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又來了

書展又來了,不知不覺已經是第三十屆,有誰(還)要逛的嗎?

一般的「愛書人」,每談起香港書展總是一臉不屑,覺得它掛羊頭賣狗肉。表面上推廣閱讀,實質上是供明星宣傳寫真,賣文具賣精品,兼而把舊貨低價促銷的散貨場。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愛書人,但也肯定不是書展人潮中的典型「年度讀者」。看書買書,是恆常習慣了。很多愛書人對香港書展的控訴,我不反對。不過香港書展又是否那麼一無是處?我卻覺得未至於。

可能我算是與書有緣的那種人,雖然不是甚麼書香世代,但記憶中家人在我很小時已帶我逛書展了。那些年,書展尚未有靚模簽名會。而地點,是在中環的大會堂。

不久之後,書展就到了會展。基本上我只要那期間在港,我都年年行禮如儀。不過已由瘋狂大手入貨,漸漸發展到只買三兩本。事情已由朝聖,變成觀看騎呢世態的文化觀察。

很多在書展買的書,坦白說,有不少到現在仍束之高閣,就像很多人那般。不過也沒太多慚愧,正如沒有工匠會把工具每件都用的吧?有書盈室,哪怕是一年只翻一兩次,對自己,對家人,其實不是作用全無。

逛了這麼多年書展,印象最深的是2011年。

這一年,貿發局破天荒舉辦了一系列極為小眾的活動——讀書會。不是現在那種講座,而是只限廿人報名,找來城中名人主持,活像大學導修課的活動。而事前,還要求參加者最好先把書讀完才好來參加。

門檻高到這樣。

下意識覺得,這種活動隨時可能只此一屆。所以即使活動非在假期,我也不惜特意請假參加。那三場讀書會,與會者雖然不至於人人真的把書讀完才來。但兩個小時,總算討論熱烈,使人獲益甚豐。那情景,你很難想像這竟會是香港書展的活動,所以事隔八年,我依然記憶猶新。近年自己辦了幾場讀書會,其實與這次美好回憶不無關係。

不妨一記,那三場讀書會分別為:

劉細良主持,讀史景遷《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梁文道主持,讀馬可.奧里略《沉思錄》
馬家輝主持,讀蘇珊・桑塔格《論攝影》

不出所料,自從此屆後,類似的活動好像在翌年多辦了一次就沒有然後了。尚幸,作家講座至今仍有不少,這絕對是人潮擁擠攤檔以外的一片淨土。

近年,我多了一個「跑者」的身份。香港書展在我眼中,其實與香港渣馬有點像——年年畀人小,但大家年年仆到去。兩者同樣惹來一批「年度之客」,但這可能是好事。說不定有人因此而成愛書人,就像每年都有人因為參加渣馬而變成恆常跑者一樣。

說了這麼久,其實是想說自己趁香港一年一度難得閱讀成為焦點,又將自己寫過關於體育書的文章又一次拿出來曬曬太陽。日子有功,原來也談過數十本了。對這些有興趣的朋友,不會太多。其實不要說香港,從古而今,由中至外,談讀書都註定不會得到好反應。還要刻意選擇運動書來談,更似乎是死路一條。

不過我相信,反應不好不能完全怪聽眾,也可能因為說書人說得不夠動聽。如果說書人肯努力一點,也許可以吸引多一兩位聽眾亦未可料。退一萬步,這幾年讀的體育書籍,真心使我獲益良多。即使沒人來聽,真的,我也一點不枉。

好了,我談體育書的文章可以在哪裡看到?

方法一:FB專頁的album「蝦叔談體育書」
相片>相簿>蝦叔談體育書

方法二:我的網頁中「談體育書」分類
https://bit.ly/2JzFi84

我介紹的書,十居其九在香港書展不會找到。建議別浪費時間,網購或到圖書館借罷。

最後,如果你看到這裡,也真的太感謝了。祝君閱讀愉快。

66771815_2355903057823662_3230824255755124736_n.jpg

屯門公園

屯門公園對我來說,絕對與跑步有關——因為幾乎每天我都會跑步經過。

今天「光復屯門公園」活動沒有去,實在遺憾。

老實說,那些大媽、伯父的行為及聲浪,實在騷擾不了我幾多。

但就像反送中,有些事情,不一定要影響到我才值得反對。

單是聲浪之大,影響附近居民難有寧日,已經應該抵制。

更令人看不過眼的,是品味的淪落。

單從電視鏡頭,看到那些妖俗女人如何搔首弄姿,那些老而不死一副色迷德性,等到今天終於有人激濁揚清,能不額手稱慶?

