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跑步聽歌嗎?

有人說:「想厭惡一首歌,就把它設為鬧鐘鈴聲吧。」我想,跑馬拉松在35公里後聽的歌也有接近效果。

未跑馬拉松前,總認為跑步是非常沉悶的事,每次跑步都是無歌不歡。後來跑的距離愈來愈長,終於嘗試挑戰半馬。那次是渣打半馬賽事,把當時很愛聽的方大同《愛愛愛》大碟灌進了MP3 player(那時好像還不太流行用電話聽歌)。兩小時多的時間,足以把整張唱片聽上兩遍了。

419975_10150566596668649_1169866550_n.jpg
攝於2012年渣打半馬衝線後

那次初嘗半馬滋味,到17、8公里左右已見吃力。在這時候,耳畔傳來的方大同歌聲吵耳非常。正確來說,在力竭筋疲的時候,聽到甚麼都覺得討厭,我最想做的事就是趕快衝線。

這是我首次覺得,跑步不聽歌更好。後來,這種厭惡感我在村上春樹的書中找到印證。

「在37公里一帶,一切的一切都漸漸感到厭煩起來。啊,真討厭,不想再跑下去了。體內的能量完全到底了,好像油箱已經空了還繼續往前開的汽車一樣。…..對徜徉在道路旁邊的空地上幸福地吃著草的羊群,對在車上繼續按著相機快門的攝影師都生起氣來。快門的聲音太大了。羊的數目太多了。按快門是攝影師的工作,吃草是羊的工作。沒道理埋怨的。雖然如此還是不由得生起氣來。」

啊,原來熱愛音樂的大作家跑馬拉松都會這樣,那確實不是自己的問題了。

再後來,正式跟跑會投入馬拉松訓練。甚麼interval、tempo run、長課等,完全改變了我對跑步的舊有概念。才知道跑步又要看心跳又要留意步速,還有定時補給一大堆東西,根本精神緊繃,忙得不可開交,還哪有甚麼餘裕去欣賞歌曲「解悶」?

這麼好幾年,認定自己一定不會再在跑步時聽歌了。

但最近,我又再打倒昨日的我,把耳朵再次塞起來——藍牙運動耳機盛行,跑者就算聽歌不必再受電線牽絆。再加上網絡資源日漸豐富,在一些easy run或長課(也就是不會太辛苦太緊張的情況下),我開始「聽書」了。也就是有人把實體書的內容錄了下來,用聽的就有看書效果。這在外國早已盛行,中文世界則近年也有不少進步。

試行一段時間,效果相當不俗。幾次長課,連帶一些出外「行出行入」例如通勤乘車的零碎時間,不一會就把一本書聽完,跑步同時讀書的充實感覺,對我這種偽文青來說確是美妙。

可以到哪裡找到有聲書?推薦以下地方:

粵語:

香港電台「有聲好書

iPhone app「有聲小說大全」內有不少粵語朗讀的小說,android應也有不少類似app

普通話:

喜馬拉雅FM

英文:

Audible

廣告

颱風下的收穫

天鴿襲港,我和蝦嫂嘗試走到與家不過一條馬路之隔的茶樓,竟也幾乎吹得人仰馬翻。這樣的風勢下,我們又豈敢造次出外練跑?唯有乖乖待在家中,執屋、看電視,如同無數港人。

當天我也出了post,向大家介紹幾齣值得一看的跑步電影,以饗一眾賦閒在家的跑友。都說好心有好報,此帖引來留言一堆,大家提供了更多有關跑步的好戲,實在功德無量。其中兩位朋友不約而同提到兩齣在netflix可以看到的紀錄片,好奇之下,他們的推薦使我忍不住重新啟動了服務,反正又有一個月免費嘛。

一、巴克利馬拉松:世上最不按牌理出牌的賽事

第一齣是The Barkley Marathons。這個位於美國田納西州的賽事可謂「惡名昭彰」,近年也有不少人撰文描述此賽如何破格,如何困難,大家一搜就會看到。

颱風令我們跑不了,就唯有看人家跑吧。隔著電視,仍然很能感受到這個出位賽事確是艱巨之極。我對蝦嫂說:「以後參加甚麼山賽覺得辛苦的時候,你可以想想Barkley Marathon。」

