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愛跑步(Sarah Prefers to Run, 2013)

201512211253383682.jpg

《女孩愛跑步》
Sarah Prefers to Run (2013)
導演:Chloé Robichaud
主演:Sophie Desmarais、Jean-Sébastien Courchesne、Hélène Florent

故事以加國魁北克及蒙特利爾等法語區為背景,故電影也是以法語為主。如同不少法國片,此戲節奏相當緩慢。如若你期望看到《破風》一樣的熱血情節,奉勸閣下千萬別看,否則必定失望。

整齣戲,女主角都是一臉木然,與其內心對跑步的熱愛完全大相徑庭。除此以外,她對人生的其他事真的興趣缺缺,甚至造愛也是如此,弄得連觀眾如我也興味索然。

或許這就是追尋理想吧,相信這是一般觀眾所難理解的。不過這部電影的價值正在於此,可使觀眾看到這個世界,確是有人如此對待自己的理想。過程或許苦不堪言,難為外人道。然而這些人忠於自己,總算值得敬重,遠比那些渾噩過一生的人要強得多。如電影中所說的:「不痛擊人生,就等著被人生痛擊。」

蝦叔自問,跑步確是為我展現了一個與別不同的世界,但卻覺得毋須對它過份歌頌。也許跑步真的恰如一場戀愛,可能叫人刻骨銘心,但說到底,它畢竟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曾經為它認真過、付出過,便已問心無愧。最後結果如何,能否「廝守終生」,這是緣份,一切只道隨緣好了。

808_4b5d040e4076d42e4dd519ffc5b3a49bf899139df5e1059396431415e770c6dd.jpg

《女孩愛跑步》女主角,加國女星Sophie Desmarais雖然在戲中一臉木然,脂粉不施,但真人打扮起來,其實甚為嫵媚。(圖片來源:zimbio.com)

吳棟《像戀愛一樣去跑步》

s28082170.jpg

《像戀愛一樣去跑步》
作者:吳棟
出版社:鷺江

作者吳棟不但跑馬,還要參加三鐵,而且是超鐵,正宗Ironman那種:游泳3.8公里、騎行180公里之後,還要再跑個42.195公里的全馬才算完賽。未完,他還是嚴格素食者,即是連蛋奶也不吃。作者外表來看徹頭徹尾是個其貌不揚的大陸佬,但做的事情卻非常鬼佬。

「耳邊呼嘯的是墾丁的風,沿著流線型頭盔不斷往後退去,身上的鐵三服還滴著剛才太平洋裡的海水。加速,擺到超車道,就在並行時一位鐵友居然也擺了過來,要麼撞他,要麼撞隔離墩,我選擇了後者。時速38公里,飛在空中那一刻,我看到墾丁的天好藍……」

書開始,作者頗聰明地以自己參加台灣三鐵賽事在騎車時把車摔壞,弄得滿身傷痕的一幕為切入。這樣的情節,就算如實寫出,也是精彩可期。何況,作者文筆不俗,繪形繪色,將瀕臨絕望棄賽,到最終成功完成,寫得熱血非常,有如小說般精彩。

除了作者本人由絕少運動到成為鐵人的經歷外,他更提到如何跑、如何吃等問題。例如他將跑步悟到的道理,化為「挺、傾、柔、衡、堅」五字,名曰「簡愛跑步法」。故在實用層面上,此書亦有一定參考價值,跑步新手看會倍覺合適。

最特別的是,作者連「獨自跑時如何自拍」這問題也有談及,感覺有如記錄與戀人牽手上街的細節。可見作者真的以戀愛心態對待跑步。而這本書,明顯地是他在「熱戀期」的心影錄。

