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世上最大的完賽獎牌

偶然在「長跑長友」看到跑友Bob秀出美國小岩城馬拉松(Little Rock Marathon)那五彩斑爛、碩大無朋的完賽獎牌,實在無比吸引。即使蝦叔無緣親炙,也覺得要協助一下Bob「放毒」,向大家略談這個相對冷門的賽事。

17156035_10213004875099929_5161243437828030909_n.jpg

2017小岩城馬拉松完賽獎牌(圖片來源:Bob Dong)

16908142_108023759728241_942713229476364288_n.jpg

掛在頸上,更覺其大(圖片來源:Tria365)

今年的小岩城馬拉松幾個星期前完結,賽事已辦到第十五屆,在美國頗受矚目,很大程度也是出於其完賽獎牌。今年獎牌直徑八吋,重逾三磅,與賽事所在地的名稱,正好形成有趣對比,實在別開生面。

主辦單位宣稱,獎牌會一年比一年大,而且每年會有不同主題。每年主題,不只見於獎牌,更會成為整個馬拉松的統一佈置風格。2017年以的主題是「糖果」,濃濃糖果味就遍佈了賽事。

2017-little-rock-marathon-554.jpg

2017年小岩城馬拉松起步一瞬(圖片來源:Little Rock Soiree)

Runner’s World(RW)將小岩城馬拉松推許為「初馬十選」之一,除了因為完賽獎牌夠大之外,更因為主辦單位對慢腳「愛護有加」——八小時的時限不夠你用麼?即使你慢得錯過了截龍時間,主辦單位也鼓勵跑手走到旁邊,繼續落力完成賽事。加上當地阿肯色河風光甚佳,賽事舉辦月份溫度適宜作賽,使RW編輯對之青眼有加。

小岩城(大陸譯「小石城」)是美國中部阿肯色州的首府。眾所周知,克林頓曾出任此州首長,故當地國內機場亦是以其夫婦命名。除此以外,麥克阿瑟正是在小岩城的一個軍營中出生,所以這位五星上將的博物館亦設在此。小岩城馬拉松的起訖點,就在這所博物館的不遠處。

說它玩味濃厚,在其官網介紹中已是毫不掩飾:

.A running and walking tour through the scenic streets of Arkansas’ capital city
.Loads of volunteers with loads of southern hospitality – a race with personality
.We love walkers
.8-hour time limit (marathon course)
.Amazing finisher’s medals

難得的是,官網連對觀眾竟也不乏諄諄告誡:「除非你真的在終點旁邊,否則請勿對跑手說『快要到了』、『不遠了』之類的話。如非衝線在即,跑手定不會喜歡聽到這些話。」寫得出如此體貼的勸告,主辦者想必也是個馬拉松狂熱分子。

然而,所謂「有辣有唔辣」,雖然小岩城馬拉松玩味濃厚,且有著八小時限時之寬裕,但賽道上下坡綿延無盡,頗為虐人。據Bob憶述,他見到有位女孩跑到後來受不了,不禁梨花帶雨,淚灑當場!

little rock ele.jpg

小岩城馬拉松2017全馬賽道海拔高度圖(圖片來源:賽事官網)

小岩城馬拉松的陡坡,應該是頗為有名。連美國長跑名宿、波馬冠軍Bill Rodgers也曾用了一句頗難翻譯的說話來評價小岩城馬拉松。蝦叔不才,無謂獻醜,原文照錄:「Any marathon worth its salt has a few hills. Little Rock is a little salty.」翻查字典,才知worth one’s salt是美國慣用語,意指「有能力的」、「稱職的」。

這個「少少鹹」的賽事,下一屆已定於2018年3月3-4日舉行,2017年9月中報名,諸君又會否有興趣一嚐?

