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文摘

早前訂了一年的英文版《讀者文摘》,打算用來作英文泛讀之用。讀者文摘,早前傳出破產消息,還好未至於倒閉。不少人,包括我,都覺得雜誌內容追不上時代步伐,實難容於網絡新世紀。不過,它的文字卻是質素保証,中英如斯,用來學習語文,該是理想讀物。

讀者文摘,一如世事,總有榮枯之時。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實在不勝感慨。畢竟這部袋裝雜誌,陪伴過不少如我的八十後渡過童年時光。我們是最後一代了吧?試問現在的九十後,別說讀了,聽過這本雜誌的相信也不是易尋。陶傑在一個訪問中就這樣提及過:

「小時候很愛看《讀者文摘》中文版,它的英漢繙譯水平是最好的,中文譯得很有氣派,文法正確,用字精準。內容上,《讀者文摘》給人展示各方面的文化,知識豐富,我最喜愛的是書札、人物和笑話。到了現在,社會中文水平下降,退步的中文才是潮流,沒有需要《讀者文摘》這樣好的中文。」

「沒有需要這樣好的中文」,看到這句我也不知有甚麼話好說了。

讀英文版之時,忽爾「抽起條筋」想看看陳年中文版。以前在家有不少的,早就丟了。於是上網碰碰運氣,求助於公共圖書館。實在喜出望外,中央圖書館單是逾期雜誌架上,已經儲了由八二年至零四年的絕大部分舊雜誌。想也沒多想,有空就起程。

翻著總編尚是林太乙年代的讀者文摘,那老舊的封面,書中那曾幾何時十分熟悉的文摘自家廣告(當年,那些廣告實在叫我討厭,因為廣告總是在書中以硬紙形式出現,翻閱時頗為不便,如今竟成「美好回憶」之一,都說世事難料!),開懷篇、浮世繪、意林……翻開的原來不只是童年回憶,還有那年代似乎一去不回的精緻文化。曾幾何時,這是診所必備讀物,哪裡是今天的乜周物周?

記得小時候,看讀者文摘基本上只看笑話一類的短小專欄。那時不明白這些沒色情暴力成份的笑話有何好笑?何以值得付上那麼高的稿酬?如今讀來,同樣不會使我拍晒大髀,然而會心而莞爾,才是更為雋永。除了笑話,其他內容很多是可飛則飛。事隔二十年再看,方發現自己錯過了最精彩的東西。陶傑說的對,「英漢對照」欄目中的中文,確是譯得嚴謹有水準(還好,今天把關的是古德明,不會今不如昔)。還有我以前嫌太長沒耐性看的「書摘」,摘譯恰如其份,今天讀來,這樣的中文水準,實在陌生之極。

為彌補遺珠之憾,便去借那早已藏身於荃灣圖書館書庫的《書摘精華二十篇》。這本七十年代出版的書,竟如油墨新乾之作,簇新不已!書上印有「區域市政局公共圖書館」的印章,在還書日期登記紙後,竟然可見一個棕色小卡套!這些舊物,八十年代在圖書館借過書的定會知道我說的是甚麼,這些歷史在此不多談好了。

借到這書,又教我想起躺在家中二十多年的讀者文摘叢書,包括相當著名的《瀛寰搜奇》,還有《寰宇珍聞錄》、《中國古代神話與民間傳說》。這幾本書,小時候不知俯在地板上翻了幾多次,那段無憂歲月實在可堪懷念。

閒讀雜誌竟然惹起回憶連篇,都是記憶犯的錯,太念舊也許和讀者文摘一樣,是不合時宜了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