還記得,曾經阿伯在公園若不是對弈或撚雀,都只是賭十五湖。市井,但終歸是香港傳統文化。

還記得,曾經大媽播的歌,當中的詞是「落花滿天蔽月光」,是「霧月夜抱泣落紅」。通俗,但更是一流的中文。

光復屯門,有生一日,都望一日呀。

他們與真正暴徒的距離

已經15年,電影《明日之後》很多細節我都忘了,唯獨有一幕念念不忘。

戲到末段,周遭已成一片澤國。戲中人在圖書館冷得要命,迫不得已要燒書取暖,有人抱來一冊古本《聖經》,卻遭攔住。

「如果我們的文明終將完結,至少我也算盡責拯救過文明。」最終,他們排定次序,先找那些稅法典來燒。

甚麼是君子,孔子說過很多準則,其中一個是這樣:「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原來在最不堪的時刻,有些價值觀,還是會在有些人心中,像磐石那般堅定不移。

他們是砸了破璃,是破壞了很多公物。但也請看看他們刻意沒有破壞的東西,與飲品旁邊放下的零錢。

看著黃宏發、施偉賢可以「安然無恙」,恕我政治不正確的說句,這種粗中有細的行為,即使不算孔子口中的「君子」,也很有現代日本味道。

在跑步專頁,說這些幹甚麼呢?

不是完全無關的。至少這刻,我深感馬拉松對自己的影響,可謂潤物細無聲——它磨練了體力,砥礪了意志,還培養了崇優的概念。

世上每場優秀的馬拉松,其實都是主辦單位為各地來賓呈獻的一桌盛宴。由法國梅鐸酒莊,到日本京都古剎,呼吸過外邊的空氣,感受過那裡的心跳,從此以後你對文明這東西,無法不在意。

一場半場,也許不甚了了;但十場八場過後,你就知道這是讀書讀不來的一份內省與洞察。

從此以後,你知道哪裡的人世文明今生無緣再睹,格外有煮鶴焚琴之歎。

想想伊拉克戰爭損毁了的文物。

想想到大陸旅行,很多所謂古跡,不是重建,就是復修。

再看看近在咫尺的事情,你就會幡然明白,在暴徒與非暴徒之間,至少存在著一段叫做崇優的距離。

65655156_2330378537042781_6337284052667596800_n.jpg
(圖:唐生大地震)

有甚麼好謝

昨天在吃早餐時,看到有人留言說「謝謝」。

謝甚麼?原來是謝我就最近的香港說了幾句。

不說由自可,一說,慚愧之心就像那不慎捅穿的蛋黃,流得一碟都是。

有甚麼好謝啊?就真的說兩句心底話而已。像我這種人,除了說兩句,就只是遊行時也站出來走一程。除此以外,就沒有再做甚麼額外的事了,完全是最典型的和理非非。

想起最應該醉生夢死的《龍虎豹》也義賣,this AV也表達立場。再想起自己平日總是意見多多,少少事就長篇大論。現在成長之地病了,我還可以沉默麼?

更何況,跑步,以至體育,本來就很政治。我這裡,一直都很強調這點。

父親節,誰不想行街飲茶睇戲?偏偏很多父親本人,都要在今天大喊一句「記你老母」。

熱到出汁,恨不得關起門來開行冷氣看書煲劇。然後貼跑照,貼美食,當作甚麼也看不見。但這幾天香港風雨飄搖,昨晚甚至有人命犧牲了,對這一切,我無法視若無睹。

我是跑者,我是一個經常抽水的專頁經營者,但我更是一個香港人,一個連初馬也執意要選在香港跑的香港人。

所以來到今天,無論你是甚麼立場,你有你的自由。但如果你問我,我會選擇關心這一切。

三十多年青春埋在此地,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一切一切,怎會無知無覺?