小岩城馬拉松官網:http://littlerockmarathon.com/

電影節

偶經大會堂看見滿滿一疊,還是忍不住拿了一本。當年,痴痴迷迷,為這不太小的冊子,不惜四出探聽、守候。

那年頭若是自命文青,與其手中一冊村上春樹,不如在初春時節搶得一本電影節訂票手冊。

大學數年,快意稱心,有學生的權利,卻暫時毌須盡成人的義務。兼職賺了小錢,足夠豪爽地花在票價減半的電影上。憑手冊上的三言兩語,心猿意馬,似乎齣齣精彩,結果時間許可的都一股腦兒訂下來。厚厚一疊票到手,有時周末東奔西跑,這邊廂大會堂完場就立即乘小輪趕到文化中心,這樣囫圇呑棗地一天看三四齣戲,相信是不少本地文青的集體回憶。

戲如日子,憶起的少,忘記的多。不辨好歹,兼收並蓄,似乎就是電影節的意義。偶爾沙裡淘金遇上好戲,記憶便格外深刻,甚至為自己眼光獨到而飄飄然一番。有些好戲,電影節口碑好的會上正場。那時候,最喜歡在人前充專家,扮作不經意地道:「呢套?嗯,我兩個月前電影節睇左啦。」

其實電影節對我來說,更難忘的是經典重溫。碧姬芭鐸在高達電影裡的婀娜多姿,看舊版《東京物語》完場一刻全院觀眾醒鼻水聲此起彼落,這些細節都在提醒我,電影還是屬於電影院,有些美好是下載不來的。

17458350_10154712297073649_1908151088421727988_n.jpg

曾俊華 x 杜琪峰

「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
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

看完這條最後關頭「集氣」的片,隨著那甩甩地拍的《浪子心聲》歌聲結束,除了感受到杜SIR功力之外,不知何時讀過的《孟子》,突然湧上心頭。

無論薯片最後結果如何,今次他已經為香港選舉宣傳做了一次經典示範。可能他是「一事無成」,可能他是「hea做」。但我更覺得,如張寶華片中引用老子所說「治大國若烹小鮮」,在某些時候「適當無為」比「適度有為」更加見效。就像蒸魚,若按捺不住,不停揭蓋的話,保管一尾好魚就此糟蹋。

祝福香港。

#慶幸自己讀中國文學
#愈老愈懂得
#中國文學常在關鍵時刻慰藉療傷

你不知道的事

1489912830_300c.jpg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因為參與了領跑活動,早前報紙派記者來訪問我和浩良。

「其實早前貴報都有幫蝦嫂做訪問,今次到我。」我說。
「係呀我知呀,佢好靚,好似鄭融。」小妹妹記者回應。
「嘩,咁靚呀,你就好啦!」在旁的浩良驚呼。

那一刻,我才再一次記起。是的,浩良是不知道蝦嫂長成甚麼樣子的。

剎那間,心情就好像很多年前百無聊賴的一個下午在家裡觀看電影《天黑黑》。看著戲中視力一點一點衰退的Bjork,生活雖然艱苦,但仍以舞蹈謳歌生命。旁觀,那是無盡心折的滋味。

說起跑步,浩良也確是熱情澎湃。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跟我說今年想挑戰毅行者。我說我還不敢,還記得他充滿自信地握緊拳頭道:「無野可以難倒我既!」

「你地平時有咩傾架?」這是記者其中一個問題。經她一問,我才猛然察覺,跟浩良談天,其實與一個普通跑友沒甚麼不同。

青公練習、六分披醒、東馬難抽……都是那樣地厚天高說理想。有時聊開了,甚至會忘記了他根本看不見。

染了頭髮,架上一副黑框眼鏡的浩良,若是沒有手執紅白相間那根引路手杖,看起來和正常人真的沒太大分別。有一次陪他乘地鐵,其他乘客當然沒察覺他有任何不同,偶然給擋住了去路,就會顯得不耐煩。所謂不知者不罪,但那時我也開始意識到健全的我們,在有需要的人眼中,是如何的橫衝直撞。

肯出來跑步的失明者,大多樂觀、豁達、不介意自嘲。「XXX在盲人中跑得好快架!」他們談到自己的不同,感覺就像這只是比賽中的分齡組別,你三十,我四十,就是那樣不當一回事。問他當初為甚麼跑步,他說「想減肥」。看來我們之間的距離,並沒想像中的遙遠。

