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戀愛

近日大家慘過梵高還債,相信一生人也沒試過一天畫那麼多東西了吧?沒錯,說的是大熱遊戲Draw Something。

這個遊戲,與戀愛何其相似。

就如戀愛,有人認真,有人敷衍。同樣一題「KFC」,有人搬出可以亂真的上校,有人則在M字上面打個交叉就算。

就如戀愛,認真那個,你會很感激他的努力。但始終是吊兒郎當的人,最得你心。不是嗎?遇上「LIN」,與其認真繪出栩栩如生的「林瘋」,倒不如幾筆畫顆嫩紅乳頭那麼扣人心絃。

就如戀愛,當很多人都在投入其中,你不參與,壓力就來了。大家都面帶憂色的問你:怎麼不來啊?

就如戀愛,參與其中的,有的只道平常,有的則高調得在不停在面書貼貼貼,惟恐人家不知道。

就如戀愛,你的對手,可能是老朋友,也可能是任何一個陌生人。令人氣結的是:想找那個未必找到,不想找的偏偏不請自來。

就如戀愛,有些對手,總使你猜不透,玩了一兩回之後,無論你怎麼nudge他,也是不痛不癢不回應,就此人間蒸發。遇上這種情形,別再纏了,干脆將一切刪除吧。

就如戀愛,有些人註定與你有緣無份。管你如何努力,總不明白他想表達甚麼。欲按pass,又擔心他「自尊受創」。相反,跟你有默契的,三兩下子就使你知道答案。

就如戀愛,很多人都是限米煮限飯的只有四種顏色。不過表達力優者,一種黑色已可畫出一切。好比那些口才了得的,只靠耍嘴皮,任何目標足以手到拿來。

就如戀愛,有錢的總是佔優。捨得買顏色、可以用iPad玩的那些人,整件事的效果就是容易比一般人好。

就如戀愛,付出與回報不一定成正比。有些淺易的題目,竟值三金幣。有些人身邊的「筍盤」,可能一樣道理,得來全不費功夫。

就如戀愛,遊戲中的「炸彈」,總在不知不覺間就按下去,僅有的幾次機會就不知不覺的耗盡。不過,妙的是,有人選擇用金錢把炸彈買回來。

就如戀愛,總有死結使你苦思冥想。但每每把字母重新排列,換個角度看就可找到出路,那是意想不到的簡單。

就如戀愛,玩得久了,累積的turns一多,突然放棄似是可惜,於是作弊也要把遊戲延續下去。沒錯,作弊確是可以延續遊戲,但又會發現遊戲開始變得不好玩了。

就如戀愛,別以為對手不知道你幹了甚麼。你的一筆一劃,原來全部紀錄在案,人家看得清清楚楚。

就如戀愛,別太傻的去只等某個人回應了,你只是他長長名單中的其中一個。同時,你怎又不留意,也許還有很多人正等著你回應?

就如戀愛,這個遊戲,大家都是猜猜度度,誰也沒有十足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