我和我的南京

一、帶著私心去旅行

這個周末,陪蝦嫂到南京參加女子半馬。無啦啦咁好死?是的,蝦叔當然無咁好死,為的不過是一段舊情。

訪問過一些長跑高人,聽他們說,開始長跑是因為誤打誤撞報名參賽得獎,類似明星說自己入行是因為陪人家選港姐那種。「馬拉松跑幾長我幾乎唔知!」

「跑得好辛苦架第一次,後尾要行返終點。」行?那麼你「行」出甚麼時間?「兩小時五十幾。」

已經忘記當時我在內心罵了多少句粗話。更多的時候,聽人家說開展長跑,是因為減肥,蝦叔也不例外。

十數年前,蝦叔曾有段短時間在南京唸書。閒著沒事,就打算試試跑步。對我來說,這是壯舉。之前不是沒試過,但坦白講,跑400米,運動場一圈,也是吃力非常。

不是吧?是。

可知道,對於一個體重120多公斤,腰圍40多吋的人來說,跑幾百米,不是大家想像中的簡單。

還有,跑步對胖子來說還有一個很大的心理障礙:他們總會覺得一跑就「dun下dun下」,這種異相的景象,會惹來全地球的人圍觀。所以,他們付出的勇氣之大,實在是一輩子沒怎麼胖過的人所想像不到。

但就是有一天,球已踢了太多次,場邊恰巧有條跑道,蝦叔忽然受到感召,邁開了步伐。反正沒太多人認識自己,樣衰都沒所謂。

那次一口氣跑了三圈,1200米。

這個長度,如今大家熱身都嫌少。那時蝦叔對跑步還不太習慣有「公里」概念,只道自己跑了四位數的米數長度,好威好威——原來我也可以的。

之後,就一直跑下去,直到今天。跑步令蝦叔甩掉脂肪一堆,還帶來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這是後話了。

這些年來,不時都想起這個球場,一直都想回來看看。沒料到,一晃就十數載,再回來時,也是因為跑步。更想不到,再次眺望這個起點時,自己已經完成了八個馬拉松。

舊情難忘,有緣重溫,還得謝謝蝦嫂給予機會。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18-074038

南京大學鼓樓校區運動場

二、大陸比賽的新意思

從旁觀的角度而言,論氣氛,論「佳麗」,坦白說南京浦口女子半馬絕對比不上早前的香港nike女子10公里賽。但它有些新意思,值得一談。

1. 選手包

送跑衣司空見慣,但今次比賽連跑褲也送了。此外,選手包中還有雨衣、膠布,甚至冰袋、面膜、止汗劑、肌內效貼布、繃帶、明信片等。

蝦叔把這些東西在臉書秀出來,不少跑友都認為跑衣褲的設計不差,只是對服裝品牌與簡體字「有意見」。蝦叔有同感,但也覺得無可厚非。問心,香港有哪些賽事的跑衣設計能優於這個?

12993407_998567046890610_6099762975754612883_n

比賽選手包派送物資不少

2. 參賽手冊

尋常參賽手冊中,不在外乎是提供賽道資料、交通資訊,還有就是一些主辦單位或者官僚所撰的一些你一眼也不會看的文字。蝦叔在沒有期望的情況下翻閱這次女子半馬的參賽手冊,意想不到竟發現有以下不常見的章節,例如:

1. 給女性跑者專屬的10點叮囑
2. 女跑者夜跑注意事項
3. 女性跑者不可或缺的3大營養素
4. 推薦女性跑者5種髮型

以上這些,其實大家不知道嗎?不是。但它在參賽手冊印了出來,至少可令參賽者體會到大會對一個女性專屬的賽事,還真有用過心思,獻出過誠意。

13007250_998586840221964_4836123034551194687_n

參賽手冊中指導女跑手紮頭髮的一頁。

3. 完賽獎牌

完賽頒牌的並非踢死兔花美男,但今次賽事的完賽獎牌模擬髮簪,且有代表南京的梅花圖案,其設計別具匠心,受到不少網友讚好。

12985587_998890230191625_2134286226400610942_n

完賽獎牌也是髮簪一枚,圖案設計採用南京市花梅花。

近代歷史上,南京對女性來說,象徵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如今,一場女子專屬路跑賽在此舉行,可說別具意義。

時代在變,路跑比賽也難以不變。以南京這次女子半馬為例,它不是完美,相反,它可以改進的地方還有很多。但不得不承認它也試圖在不同方面,為參賽者帶來更豐盛的體會。

這點,值得全世界得過且過,固步自封,辦賽思維長年如一地落後的主辦單位反思。

黃仲文——香港跑壇老頑童

今屆英超,李斯特城奪標呼聲高唱入雲。去年這個時候,這支球隊尚在卑微地為保住一席英超位置而努力。

上屆冠軍車路士呢?英超20隊中,暫時排名第10。一年前的冠軍領隊摩連奴,早在聖誕節前因為戰績奇差而烏紗不保。

「上帝第一,我第二。」風光之時,摩連奴的豪言壯語,不是人人夠膽說出口。不過,就是因為他成就顯赫,所以即使串到出汁,大家也拿他沒法。甚至,不少人正是因為這份狂傲而崇拜他。

