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某位的士大佬的信

的士叔叔:

您好,我叫蝦叔。

我想,當您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可能令您會很反感。得悉閣下2月12日那天清晨六時許,在彌敦道把車停下,繼而下車指著跑手大罵,大概您很痛恨馬拉松這活動吧。

抱歉說句,其實當天我也在跑。平日,還經常透過各種渠道慫恿別人參加馬拉松。慫恿得是否成功,我說不準。但可以肯定的是,你恨馬拉松,我愛馬拉松。在這方面,我們完全對立。

我不時嘗試抽離,回歸非跑者心態去想:馬拉松,是不是真有那麼可恨呢?

我不明白,不過是一年一次,而且是一個上午就完的活動。真的「阻頭阻勢」得要令你放下身段,非要下車像個瘋漢似的罵街不可?

當然,您是否另外有甚麼不開心,或是之前一天賽馬日有沒有損手,這些我當然無從知曉。但問題是,像您一樣看法的人,在香港並不缺。

「跑步大X晒呀?」「我返教會遲大到啦!」事後投訴的人,年年都有。悻悻然之色,溢於言表。遇上有跑手不幸身故,投訴變得更加振振有詞,恨不得馬拉松這勾當從此於香港消失。

的士叔叔,當天您罵的那班人,是「馬拉松挑戰組」的參賽者。他們要跑多遠?42公里,精確一點說,是42.195公里。相信對於公里長度,以駕駛為業的您,一定不會陌生。

您駕車也要半小時的車程,這班阻住您搵食的人甘心命抵用腳去跑。其實您又有沒有想過,他們真的個個食飽飯無事做?您有沒有想過,跑上這樣的長度,他們要練上多久?

可以說,每個跑馬拉松的人都各有原因。這些,很難在此跟您一一細說。但無論如何,這班傻佬傻婆,就是每年阻您一個上午而已,真有必要動那麼大的氣?

你又可知道,如果香港的馬拉松不是像現在可憐巴巴,鬼鬼祟祟跑丁點市區,大大段跑高速公路。而是可以盡情在鬧市中心跑的話,香港馬拉松將會比現在更加吸引外人,產生更大的經濟效益,到頭來會使全港服務業得益?就像東京,您知道他們的馬拉松為城市帶來多少周邊經濟收益?答案是十多億元港幣。

也許您平日是個兢兢業業的司機。但可知道,你有不少行家,在我們截的士之時,遠的過海不去,近的地方又不去,變相一年365天都在阻住香港市民,那不是比我們更加離譜嗎?難道,我們又建議取消全部的士?

我不會天真得請您也嘗試去跑馬拉松(當然,您肯試就更好),但我們也只不過是卑微地希望每年一次,一個上午,可以借部分路段一用而已。行行好,一個上午其實很快就過,別要動氣了,傷身的。

蝦叔 敬上
寫於2017渣馬數天後,周身痠軟,未及消散

32adfc3c047c00aaf1cad97b789d5dfe.png

(圖片來源:fb截圖)

恐襲波士頓馬拉松(Patriots Day, 2016)

pdposter5556347698769514527_380x560

承蒙馬拉松看世界邀請,得以觀看《恐襲波士頓馬拉松》優先場。這是繼《美國飛人》之後,我看到跑步相關題材電影的另一佳作。

此戲焦點在恐襲,而非在波馬,故談不上是運動電影。然而,因為恐襲發生於波馬這個跑者殿堂,所以一份長跑精神還是橫溢於整套電影中。尤其是結尾倖存者的真實訪談,更加使人覺得恐襲不但沒有擊倒跑者,反而更教百年波馬更添不朽豐碑。看了電影,跑過波馬的會想去多跑一趟,未跑過的會更加心生嚮往。Stay Strong,面對馬拉松如此,面對恐襲更加如此。

電影本身,也是節奏明快,張力十足。爆炸前的陰霾密佈,與及爆炸後的亡命追捕,觀影時神經難有一刻鬆弛。由於電影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波馬案的來龍去脈也頓時在觀眾心中變得清晰立體。沒有人是孤島,無論閣下是否跑者,也不該對這件大事毫無認識。

坦白說,電影也不乏典型荷里活的「大美國」,對非我族類(比如華人)的成見甚至嘲諷也毫不缺乏。可幸瑕未掩瑜,整體而言,電影還是精彩可觀,值得入場支持。

據說,當年列根遇刺後在手術室內不乏幽默地對醫生說:「我希望你們都是共和黨人。」醫生應曰:「總統先生,今天我們都是共和黨人。」步出戲院之際,更加覺得在恐怖主義面前,我們都是波士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