有人說,事非經過不知難。但也有些事情,經歷過,才發現不至於不可能。例如領跑,彼此披醒相近,牽著手帶合作了兩三次之後,默契和信心就會建立起來。

「預祝蝦嫂生日快樂,愈來愈靚!」早兩天,浩良whatsapp傳來錄音留言。我不曉得,他從何得知蝦嫂生日。

不過,他也有不曉得的事——他常以為我在幫忙他這個失明人士。殊不知道這次相會,他除了不知道蝦嫂長得像鄭融之外,看不見的他,其實反而令我這個看似健全的人,看到這個世界的更多更多。

【附】
1. 周末是蝦嫂生日,這天我會領她跑,與其他十位跑手一起為猛龍長跑活動籌款。有意支持的話,請看以下連結:
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pfs-fearless-dragon-charity-run-2017/fundraiser/xia-sao/

2. 若閣下未來有意出力擔任領跑員的話,請到訪「猛龍長跑隊」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7%8C%9B%E9%BE%8D%E9%95%B7%E8%B7%91%E9%9A%8A-681555248686937/

旅行中有場馬拉松

IMG_5929.JPG

已忘了對上一次沒帶跑鞋的旅行是在何時。

旅程中加插一場馬拉松,其實就像在河口湖預訂了可以遠眺富士山的露天風呂,又或是在清邁報了一堂泰菜烹飪課,都能為你的旅行帶來一點與別不同。

奈良天理市的特色樓房、台灣米倉田中鎮的長青步道、加州大索爾的斷崖、克羅地亞十六湖的瀑布,這些旅遊書未必會介紹的地方,只會因為馬拉松,你才會一步一步仔細丈量。呼吸格外大口的空氣,每個城市不同的味道,層次頓時變得深刻,一份獨家而細膩的記憶,由此而生。

每次旅行都附帶一場馬拉松,在本應享受的時光自虐,旁人總是崇敬而畏懼。然而,本來以為人生只跑一次馬拉松就當交了差的你,原來不期然已經變得深好此道,覺得一座城市沒好好跑它一場就枉費此遊。難得抽中籤,到東京跑了一趟,從此以後你的築地與淺草就烙下了一道不是太多人能擁有的印記,箇中絲絲孤傲與疲累雜陳的滋味,早已不知如何向不跑步的人說清道明。

不過自從習慣在旅行箱為跑鞋跑衣預留位置之後,你也習慣了自嘲是瘋子,也曉得不是那麼多事情需要解釋清楚。年月漸逝,終於領略到能逗自己開心,已屬難能可貴。就像那年,整個波士頓每個人看見你脖子上的完賽獎牌都對你歡呼恭賀,那種首次整天捨不得把獎牌脫下來的滋味,獨個品嚐,也夠甘醇。

旅行中有馬拉松煩不煩?當然煩。賽前不能走動太多、吃東西又不能盡情。比賽那天凌晨,萬籟俱寂的時候你就要起床,啃昨夜在樓下便利店買來的杯麵作早點。異地杯麵的味道,很是陌生,但在寒夜這煙氣氤氳之間,你明白這一切都是值得,因為城市清晨的明媚,正在不遠處待你品嚐。黑夜盡頭,即使跑了再多的馬拉松,每次扣上那張標示著42.195公里組別的號碼布,總仍是不期然會想起當初如何苦苦掙扎達成目標。在酒店房間,你把鞋帶繫緊時,原來已將一份以為丟失了的自信,又一次繫緊於心頭。

數個小時之後,你會回來,還攜同一面汗血的勳章。閒來無事,摩娑這些藏品成了近乎強迫症的習慣。別人不會知道,每面完賽獎牌的記憶如何深重。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酸楚,不同的旅伴,在這一面面遙遠的附近。

你跑馬還不是為了呃like?

124482778

蔣方舟: 馬拉松是中產階級無聲的廣場舞
(圖片來源:騰訊)

三十不到的年輕女作家,一句「馬拉松是中產階級無聲的廣場舞」,激起大陸跑圈熱議,連雜誌也立馬以此做了封面專題。

跑圈中人,大多不同意此說。想來也是的,即使是香港人如我們,也知道「廣場舞」是甚麼一回事——那根本是大媽、噪音、俗氣的代名詞。馬拉松在不少跑者心中如宗教般神聖,你拿它與廣場舞相提並論?無疑「自殺」。

身為跑者,我看見這樣的標題自然也理應火冒三丈,然後即時到蝦叔面書專頁那裡撰文反擊(雖然大陸理論上不會看到)。不過,罵歸罵,責任上我還是應該先沉住氣,讀讀作者原文。

原文在此,不短,足有2000多字。作者認為,中產跑馬很大程度是對現況無力應對的一種逃避,他們需要透過一種運動獲得「存在感」,爭取小眾認同,一起圍爐取暖,自我感覺良好。這與大媽跳廣場舞,本質上又有多大分別?