再一次引用韓寒的話:「所謂愛,就是陪伴,沒太多別的。」

男人老狗開口埋口說愛,很肉麻。但如果大家各盡所能,長又好,短又好,陪伴香港走這一程,卻是我所希望見到的。

64386751_2302061423207826_662186079033491456_n.jpg

 

跑步就跑步,談甚麼政治?

62513396_2299044470176188_2838563578351452160_n.jpg
圖:2016年講述歐文斯事迹的電影佳作《美國飛人》。港版譯名乍聽俗氣,但鑑於原文片名一字道出「競賽」與「種族」雙關含義,根本難以翻譯,故也無謂苛責了。總之,若未看的話,誠意推薦大家去看。

「跑步就跑步,談甚麼政治?」

說出這句話的人,我相信他們不會天真到真的覺得體育裡面沒有政治。

因為反例實在太多了嘛。

大至一場波馬,小至九龍灣運動場一個locker,裡面的政治,你要幾多有幾多,他們根本駁無可駁。

拒談政治,大概是因為他們老早覺得所謂「政治新聞」很煩,日常生活已經避無可避。來到談飲食談親子談運動的群組,還有人不識趣要提,他們的火,就來了。

說「反修例」,罵。
以「長課」為名,說去參與遊行,更罵。
六月來了,打打「跑6.4K」的擦邊球,都要罵。

「跑步群組講政治,好討厭!」
「給我們一個清淨環境不可以嗎?」

其實,他們有沒有倒過來想一想:為甚麼一大群人都在這時候不識趣起來了?

有沒有想過,環境之所以「不清淨」,不是因為有人離題亂說話,而是因為他們眼中骯髒的政治,已經像久沒清理的垃圾那樣,惹來蟲蟻四起了?

如山垃圾,他們一眼不看;指出問題的人,他們往死裡罵。

看到如此情勢,不免想到這個專頁。

說句老實的,經營這個專頁已經超過三年。其中一大得著,就是在看跑步消息的時候,無意中會讀到許多跑步的side track故事。

而這些故事,偏偏很政治,也很走心。

要選當中「最政治」的,相信1936年柏林奧運肯定是其中一個大熱門。當屆,美國黑人運動員歐文斯勇奪四面田徑金牌,以成績狠狠地教訓了希特拉,使他成為體育史上其中一則傳奇。

也因為這樣,才有了以他命名,用作嘉許後世美國田徑運動員的「歐文斯獎」。

這個獎,跑馬拉松的有得過嗎?

有。2014年的得主,就是美國馬拉松名將Meb Keflezighi。

Meb在當年,已是39歲的老將,但仍無阻他拿下2014年波馬冠軍。對於經歷了2013年波馬爆炸案的美國人來說,本土跑手Meb高齡奪冠,著實意義非凡。

領取歐文斯獎時,Meb在致辭結尾,說了以下幾句:

「體育不只是競技,它更是一種做人取向,一門國際語言。它足以改變獨立個體,以至整個社會。但願體育薪火相傳,但願我們盡力將體育帶給下一代,令世界變得更美。」

小小專頁,談跑步,更談人世。盼能繼續發掘動人跑步故事,為自己以至為讀者閒來打打氣,於願足矣。

祝福香港,祝福年輕一代。

附:2014年Meb領取歐文斯獎致辭片段

 

住院數天

香港公立醫院的前線醫護人員,一直以來我是佩服的。進院數天,這份體會,再一次確認。

「院友」之中,彬彬有禮者固然有之,但頤指氣使、無理取鬧者亦不乏。例如有些,藥放了在面前也懶得服用。難得雜務纏身的醫護,仍耐著性子,說之以情,餵之以藥。換了是我,肯定沒那麼好氣。

曾在大陸住院的家父,忙不迭向我「介紹」中港醫療服務之別。不消提,對比過後,你會慶幸自己有香港身份證。

香港公營醫療資源緊絀,早已不是新聞。可幸香港的醫療服務,依然「香港」。在有限的條件下,仍把事情辦得有條不紊,將服務保持在應有質素。

畢竟廿年間,香港已經愈來愈不香港了。

過去多年,中港之別,我很留意。平心而論,小至一本雜誌,大至一場馬拉松,如今大陸每每勝過香港。

人家做得好的,本來值得我們反思、借鑑。但我看到目前香港的趨勢是怎樣?

