過嚴酷的訓練,相信好端端的男兒,就不會無故在說話中模仿動漫配音員的語氣來高喊沒意思的日語句子。好心,唔好以為好型啦,毒到仆街呀真係。

日本文化,精品本來比比皆是。但見多了這類港式毒男宅女,人也不期然「反日」起來。我認為,日本除了福島地震,有這一群「忠實粉絲」,同是天大不幸。

唉,整天被屎尿屁式廢話轟炸,人會瘋的。音樂,很不幸的成了避難所,我真對不起它。今天的「犧牲者」,是Alicia Keys的新碟《Girl on Fire》。一起聽歌吧,隔絕噪音!

真實謊言(5)

如果男的長得像周柏豪,女的長得像連詩雅,在現實世界中應可叱吒風雲,呼風喚雨吧。

偏偏,他倆的歌卻剛剛相反:男的不停慨嘆自己做兵,女的不停被飛。真夠搞笑。

Dear Jane早前翻唱了由連詩雅原唱,周柏豪作曲的《到此為止》。效果,一般吧。歌詞只易一字:由「今天再回頭看這一個男孩子」變成「今天你回頭看這一個男孩子」,我卻十分喜歡這改動。

***********************************************

不時喜歡翻閱一些談「讀書樂」的書,大概是想聽聽同好的心聲吧,這兩天在書架翻找出這本

若問為甚麼看書,我的答案很功利:性價比高。

就算是很一般的書,作者耗費的時間也不會少,卻只向讀者索價數十元。如果書是借來的,更是「無本生利」!在不須付出多少金錢就可以領略人家可能是累積了一生的智慧,我想不到有甚麼性價比更高的活動。

有云:「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不反對,但問題是,遇見這種「君」的機會不會太高。不知是不是我特別不幸,平日常碰面的,泰半是言語乏味的悶蛋。「有幸」同席,發掘話題足以使你力竭筋疲。勉強談一兩句,味同嚼蠟。這時你會發現,就算拿起一本爛書,也遠勝與之東拉西扯。

真實謊言(4)

一年前,我在面書打了這個status:「看台慶,看一班人賣力地自我羞辱。人老了,笑不出來,我只看到一眾打工仔的悲涼。」

想不到這麼快就一年。今年TVB台慶,我連看也沒有看。昨夜,只是在樓下慢跑。如今免費電視牌照問題鬧得滿城風雨,回看朋友當時留言說:「引入良性競爭,可能會好一點…」感慨更加大了。

***********************************************

看內地中譯版《跑步聖經》(Running and Being),完全不是味兒。同意豆瓣書友評語「可能的好書,巨爛的翻譯」。這個「郭佳」的翻譯,真的使人「不忍卒讀」。譯筆如此竟敢出來獻世,請你別姓郭了,改姓「仆」吧,好嗎?

***********************************************

兩個虐貓疑兇落網,大快人心。

然而我還在想:是不是我們的教育出了甚麼問題,還是我們的生活太迫人,導致有人會將怒氣發洩在無辜的動物身上?

所以我常說:「為甚麼要怕鬼?人不是更恐怖?」如哲學家巴斯噶的名言:「認識的人愈多,我愈喜歡狗。」我則是愈來愈喜歡貓了。

只願所有人都能尊重生命,愛護動物。

***********************************************

自從謝安琪獲選高登女神第一名之後,不時有女性友人據此相詢:「喂!點解會係謝安琪既?」

或許大家認為我高登味濃,是資深巴打,足以代表發言。別人怎想,我其實不知道。論臉蛋,謝小姐不算極漂亮;論身材,她就更加難入出眾之列。但,必須承認,她就是我喜歡的類型。