「今晚我買左曼城喎!」在河內道一家德國酒吧裡,蝦叔眼前這位仁兄呷著黑啤談英超,顯得眉飛色舞。他指點江山的氣勢,比摩帥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香港教長跑的,如果唔識我黃仲文,我夠膽講,好打極有限。」話鋒一轉,他又把話題回歸長跑。

一直覺得,如果香港跑壇也有摩連奴,那一定非80年代長跑名宿黃仲文莫屬。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12-094129

攝於1986-87年「七個水塘賽」首場城門水塘賽,號碼布反映實時賽事排名,意義等同單車賽的黃色戰衣。據黃仲文回憶,在英軍、啹喀兵等好手環伺之下,保住1號並不容易。值得一提,相中紅衣者是梁國輝,受僱於80年代本地長跑界著名陣地「馬拉松體育推廣社」,店東Andy Blunier是當年不少本地大賽的著名推手。(圖片來源:黃仲文)

三腳貓陪跑員

與摩連奴一樣,黃仲文都是由運動員變成教練。

「嗱,我唔係教練,我只係陪跑員,仲要係三腳貓那種。」OK,蝦叔更正,他是「三腳貓陪跑員」。他叮囑蝦叔,要強調他是「全港唯一一個拄著拐杖的陪跑員」,我又豈敢不從。

與摩連奴不同的是,摩帥年輕時只是個低組別球員,怎麼看也不是the special one。而黃仲文,在香港80年代長跑界,真的如他所說,是個無人不識的頂級好手。

單是全馬最佳時間2:30,在香港已足以列入長跑史冊。路跑了得,越野賽事更是他的強項。

80年代,香港還未有渣打馬拉松之時,有兩大長跑系列賽——「七個水塘賽」及「大路之王」。前者的河背、萬宜、船灣三站賽事,大上大落,路程最為艱辛。此三站總計最高分者,會獲頒「藍山爬山王絲帶獎」。

1987年,香港股災,卻是黃仲文的長跑豐收年。在這年,他一人獨攬兩大系列賽總冠軍及絲帶獎。在英軍及啹喀兵主導本地長跑賽事的日子裡,這個土炮四眼仔顯得格外顯眼。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12-093704

「七個水塘賽」及「大路之王」總冠軍獎盃及獎牌,雖然黃仲文不時稱之為「幾塊爛鬼牌」,實則象徵者這位一代名宿的畢生成就。(圖片來源:黃仲文)

這位「爬山王」,結果於1987、88年憑藉10公里賽32:30之內的資格,連續兩年代表香港參加世界越野錦標賽。然而,對黃仲文來說,這段經歷是榮中有辱。

例如在奧克蘭那次,他無論如何努力,終於只能取得「尾廿幾」的成績。「有電視影住架,你知唔知我第一時間做乜?」唔知。「我即刻遮住自己件衫香港隻字呀!」表面上甚麼都不在乎的他,其實對有些東西很在乎。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12-093603

香港1987年世界越野錦標賽代表合照,攝於奧克蘭。
後排左起:黃仲文、領隊Nicholas Brooke(蒲祿祺)、Tim Souter、奧克蘭Athletic Attic行政總裁(亦為領隊友人)
前排左起:趙碧君、Allison Robinson、Sheila Purves(貝蕙斯)、長谷川遊子
(圖片來源:黃仲文)

對你太在乎

至少,他肯定在乎一份手足之情。

其弟黃仲煒,也是全馬成績三小時多一些的本地長跑好手,兩兄弟經常拍住上參賽。許氏兄弟《雙星報喜》在香港家喻戶曉之際,黃氏昆仲在本地跑壇,同樣名重一時。

「一對跑鞋,一三五我著,二四六佢著,星期日猜包剪揼。」憶述初涉長跑的日子,他這樣具體描繪。物質條件維艱,反而彰顯了兄弟情深。

如電影《歲月神偷》中任達華所說,一個「鞋」字,一邊「難」,一邊「佳」,否極終會泰來。一對跑鞋兩份著的日子,很快過去。兩兄弟在跑壇忘情奔走,不知不覺,很多歲月都被甩在後頭。但最終,他們還是發現:生命殘酷的多,慈悲的少。