觀察所得是:人家好的沒去學,人家壞的學到足。

人家對知識渴求,對改革不畏難的那些上進精神,港人視而不見。

反而吵鬧無禮,精於聲色犬馬的那副德性,很多港人口說厭惡,但身體卻誠實地與之同化。

紀錄片《人間世》、雜誌《目客》、手機APP「得到」這些,沒幾個港人有興趣留意;但深圳哪店火鍋實惠、哪店珍珠奶茶夠抵飲,愈來愈多港人口沫橫飛,如數家珍。

現在,街上很多側著頭聽語音訊息,開大喇叭肆無忌憚打機的,已經是操純正廣東話的香港人了。港人隨處蹲、隨處大小便的景象,也許指日可待。

當上樑不正,你又能期待下樑怎樣?

如果部分同化不能避免,我至少希望,曾經令香港美好過的那幾根支柱,例如醫療,例如法治,仍能堅固下去。這些良幣,實在沒有必要倒過來向劣幣靠攏。

說了這麼多,其實想借此一帖,感謝過去幾天照顧小弟的醫護人員——全靠他們的照料,我今天才可以極速復元,隨心活動,到自己想到的地方去。

62204932_2290031647744137_2275636864998178816_n.jpg

突破盲腸

常說突破盲腸,這回真的開口中了。

住院期間,維持工作之餘,也有不少餘裕可以做一些平時沒機會做的事,例如:靜下心來看著歌詞把唱片由頭到尾聽完,一口氣把小說由頭讀到尾,甚至連那小說改編的電影也看一遍。

小說與電影,都與跑步有關,就不在這裏談了。唱片及netflix觀影,倒是可以在這裏一說。

唱片:孫盛希《希遊記》、柯智棠《吟遊》

兩位都是具實力的台灣年輕歌手,兩人的唱片都有驚喜。孫盛希的曲風獨特,柯智棠的嗓音性感,皆使我留下深刻印象。看到這兩人憑唱片雙雙入圍金曲獎最佳歌手,不禁又一次感慨為何人家的音樂獎可以那麼專業那麼有代表性。

netflix:《老友記》(Friends)、《Formula 1:極速求生》(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

某人早前說:「下?你而家先黎睇friends?」是,我經常就是這樣,大家都看爛了的東西我偏偏沒看。這齣歷時十載,完也完了十幾年的經典劇,我真的一集也沒有看過。只是剛好netflix有,而又有消息指此劇約一年之後將會下架,才勾起了我找來看的意慾。

第一季看了十來集,果然不錯。雖然偶有硬滑稽,但多數對白都妙語連珠,自問笑點不算太低,但很多笑位都真心笑得出,難怪會給出版社拿來當美語教材。也想像到,如果當年有看的話當中六人都仿佛成了自己的「frineds」,十季播完那刻,肯定會失落非常。

至於後者,沒料到像我這種對賽車一無所知的也能看得津津有味。或者可以說,這套一連十集的紀錄片是很好的賽車入門導賞。它抓住2018年賽季,從賽前預備到正式比賽,為觀眾介紹F1賽車知識與背後秘辛。當中剪接甚具張力,很能帶上那種分秒必爭的感覺。尤其是進維修站,輪胎扣不緊,又或是動作慢了幾秒,已足夠使整個車隊連月努力毀於一旦。

但有一點頗為搞笑:我已經看到第四集,也看了餘下幾集的文字描述,似乎對當今最最著名的車手英國「黑帝」咸美頓與德國車手維度爾竟然提也沒提!在上一賽季,兩人所代表的萬事德與法拉利車隊正是頭兩名!感覺就像一齣西甲紀錄片,大談馬體會、華倫西亞,卻偏偏不提巴塞與皇馬那樣奇怪!

特意上網一搜,不少人都提出此疑問。也有消息指,下一季才會談咸美頓與維度爾。希望是這樣吧,別讓如此精彩的紀錄片留下這麼大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