近來常聽她這首歌。主題是「遺憾」,每每使我動容的一個主題。

此刻相見 仿佛觸電 與你隔別後數年
於知己婚禮盛宴   湊巧碰到如韓劇上演
當天的臉今天出現 似熟稔但不安的友善 
猶掛念 閒聊後不知所措 兩雙手也在顫

大雨灑過後晴天 是老生空話旨在哄騙
從上次吵架後不瞅不睬不見
彼此關係急促擱淺
若那天故事重演 讓惱火意氣沉澱
共你也許有幸較早以前 已組織婚禮盛宴 

想開口卻諸多不便
怕尷尬又面對面 不捨得扯遠視線
仿佛借此同回味昨天
可惜經過光陰洗煉 各自有自己的新發現
兩心知 完場後終須分散
也許不再遇見

沒有等雨後晴天 未撲熄心火已話再見 
回望那天已埋下不可歸的線
交織今日這種靦腆
若那天故事重演 暫放低意氣顏面

共你也許有幸會於晚年
回憶分享這盛宴

真實謊言(3)

昨天Gigasports 10K的比賽,斜路比上周的美記10K多,但想不到自己仍可將個人最佳時間推前半分鐘。

總算好事,反正我是免費參賽的。不是我水準高得足以給大會邀請參賽,只是之前參加同一機構主辦的三項鐵人賽,事後投訴者眾,有關方面為「平息民憤」,遂開放免費參賽名額而已。

此賽事的宣傳海報相當有趣,是這樣的:

「26分44秒完成10公里,你敢唔敢挑戰?」/ 「肯尼亞選手雷昂納多‧科蒙於2010年以26分44秒成為世界紀錄保持者。世界各地的跑手,也朝著同一目標,不停向著終點奮鬥。」

看到這種宣傳,不禁失笑:在香港一個普通10K賽事問人「敢唔敢挑戰」世界紀錄,感覺就像大學徵文比賽問參賽者「敢唔敢挑戰」諾貝爾文學獎一樣,只能令人搖頭苦笑。大概構思這宣傳文案的人並非長跑愛好者,否則怎會不知道長跑者追求的是甚麼?

另外,一直以為海報上那肉緊男就是「肯尼亞選手雷昂納多‧科蒙」。但橫看豎看,此君實在太像香港人了。按捺不住上網一查,才知道:

1. 「肯尼亞選手雷昂納多‧科蒙」(Leonard Patrick Komon)原來是這個樣子的(也不明白為何Leonard可以譯出「雷昂納多」);

2. 海報上說他保持的世界紀錄,原來是十公里路跑的世界紀錄。十公里的田徑紀錄,時間為26分17秒,由埃塞俄比亞選手Kenenisa Bekele於2005年在布魯塞爾賽事造出。

***********************************************

近來不停loop陳冠希的《尼古丁》,雖然他唱得不怎麼樣,但也不能否認他帶出了歌曲中的頹廢味。最喜歡的,還是黃偉文寫的歌詞:

誰人叫我出生入死 也來幽會 沿途寸寸慢慢成灰
心肺就只受你支配 一呼一吸既快樂又愚昧

無止境 從熱吻中火拼 沉迷你至知大局已定
原本應該一早戒了還是不捨得我的尼古丁
多麼致命 絕症

為何我會點起自己 有限生命 投懷送抱敗壞名聲
彷似為你慢性殉情 千夫所指我也默默承認

地獄的邀請竟比天國更加引誘 一束煙竟可綁著我手
很清楚清新的愛人街裡有 但我一口又再接一口

無止境 從熱吻中火拼 沉迷你至知大局已定
原本應該一早戒了還是不捨得我的尼古丁
多麼致命 還只好信命
輸給愛情 絕症

村上春樹《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全封面-out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作者:村上春樹
出版社:時報

幾年前看完這書,後來,斷續聽不少人提起過。這書,村上迷看,長跑迷看,兩者皆是的,更不會不看。

算不上村上迷也算不上長跑迷,但反正我就是看了。這是作者在2005年夏天到2006年秋天有關自己長跑、三項鐵人賽的隨筆,讀著,讀出了村上的真心告白,那長跑者的謙卑。

村上筆下,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懦弱。反之,參加各項比賽時的肉體艱辛、心靈軟弱,都給相當細緻的紀錄下來。尤其是在北海道跑一百公里「超級馬拉松」的一章,更是讀得在睡床的我心驚膽顫——百公里!跑十一小時!思之已是怵然!