甚麼霧霾、毒奶粉、樓價,管它呢。戴上耳機、穿上跑鞋,再多的煩惱也就暫時隔絕在外。又跑一隻馬,又拿下一塊六大獎牌,放上臉書呃like,一片喜氣洋洋。事業發展不順?樓買不起?婚姻失敗?父不慈?子不孝?暫時忘記好了。跑馬真好,至少我們還有馬跑。

0

新一期《新周刊》以蔣方舟對馬拉松的看法做了封面專題
(圖片來源:新周刊)

捫心自問,跑馬對我來說有沒有逃避的成分?答案是:一定不會沒有。不過,跑馬既然提供了一個逃避的出口,你走進去也不算是甚麼壞事。倒過來說,難道鬱鬱不可終日,鎮日怨天自艾才是更好?

撇除噪音問題,如果跳廣場舞能令參加者生活得開心一點,那麼其實我不介意有人說馬拉松像廣場舞。

跑馬為了呃like?也真的沒甚麼問題。因為你在呃like的背後培養了耐心,收穫了身材,拓闊了見地。如果呃like背後承載了這麼多美好的副作用,實在應該一呃再呃吧。

我是呃like呃嬲還是呃蝦條,請繼續慢慢為我詮釋。人生苦短,你在研究我的時候,我又跑一隻馬了。

番梘魔咒——2017新社賞櫻全國馬拉松後記

一、楔子:又見肥皂

其實很歡迎馬拉松賽後送我肥皂洗衣液牙刷一類的日用品,遠比無謂的紀念品好。至少,我用得著,不會浪費。

相信大家尚對去年「吃肥皂」的清遠馬拉松記憶猶新。當時,我和蝦嫂合共拿到了五塊「肇事肥皂」。坦白說,那肥皂的水果味我並不喜歡,但由於不想浪費,我(對,只是我)還是一塊挨一塊的用完了。再說,我本就喜歡用肥皂多於沐浴露。

沒料到,早前到台中參加了「新社賞櫻全國馬拉松」,完賽物資並不豐盛,但卻有手工肥皂一大塊。看著這肥皂,少不免令我想起去年春天的清遠馬。仿佛有了魔咒,完賽後派肥皂的馬,定會「看頭十足」。

今次又發生了甚麼事?

先來看看台灣版運動筆記所紀錄的賽事評分。

2014*:2.0/5
2015:4.2/5
2016:4.0/5
2017:2.5/5
*註:當年賽事名為「台中新社賞櫻路跑」,主辦單位不同,並只有半馬和8K兩組。

這些分數,是網站綜合跑者評分的平均數。由於台灣跑友頗為熱心評分,故這平均數頗具參考價值,可說是台灣馬拉松界的Rotten Tomatoes。不少跑友參加台灣的馬拉松之前,都會據此參考。是優是劣,看了分數大家心中自然有個底。

拿到四分以上的,整體而言賽事應該頗為令人稱心滿意。三字頭者,一般一般。拿到二字頭的,則「伏味」甚濃,肯定有不少叫人吐糟之處。想當初決定參加這趟新社櫻花馬之前,我看過過去兩年的評分,本是頗有期待,卻沒料到今年會來個反高潮。

img_7408

此馬完賽後派發的手工肥皂。

二、起跑前:雨夜摸黑找號碼布

對於香港跑友來說,新社算不上是赴台的旅遊熱門地點。它其實是在台中市中部偏東的一個區,大小約莫等於沙田。

map

起步點新社高中距離台中火車站約有22公里距離。(圖片來源:Google Map)