幾年前,黃仲煒發現自己罹患血癌。身為兄長,他能做的就是為弟弟默默打氣。治療期間,他知道弟弟喜歡名牌運動裝,就買了一條Columbia運動短褲去探望。纏綿病榻的黃仲煒看到,泣不成聲。

「一世人兩兄弟,條褲咋嘛,喊乜鬼?」直到弟弟掀開被子,黃仲文看到一雙皮包骨的大腿,才知道這位昔日跑場拍檔,已無法穿起短褲。

面對生死關頭,任憑「爬山王」本領再強,也難免感到一籌莫展。這些丘壑,並不是通過孜孜練習就能輕易翻越。生命這東西,不一定色彩繽紛,有時可能比我們呷著的德國黑啤,還要黑。

最終,親人溘然而逝。眼見弟弟未能得享天年,更使黃仲文明白到,幸福並非必然。有些事,趁有氣有力的時候,可以爭取的,為甚麼不?

bf6e3c7e-1704-401e-a4bd-5b8e076c8cd1

38號是黃仲煒,39號是黃仲文。這幀合照,黃仲文自從得悉弟弟患癌之後一直貼在辦公桌案頭。直至仲煒身故,仲文赴灣仔場教班時,將此照置於跑道旁,但願其弟在天有靈,能重溫當年訓練時光。(圖片來源:黃仲文)

做人要「夾硬豎」

「知唔知齊豫名曲係乜?橄欖樹(夾硬豎)呀!」這個不文啞謎,黃仲文不時樂於提及。也許做人有時真如他所說的,只能「夾硬豎」,故作堅強挺過去。

一個跑了幾十年步的人,無論說到哪裡,話題總是不期然的又回到跑步。「1979年開始跑,到2011年收山,咁多年風雨不改,我直頭係港版祈賦福啦。」他說的David Griffiths,曾在1983年有著從北京跑步到香港籌款的壯舉,當年名噪一時。

不得不說,黃仲文博聞強記,堪稱香港跑壇的活字典。跟過他的學生應該都會同意,與他吃飯飲酒,即使不帶錢,也一定要帶google。因為他提及的新事舊物太多太駁雜,普通人單憑記憶根本難以接招。

「其實跑步一定要試到果種窒息感,好似《感官世界》咁……」說著,他忽然AV女優上身,大翻白眼,故意誇張地喘氣。大島渚的情慾名作,在黃仲文口中說出頓時「味道」又濃了幾分。他喜歡看電影,又看得多,所以我總認為他其實是在電檢處上班的。

剛屆耳順之年,退休後的黃仲文有更多時間看戲,也能更專心的「陪跑」。雖然,自從數年前在必達出任長跑班教練之後,他已沒有再公開招收學生。但對於跑步訓練,他的見解可以裝滿幾卡車。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12-093617

一眾學生為「三腳貓陪跑員」慶祝六十大壽。(圖片來源:黃仲文)

「溝女王」的信念

譽之所至,謗亦隨之。近年,其女弟子開始在比賽嶄露頭角,偶有奪獎,使向來口沒遮欄的他,漸漸加添了「溝女王」的標籤。

「係呀,黃仲文淨係識教女丫嘛。」要自嘲,他當然不遺餘力。

「其實女學生冇野既,只不過要你多啲關懷,氹多啲。」說著,他舞弄著他那屏幕接近6吋的手機,展示他天天都與學生whatsapp跟進訓練的情況,當中其實有不少都是男學生。近年,他放下了「堅持」,終於轉用智能手機。但這一用,就使他「周身唔得閒」。「咁當然啦,我咁樣好易畀人誤會囉。不過我理鬼佢啦,我行得正企得正,怕乜?」

他崇尚小班教學,而且有教無類。記得幾年前在跑馬地練interval時,他對蝦叔這種慢腳,鼓勵得很是落力。「嘩大舊佬,而家咁勁既?400唔使兩分啦喎!」現在想起,那時甘心衝快一點,或多或少是因為他那幾句聲大大的讚美。

「其實教跑步,最唔想見到學生受傷。」說到這裡,八成時間嬉皮笑臉的黃仲文也顯得正顏。他自言,學生受傷,他會內疚,甚至會致歉,全因他認為自己責無旁貸。「最難一點係:如何令學生有信心克服傷患,揮別陰霾,重回跑場。」他堅信,傷患雖苦,但若然捱過這一關,對跑者的心智成長,有莫大幫助。