但著作最具價值的不在於此。最有味道的,乃在村上反思「長跑」與「成為小說家」兩者間的關聯與意義。由最初的為身體健康而跑,日久竟悟出了與職業之間相連的哲思。跑了,也寫了四分一世紀,兩件同樣是積頃步以至千里的事情,於作者生命中佔上了無以取代的地位,難怪作者坦言希望墓誌銘刻上「作家(也是跑者)」這樣的身份。

—————————————–

重讀了村上春樹《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近來練跑相對地多,也結識了一班相當認真的跑友,所以看書也有意無意的向跑步方面傾斜。忽爾想起,村上春樹談跑步的書,多年前讀完後如今已忘記了絕大部分,於是又把它讀一遍。

人家說,不同年紀看同一本書,自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不過事隔幾年,重讀這本書,也因為自己運動經驗多了而另有一番體會。

例如:我真的完全忘記作者提及過自己曾參加過三項鐵人賽。碰巧,我不久前也膽粗粗的試了一回:游泳一公里、騎車三十公里、跑步八公里,雖然未及奧運標準距離,但據此經驗,再看村上對三項鐵人的描寫,已經深有同感。

至於馬拉松,以前匆匆看過的文字,如今看得會心微笑,例如這段:

在37公里一帶,一切的一切都漸漸感到厭煩起來。啊,真討厭,不想再跑下去了。體內的能量完全到底了,好像油箱已經空了還繼續往前開的汽車一樣。…..對徜徉在道路旁邊的空地上幸福地吃著草的羊群,對在車上繼續按著相機快門的攝影師都生起氣來。快門的聲音太大了。羊的數目太多了。按快門是攝影師的工作,吃草是羊的工作。沒道理埋怨的。雖然如此還是不由得生起氣來。

到目前為止,我尚未試過跑37公里的滋味,但在比賽中開始乏力時,確是聽到甚麼也覺得討厭:平日覺得悅耳的曲子變得吵耳,路旁工作人員善意的喊「加油」,那時真想叫他們閉嘴!

跑畢初馬後再看此書,又會怎樣呢?

真實謊言(2)

上天待我不算差,至少,給我迷上了一堆嗜好。

閱讀、寫作、看電影、聽音樂、書法、旅行、長跑、游泳……性格決定嗜好,活了半生,能持之以恆的,最終還是這些一個人都可以做的事。

害怕失望,又怕遷就別人會弄得「沒趣一齊來」,所以絕少主動邀約人家去做些甚麼。一個人,最是乾手淨腳。

當然,不可能每一刻都這麼瀟灑。有些人,其實你很想很想每天都見,但事實卻不可以,你又能怎樣?這一刻,你就會感激你至少還有一大堆嗜好。

每捧著一本書在展讀之時,我就暗自慶幸人會跑掉,書卻不會。這樣說,也許很灰,卻也是事實。

沉迷甚麼也好,別要沉迷於某人身上。生命中,必須一個人的時候實在太多,學會接受甚至享受獨處,許多苦惱自能減少。

放下奢望,謹記:唯有死物,方能與你一起,直至地老天荒。

2:24傳說

2小時24分52秒——這是香港華人男子全程馬拉松的紀錄。

和世界紀錄2:03:59相比,可能你會覺得這個成績不算甚麼。是的,它比女子全馬世界紀錄2:15:25也慢了一截。

但要知道,這個紀錄於由吳輝揚在1992年港深馬拉松寫下之後,至今二十年了,香港尚未有人能破。近十數年,別說破紀錄,連接近一些的也沒有。其實,歷來香港華人能跑進2小時30分內的,基本上都已是上一代的跑手,如植浩星、李嘉綸等。

渣打馬拉松參加人數年年破紀錄,但全馬紀錄卻停滯不前,這個現象值得思考。

《Sportsoho運動版圖》雜誌2012年2月號就以此為題,探討香港長跑界。不讀不知,吳輝揚當年練習量是每周超逾三百公里,等於每天跑一趟全馬!看過他的訓練日誌,你就會明白那種艱辛日子不是人過的。別忘記,他可不是全職運動員啊!

真心佩服上一代香港長跑名宿,當時無論資訊或資源皆不及今天,卻能自行摸索,以工餘時間死拼苦練創出輝煌成績。紀錄冰封了這麼多年,會不會是因為今天我們的生活太過「多姿多采」,根本無法有上一代的狠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