二、伊卡洛斯:俄國禁藥秘辛

另一齣叫《伊卡洛斯》(Icarus),是Netflix自製紀錄片。新鮮熱辣,在月初才上線,卻已挾著日舞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里約奧運前夕,相信大家有留意俄羅斯田徑及舉重代表隊因涉禁藥而「全軍覆沒」,被禁出賽。《伊卡洛斯》正是揭露俄羅斯禁藥醜聞的紀錄片。

紀錄片拍攝者借用了古希臘神話人物,明顯意指俄羅斯用禁藥只是為運動員添了一雙蠟翼,到頭來走火入魔,榮譽有等於無,實在得不償失。

icarus_story2.jpg

icarus_character.jpg

《伊卡洛斯》用兩小時的篇幅,為大家呈現出體育界的「禁藥文化」。這個話題確是沉重,但《伊卡洛斯》這紀錄片,卻是值得關心國際體壇發展的人一看。

《排球少年》

20431231_1413073828807706_2434613008003203475_n.jpg

《排球少年》
作者:古館春一

在南京舉行的世界女排大獎賽剛完,下個月在日本還有另一排球大賽——大冠軍盃。這個賽事在香港的「入屋程度」遠不如世界女排大獎賽,但其實在排球界這是四大賽事之一。它規定在奧運後一年在日本舉行,每屆會有六隊參與。

大冠軍盃,以至另一重要賽事世界盃排球賽,也由1977年開始至今都由日本永久主辦,證明了該國在排球界地位舉足輕重。雖然,相比70年代的盛世(72年奧運男排冠軍、76年奧運「東洋魔女」奪得女排冠軍),目前日本排球可說陷於低迷,但長期以來日本對排球推廣不遺餘力,把賽事管理得完善,足以使該國得以繼續享有重要賽事的主辦權。

日本人對排隊熱情不衰,也表現在流行文化上。漫畫是日本的國寶之一,排球當然不會在此缺席。目前有套關於排球,名為《排球少年》的漫畫仍在連載,在日本國內頗受歡迎,曾改編為電視劇及舞台劇,並試過被選為其中一部「最想向海外介紹的日本流行文化」漫畫作品。

作者古館春一在中學時期熱衷排球,及至成為漫畫家後仍對這項運動念茲在茲,決心要以此為題材獻出作品,結果在2012年他終可一嘗素願,開始連載。《排球少年》描寫虛構的烏野高中男排隊,在高中大賽中力爭上游。當然,這類熱血漫畫總少不免有些誇張,但整體而言算是實感頗重。如果想認識日本的排球精神,這部漫畫各位值得一讀。
Haikyū!! (volleyball) by Haruichi Furudate

The FIVB Volleyball World Grand Champions Cup, one of the biggest tournaments, will run in Japan next month. Japan has hosted the World Grand Champions Cup and the Volleyball World Cup since 1977, reflecting the country’s significant standing in the volleyball world. And while Japan’s recent volleyball achievements have waned since the 1970s, the country has never spared any effort to promote the sport and manage competitions well.

Japanese enthusiasm for volleyball is evident also from popular culture. A volleyball manga series called Haikyū!! has been popular within the country. Author Haruichi Furudate has loved the sport since he was in high school, and when he became a manga artist he was determined to put it in his work. His wish came true in 2012. Haikyū!! is a fairly realistic story of a high school student striving to win at volleyball, so it’s worth looking at for people who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the volleyball spirit in Japan.

今次講減肥

 

13015568_1002471456500169_1620178743027506295_n.jpg

相信這句說話,是不少跑友的寫照。

有人說,體重減一公斤,全馬快三分鐘。體重減輕,自然增加跑步效率,想來也是有道理。

至於我自己嘛,身為一個幾乎整輩子身型從來標準過的人來說,跑了這幾年,減肥對我來說,其重要仍在馬拉松成績之上。

冬季前,經歷了寒風洗禮,又有「比賽要加碳」這樣的好藉口,結果沒有管住嘴巴,電子磅也以「沒電」為由而有意無意的不換電,一於駝鳥政策不量體重。漸漸,約莫到了四月,連拍到自己的照片都發現臉圓得不想看,皮帶扣與原來那格像一對怨偶那般愈行愈遠時,終於由不到我不承認:真的不可再逃避下去了。

IMG_7782.jpg
攝於今年3月Unicef賽事

一於要為電子磅裝上新電池,就算掩著眼,去看也要看看事實。

鼓起最大勇氣,事隔數月毅然再踏上磅,腳底一陣冰涼傳來,風蕭蕭兮易水寒……悲壯場面,歷歷如昨。

結果……媽的……

206,我又越過200磅大關。那一刻我頓時成為了《心花放》中的陶大宇。

陶大宇心花放ah.jpg

掩面過後,面對事實。四個月後的今天,減了30磅,體脂20%左右。磅數上好像減了很多,但事實上仍未達標。我175的身高,應該至少要到160磅左右才算勉強符合標準,同志仍須努力。