「唔係話包你傷完好返之後一定好勁,而係在長跑世界,你有努力過,心血必定不會白費。」

日本青山學院近年在箱根驛傳所向披靡,與其教練原晉採用破格教法有莫大關連。原晉兩夫婦與選手同住,負責照顧一班年輕人的起居飲食,平日打成一片,無所不談,因而建立了士氣。黃仲文對這種相處方式,推崇備至。

綽號「大佬文」的黃仲文,本身也真的是八兄弟姊妹中的大哥。照顧別人,已成他改不掉的習慣。周末長課,也就是他所堅稱的「陪跑」時,即使拖著一雙屈動能力只餘三成的雙腿,也堅持要為學生到寶雲道攜水拿衣。

咁辛苦為乜?「你當我想回饋社會囉。」

「我唔認我係教練,因為佢地都教左我好多野,做人最緊要open-minded。」

「有時你眼見既唔一定係真實,有張越戰時既相攞左普利策獎都係咁話啦……」蝦叔不才,又是時候到google長知識。

酒過N巡,蝦叔與黃仲文準備前往科學園觀戰,那是一場傍晚舉辧的大型女子10公里賽事。「嘩,一陣6000條女,我驚我心臟病發呀!」

蝦叔跑步固然不及「大佬文」,想不到結帳也是比他慢。

「X,我請啦,早兩日阿仙奴幫我贏左錢呀!」與其說他是口出狂言的摩連奴,我情願形容他是金庸筆下的周伯通,一位隱世高人,不折不扣的跑界老頑童。

8469d892-3490-4035-8d99-e6cd3255f249

Adidas頒發終身成就獎予黃仲文,以表揚其對「大路之王」系列賽的貢獻。(圖片來源:黃仲文)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蝦叔導讀】2016年香港中學文憑試中國語文科作文題目有一條是:試以「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為首句,續寫這篇文章。興之所至,據此試作。內容純粹幻想,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12804725_991164917630823_460863017263674124_n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看到女友尚在回味終點那班男人,失落感尤甚。

「你好攰呀?」站在等候巴士的人龍隊尾,我竭力試圖揚起嘴角,再搖頭作回應。「咁多女仔你實好開心啦!不過好彩我都有靚仔。」她拿起手機說著,手指不期然飛快地撥弄到他與那男人的合照。她望著手機屏幕的眼神,比核對六合彩中獎號碼時還要專注。我望著她,不期然覺得她額頭那金色一剔,在黑夜中格外顯得刺眼。

有人認為,政治不應綁架專業,我同意得很。正如那些所謂「型男」,也不應綁架跑步賽事。世上複雜的事愈來愈多,以為跑步這種最原始的運動可以例外,豈料我也錯了,跑步原來也不可以簡簡單單。

這一夜,我真的大開眼界。我不知道,現今的所謂跑步比賽,已經淪落至此。

是夜比賽,惹來六千女子雲集。燕瘦環肥,目不暇給。昔日帝皇,後宮佳麗也不過三千,頃刻間科學園突然變得比紫禁城還具派頭。

身為男人,走在其中,猶如秦皇漢武集於一身,很爽了,對吧?但當你意識到自己女友其實也是六千大軍中的一員,感覺就如一杯竹鶴21混進了一滴咖喱汁,又好像三條A中混進一張階磚3,那種不是味兒,外人是看不出來的。

現在流行步步乜乜一類的穿越劇,只想不到這些時空交錯的玩意也會在我身上發生。「幫我攞爆谷丫!」我不明白,天天嚷著要減肥,呢樣唔食得嗰樣唔食得的她,為甚麼來到這兒就突然變得豁達。

我趁她不覺時偷偷把一粒爆谷送了進嘴……天殺的,老伯匯戲院那些明顯高出幾班!明顯這不是味道的問題,這是她老人家喜不喜歡的問題:不可以看《選老頂》,要看《功夫熊貓3》;戲院不可以吃爆谷,這裡卻可以——女人的規律,根本就是無厘規律。

