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如BB乖啦

20130523b

黃翠如,別難過了,你該老早知道,這是遊戲規則。

成為「翠如BB」,不是沒有代價的。你要成名,你要入屋,那就請你準備好犧牲私隱,與記者周旋。年少多好,中六時說甚麼也可以,如今你只能懷念。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道理,其實大家都明白。不過,大家更愛看人家攀上高處後跌下來的壯觀場面。哪怕你只是企圖攀高,也足使大家對你生起興趣來。知道大家最痛恨的是甚麼?就是眼巴巴看著別人走過浮華大地啊。

在我看來,這件事根本沒甚稀奇——你的答案,記者的反應,通通都在意料之中。有人說「有線時代翠如已死」,有人以「搵食而已」替你護航。我甚麼感覺也沒有,因為在香港,要吃娛樂圈這口飯,就是如此——昨夜看新聞片,很多「演藝界」二十多年前也上街高聲吶喊,記者怎不今天去訪問他們?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們沒有你「翠如BB」那麼有新聞價值嘛,其實你該暗自慶幸呢!

真話,不是人人說得起的。正如9A狀元去「追夢」,不代表人人都有權如此。你做到,我們衷心拍掌;做不到,也只道是尋常。生命從來嚴苛,各有難處,沒甚麼好責難的。

同是藝人,馬龍白蘭度拒領奧斯卡,麥當娜公開批評中共處理西藏手段,很有型,很有勇氣。但請別忘記,人家已名成利就到何等地步?人家活在怎樣的國家?人家有沒有「阿爺」之類的陰影?說人家「沒guts」的那些鍵盤戰士,也要替人家設身處地想想這guts的代價有多大。

我很喜歡張學友和陳奕迅,聽到他們替政府合唱那首「滿載香港精神」的《同舟之情》,我也沒太失望。應該一早明白,世界永沒想像中的完美。

初讀高陽小說

20130523

三冊《胡雪巖》,斷斷續續看到第二冊的中段,罷了,就當是緣份未到,還是暫且放下。

記得當年陶傑在港台節目「講東講西」時提起過高陽。他說,到北京旅遊,最宜伴讀的是蕭一山《清史》或是高陽小說。才子不忘下了一句附註:「讀高陽小說會因過份仔細的內容而容易疲勞。」如今看過《胡雪巖》,信矣。

滿肚子學問的人,很難抵得住展示實力的誘惑。高陽寫小說,正是如此。表面上他是說故事,實際上則是借機炫耀自己的文史知識是何等豐富。以《胡雪巖》為例,上至朝廷典章,下至草根生活,可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樣有好有不好:好的是小說非常精緻大氣,但壞的卻是嚴重犧牲了節奏。

讀了冊半《胡雪巖》,發現主角城府甚深,克己力強,世故善言,才得以成功。就如胡雪巖與阿珠,明明有情,卻礙於種種原因,即使獨對也無越軌,反覆拉鋸了大半冊的長度才決定讓愛與陳世龍,這在古代三妻四妾視作等閒的社會中,胡雪巖之克己當真不可思議。可惜,自己對古代商業興趣不大,再加上情節並不明快,就難以詳閱下去了。

話雖如此,我對高陽的敬業深感佩服,曾有指他寫小說是會認真得用尺量地圖,在草稿紙上演算書中人物的行程,以及事情發展所需的時間。天道酬勤,如此一絲不苟,難怪身後文名長久不衰。稍後或許會試讀高陽寫清朝宮廷的那些作品,如《慈禧全傳》。相比營商,我對清宮更有興趣,看看觀感會否全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