IMG_1657.jpg

有人說,運動就可以減。我不知道人家情況,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忍口

過去幾個月,我的運動量其實沒有大變,還是每月維持150公里左右的跑量,再加幾課泰拳而已。分別,就只在於食量大減,包括每周一天輕斷食(全日基本上只喝果汁或豆漿之類的流質),與及晚餐大幅減量。

這次是我第一次厲行晚餐大幅減量。不得不說,晚上只喝湯、吃點蔬果,對我減重非常見效。

有朋友、同事不時好奇地問:如何甘心少吃肉?如何忍口?

關鍵在於「調整心態」

一、如何開始少吃肉?

抱持開放態度,多接觸素食資訊。只為減重而吃素多半不能持之以恆,反而有另一些原因(環保、慈悲)驅使你去做的話,反而你會做得心甘情願。

明白道理之後,連帶那些加工、化學食物,你都自然開始不願多吃了。

二、如果我想接觸素食,有哪些資料可以看?

真實經歷:我在十多年前接觸到周兆祥的素食、環保資訊之後,頓時覺得茹素值得一試,自此就把飲食習慣大大改變了。不少人覺得他的觀點在香港來說非常前衛,甚至覺得難以接受。這點就請大家自行判斷了,不過無論是否認同,他的網頁、著作,大家不妨也找來看看,絕對是一場有意義的思考練習。

近年,素食風氣比之前盛行了。像有心人楊大偉創辦了Green Monday,他們相對以較輕鬆、優雅的形式推廣素食,可謂一新耳目。推薦大家去看看他們的資訊,甚至光顧他們的餐廳,請不要再以為素食就是等於齋鹵味和羅漢齋。Green Monday 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reenMondayHK/

朋友Athlon筆觸幽默,對推廣素食有不少創見,其fb專頁「藉著GreenTaste說愛您」也值得一看:

https://www.facebook.com/GreenTasteForLove/

三、有助「忍口」的一些概念

.問清楚自己:吃開心,還是瘦開心?如果答案是後者,就忍吧。這世界是等價交換的,你忍了,自然有回報。

.原來人需要吃的東西,比你想像中少很多很多。換句話說,平日你其實真的吃得太多。試過輕斷食之後,你就會赫然明白。

.不要將「人生樂趣」與「吃」劃上必然(甚至唯一)等號。吃是人生樂趣,但穿起細碼衫自豪地走在街上,何嘗又不是人生樂趣?

.既然你連長跑這麼辛苦也捱得住,少吃一些怎麼又不可以了?

.傳統智慧:「若要小兒安,常帶三分飢與寒。」大人也是一樣,稍稍餓一下其實能減輕身體負擔,令身體更健康。

.少吃,不等於偏吃,飲食仍應均衡。但別太擔心甚麼「營養不良」,這經常等於製造藉口給自己去亂吃。在豐裕的社會裡,我們絕大部分人只會營養過剩。

.間中要有一餐半餐吃得「正常」一點,我贊成的。但大前提是真的間中好了,例如每星期中有一兩餐,別要自欺欺人,大部分時間都要提醒自己不能吃那麼多。

我叫James

DECA.jpg

利申:以下故事,純屬虛構。

當Beer Run該不該這問題已說到爛,甚麼Mo Farah保特在世錦賽的成績更加沒幾人關心之時,對香港跑友來說,近來最大的新聞,莫過於法國一家大型運動品牌,開了在旺角一家商場。

香港跑友可以很多事情都不理會,除了兩樣:一是報名,二是減價。如果想迅速召集一班香港跑友,除了舉辦比賽之外,最好辦法就是開倉減價——你試試給他們知道甚麼「3XY」、「鎖羅盤」之類的牌子半價,即使你再低調再沒宣傳,即使閣下躲在甚麼鬼祟工廈76樓,跑友一樣會像招魂似的大批殺到。

