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來談比卡超

比卡超遊戲令全城瘋狂,對我來說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今期蝦叔周報的標題不用多想。不是嗎,這樣擺明沒有用腦想的標題,也成功賺得閣下點進來了。

執筆這刻,比卡超遊戲登陸香港剛好約有一天。在我看來,這遊戲好比外軍入侵,足以為香港劃出了一條界——公元2016年7月25日lunch前,我會稱香港為「前比卡超時代」。在那時代,你上街安全感大得多。至少,人走路、司機駕駛,也至少還在看路。是的,在非常時期,曾幾何時的「正常要求」,也會變得很不正常。

昨夜,喜愛隨波逐流的蝦叔當然唔執輸,人玩我玩,努力地拿著羅庚睇風水似的皺起眉頭四處踱步,目的只為升上LV5而奮戰。

可惜,世間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例如令你有衝頭吹口哨的女跑友,總在你穿得最頹去練跑那天出現。正當我準備將精靈球狠狠擲向那苦候多時的比卡超時,面前突然有個黑影出現。下意識告訴我,生命誠可貴,這一秒,關上手機抬起頭,遠比捕獵甚麼比卡超更重要。

「頂,係咪黐線架?平時樓下明明無人,今晚條街啲人多過波音蝠囉!」練跑完畢,黑晒面的蝦嫂邊抹汗,邊發嬌嗔。

在24小時前,我頗為肯定,她對寵物小精靈的認識,就只有「比卡超」三個字。聽到她這個相當新穎的比喻,意味著她也是遊戲玩家之一。既是戰友,萬事好商量,我心定了一點。

「跑得嗰6K,已經撞到成班茂利一字排開擋住條路……」不過看來我這名同袍,跑步對她來說,還是比升呢重要得多。她一面投訴,我裝作在意傾聽,口裡嗯嗯連聲,腦子卻只能念掛著剛才那幾乎到手的比卡超。那刻我才知道,所謂「相逢恨晚」,原來不是只能在瓊瑤那種肉麻小說中體會。

所以說,這遊戲,有如感情,不可不信緣。不過今早,得悉跑友甲的故事一則,使我對比卡超這遊戲有了另一番認知。

我這位跑友甲,為人簡單,從不扮野,連讀報也不看文翠珊,只看文詠珊。對跑步的熱愛,他從不掩飾,單是從其個人打扮已可見端倪。交際應酬,喜筵壽宴,永遠見他老人家穿著的都是大小跑步賽事的紀念T恤。記得上年有次去飲,他夠膽死穿渣打2012年綠色藍袖那件去。當晚阿嫂悉心打扮,現在我依然記憶猶新。但我最記得的,不是她當晚的打扮,而是當晚的面色。

最近,知道她兩公婆又吵了起來,肇因是明年二月的旅行地點。甲兄對於是否去東京,一直採取拖字訣,不停說「等九月先,等九月先」。阿嫂精明,一腳踢爆,因為那是東京馬拉松公布抽籤結果的時候。男人豎起條尾是痾屎痾尿,從來難逃女人法眼。

「究竟跑步緊要定你老婆緊要?」這樣的問題,明知沒答案,阿嫂還是定期會問。昨夜,她又問了。

「梗係你緊要啦傻既!」甲兄堆起笑臉賠小心,但坦率的他,竟然選擇在如此火紅火綠的時候出街跑步。看著甲兄認真的在盤算穿哪對跑鞋,阿嫂火上加油:「你跑少陣可以嗎?」

「5K,5K就好,我想試試孵蛋。」甲兄一邊縛著鞋帶,一邊交代。阿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件摺到一半的2016東馬紀念tee也摺不下去了。就算要向人訴苦,她也不敢把真相告訴人家。難道要說:老公為了「孵蛋」而把她乾留在家?

那一刻,阿嫂覺得自己比尿兜中的臭丸還要卑微。

另一邊廂,甲兄在樓下一邊拉筋熱身,一邊拿起手機啟動比卡超遊戲時,看到那到處一閃一閃的地圖,不知怎的還是良心發現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孵蛋事小,東馬事大……」正準備回頭返家一刻,阿嫂竟然出現在面前。

甲兄以為今夜將會冇覺好訓,詎料阿嫂出奇平靜。最令甲兄意外的,是阿嫂手上,竟然還有「尿袋」一隻。

「你唔好咁夜返,我上網看到人家說隻game好食電。」

此刻,我覺得甲兄就像一隻穿著渣打紀念tee的精靈,頭頂上有大大隻字「gotcha」升起。

收復老公?唔使用劍既。在適當的時候,哪怕是山寨尿袋一個,也可以很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