那杯爆谷並非以黑色罐盛載,但看她那嚼著的勁兒,那杯爆谷似是零系可樂一樣無卡路里。非常順手的,她把那一剔牌運動袋掛在我肩上。「唔該你呀,今次終於唔使寄行李!」平日她絕少用這個袋,但昨夜翻箱倒籠,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硬要把它找出來。我置身猶如剛遭爆竊的案發現場,忍不住問她所謂何事?答曰:「咁聽日一剔牌比賽丫嘛!唔通用三葉牌咩!」

我知道老虎機搖中三條七會有獎金,但我不曉得全身同一品牌是不是也有甚麼獎品。正當我在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她已兀自離開,找她那班跑友「集郵」。

歐陽靖台灣遠道而來,你要找人家合照我尚可理解。但那群所謂「院友」,明明上周末才一起甚麼「周遊烈跑」,照片多得害我要幫她砍歌刪app以騰出手機記憶體,今天見面即興高采烈得好像她手機有幾TB一樣。那麼喜歡拍照,你們是入境處的麼?

雖然還有很多東西我不明白,例如我不明白為甚麼明明沒收費,還要主動將人家的商標弄在臉上。不過,牢騷太盛防腸斷,我明白於適當時候閉嘴,也就很夠。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05-181201

(圖片來源:Clement Chan)

未幾,一聲槍響,六千佳麗陸續起步後,只剩下一班男人。大家仿似是下雨天給堆放在boutique門口的一堆傘子,本是互不相識,因緣際會湊合一起,竟有幾絲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況味。眾人你眼望我眼,手持大砲長鏡的龍友成了領航員。大家心裡明白,女孩們跑到哪,他們應該知得最清楚。面對「去哪兒」這問題,把注押在他們身上,一定不錯。

站在花槽上,面對吐露港,走過我面前的無數紅衣背心女孩,沒有吐,只有露。這不是阿婆賽跑,在場少艾居多,跑起來也確實煞是好看。雖然我不信有「香汗淋漓」這回事,但也得承認,女人跑步的味道總比男人「怡人」一點。正在暗自慶幸之際,我看到女友正在一臉歡顏的跑來。

等到了!我使勁揮著手,但她竟仿佛完全看不到我一樣,只顧屁顛屁顛的跟著腰間繫著金色60 mins汽球的男人跑!喂,那「六十分鐘」不是時事雜誌啊,有甚麼好看?目送她離開,我揚起的手一時之間不知該往哪兒擱,這樣眼巴巴的看著女友「跟佬走」,龍友相機的快門聲也好像突然靜了幾分,以示哀悼。

「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已忘了哪時讀過的這幾句忽爾湧上心頭,想不到龍應台的文字,竟會在這樣的場合之下,使我有了另一番領悟。

雖說「不必追」,但接下來的景象還是使我訝異不已——我看到有個禿頭阿叔,笑口吟吟的混了在女孩堆中,使勁追著。他腰間並沒繫上甚麼汽球,也不似是甚麼工作人員,更不見有參賽號碼布。可惜,當我來得及反應之時,這位阿叔已絕塵而去。不過,後來細心一想,我相信這其實是女參賽者的cosplay打扮而已。否則,哪有男人會如此厚顏?我打死不相信。

帶著凌亂思緒,好不容易等到女友衝線。音響震耳欲聾,射燈張牙舞爪,那裡已經不是科學園,那是老蘭。分別在於,我不是等著連詩雅的關楚耀,我只覺得自己似幼稚園門口等湊女放學的家長。而且,其時已是八點半,我好想咋咋臨落翠華醫肚。

evernote-camera-roll-20160405-180731

手機一震,彈出一張合照。我不肯相信自己眼睛——相的一邊明明是我的女友,但相的另一邊卻是一個陌生的踢死兔麻甩佬,或者大家客觀一點會稱之為「小鮮肉」。事後知道這踢死兔麻甩佬或小鮮肉,是負責派完賽獎牌的,且得到參賽者的不少好評,指質素完勝名古屋馬拉松那些云云。我不管,我就是好唔gur。這幀頭挨頭的合照,算甚麼?示威嗎?

但身體最誠實,我還是裝作大方,回敬一個單眼伸脷的圖像。此刻,我忽爾希望完賽補給中可提供一磚肥皂,給我咬上一口,好讓報章將我幹的好事發揚光大,令賽事變得「騎呢」,從此以後不再舉辦就好。為了拯救天下港男,我不咬肥皂,誰咬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