這法國品牌,如今不只跑步,幾乎你能說出的運動項目產品都大小通吃以超廉價發售,完全刺中港人痛點。

「100蚊對跑鞋?30蚊件跑衫?仲要喺旺角?黐線架?」知道這樣的事,向來運動的人固然腎上腺素急升。即使從來不做運動的,聽到一個「抵」字,運動細胞也會剎那像啤酒泡一樣冒出來,突然覺得很有必要購置運動裝備。就像每年七月,香港人都會突然變得很愛看書一樣。媽的,如此廉價簡直令人髮指啊。不去逛,不check in,不是人。

我是不是香港跑友一分子?是的。所以,咳,趁墟怎會少了我的份。

可惜,我對這種事永遠後知後覺。星期六下午去到,貨架上的衣褲,除了XL就是2XL。一片廝殺氣氛之下,好不容易我才找到一條價值$39的M碼黑色短褲。眼見排隊付款人龍的壯觀,不敢怠慢,我立即趕到龍尾。排我前面的,是一位比我再阿叔一點的阿叔。

排了五分鐘,人龍向前移動了少許。推著手推車,拿下不少戰利品的阿叔低聲抱怨:「咁Q多人,唉,唔使錢咁。」語畢,阿叔回頭一望。

這一望,我很理解,在大排長龍時我也經常如此,就是看有幾多人排在自己後面。這或多或少,能使自己得到少許「我都未算最慘」的慰藉。

冷不防,他的目光與排在後面的我對上了,阿叔友善一笑。我打量一下人龍,這款應該還有好一段時間才能付上,本來打算聽聽心經甚麼的叫自己入定以消磨時間。但看阿叔的表情,我此刻不禁暗忖:一場吹水,看來在所難免。

「唉,咁X多人都唔知排到幾時。」阿叔一邊苦笑一邊打開話題。粗口是雄性之間打破壁壘的靈丹,我明白。但他開場白就是粗口,即等於判定我是那種無粗口不歡的人,我也著實有必要檢討一下。

「係啦,好鬼多人。」我把耳機塞回褲袋笑著回應,同時希望他在意到我的「鬼」字在企圖告訴他在這種人山人海的場合其實可以不必太爛口。

「99蚊對鞋邊忍到手丫?賤物鬥窮人,有啲襪都貴過佢啦……師兄,點稱呼呀?」

「我?我叫James。你呢?」看到他身穿那件洗得有點發白的2012年版渣馬經典藍綠色紀念tee,令我下意識求其作個名。

「叫我阿德啦,雷雄德個德!」

哈哈哈,我陪笑。但天下間那麼多「德」他不說,偏要說「雷雄德」,我意會到事情有點不簡單。

「你知邊個雷雄德呀可?」他的表情有點奸,像極emoji中那個冷笑公仔。

「知既,知既。」這個時候我也無謂扮嘢。

「我係佢就唔會咁多事,挑,班友鍾意飲咪飲死佢囉!你咁多嘰嘰gut gut,人地多謝你咩?香港而家啲人好X惡架嘛,佢要玩咪畀佢玩囉,最好搞埋食煙跑、索K跑,玩盡啲!」德哥發表意見時的壯懷激烈,很令人想起《城市論壇》。

「咁又唔係,外國都有啤酒跑既,食煙索K我諗就少啲。」我還是按捺不住表達了一點「異見」。

「咁就仲岩,人唔做你做,殺出新血路!」人龍又移前了些,他豪氣地用腳把手推車踢前,續道:「反正你地都唔鍾意正正經經跑架啦……你有冇跑開架占屎?」

「少少啦,間中hea走下。呀係呢,德哥您有冇報咩比賽?」明顯我想將話題扯遠。

「報左渣馬囉!我地呢啲資深fan屎黎啦。X,人地呢啲先係跑丫嘛。你咩啤酒跑,幾舊水,跑果夾埋2K唔夠隊四罐啤,你跑定飲先?我跑渣馬又係咁多錢跑40幾K,我買4罐啤酒又平過你。點計你都唔抵啦,都無腦既!無眼睇,又有班人陪佢地癲,啲香港人……錢多得滯!」

「你都唔差,今日掃咁多貨。」我見咁靚位,當然要攝一攝。

「全部平野啦占屎,你睇啲襪……」人著實太多,一位衝鋒陷陣中的顧客,將德哥拿起的兩對襪撞跌在地上。「唉,頂,你睇,今次真係搞到我一地兩『撿』……」

雖然爛到幾千隻烏鴉飛出來,不知何故我還是不爭氣地笑了。「貪咩平丫……」我不禁趁德哥忙於撿襪之際責怪了自己,同時擦擦額角開始冒出的汗珠。

喂,幾時先畀到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