今次這個比賽,沒有expo。海外跑者要取號碼布,是在比賽當天提早到現場辦理手續。比賽六時起步,大會安排了接駁車,凌晨四時從台中市區出發,在五時之前就到達了新社高中。下車之後,現場一片烏燈黑火,不見工作人員,不見標示,已使人充分感受到這個比賽規模之小。我們這些海外跑手,也是自行摸到所謂的召集處,在一個箱子中揀出自己的號碼布。

cimg0145

在台跑手號碼布郵寄到戶,海外跑手則是這樣當天到取。那兩位笑容可掬的是工作人員,他指著地下的箱子對我們說:「都在這,自己拿。」

cimg0157

新社高中禮堂,這天化身寄存行李區。

由於當天早上陰雨連綿,加上新社高中外邊一片昏暗,所以跑手都躲在高中禮堂避雨、寄物、等候出發。在這種情勢下,我們都知道不要指望大會太多。果然,將近六時之際,大會確是沒有提醒跑手上線,我們還好早已摸到起步點,親睹一個極其簡陋的起步禮後,比賽旋即開始。

cimg0172

起步禮,只在兩級樓梯左右高度的小台上舉行,hea得像惡搞似的級數。

三、賽道:預計中的櫻花,預計外的大deep V

cimg0266

傳說中,新社的「櫻木花道」。

賽事以櫻花為賣點,坦白說這方面問題不大,甚至已經比我想像中要好。雖然不像韓國慶州櫻花馬那般鋪天蓋地,但新社至少沿途真的可看到不少一樹一樹的櫻花開,在潮濕的春寒天氣下,確是春意盎然。

至於氣氛,除了水站補給站的零星打氣聲外,基本上可說是沒有甚麼氣氛可言了。不過,由於路線遍遊新社小路,所以「沒氣氛」在此亦不盡是壞事,反而跑者可以感受到更原味的山城氣息。

cimg0228

在極為濃重的霧氣中爬坡,不少跑者都成了步兵,包括我們。

新社如今成了台灣其中一處賞櫻勝地,端賴以往兩位鄉長。1998年,時任鄉長的陳博綜把山櫻花選為「鄉樹」,繼任的李光銘更看準了櫻花樹的經濟價值,遍植櫻花。從此,新社的經濟發展再不一樣。所以,這裡舉辦的馬拉松也很自然的亦以櫻花為賣點。

img_7407

這個「大Deep V」,實在教人慘不忍睹。

比賽最叫人意外的,是有一段路與大會公告的不同。而這段路,是要在三公里左右的路衝下落差200多米的陡坡,然後再原路爬上來。如果閣下極喜歡爬坡的話,恭喜您,這馬您一定要來。跑完之後看跑錶所記錄的高度圖,這段路完全就是一個「大deep V」。

苦苦捱著膝蓋受壓到了山腳,無非都是為了折返點那時間感應板。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就在這裡發生:那裡並沒甚麼感應板!他們只派兩個工作人員,手拿黑筆為經過的跑者在號碼布上劃一劃,這樣就當是「檢核」!換言之,若然有人想作弊,是絕對絕對輕而易舉的!

cimg0209

這樣清晰的標示,在這場比賽中並非必然。

另外,賽道分岔口不少,但卻沒有恰當標示,以致投訴跑錯路的參賽者大有人在。沿途標示距離不準,跑錶顯示路程不足數,誰知最後一公里卻漫長地把失去的距離補足。最無語的,是臨到終點的入口位置,竟然有幾部車攔在門口,然後衝線拱門前竟是泥濘一片,難怪有跑手直呼這是同場加演的越野賽了。

dzbonmuwy0weaaaaaelftksuqmcc

踢足球有「在龍門泊大巴」的說法。那麼馬拉松衝點前泊幾部車又係咩玩法?(圖片來源:Eddy Lien)

四、補給:沿路的美好,完賽的失望

領到完賽獎牌之後,為了趕及到台中市區的回程接駁車,我們也沒勾留太久。所以「錯過」了不少參賽者大呼失望的完賽補給。

bcgsmjcobrplw1oow1l7rbvtgwidc3mhgpcdyiri0rkz1pnarkccjpy527cs2vp4tlk9mjyrupfhxda8m8xjt4mbyzb8p9dmws3kwqr6fpzpgzmwjkqjqaaaaaelftksuqmcc

全馬完賽補給:兩個麵包跟茶一瓶。冷天之下,吃冷包喝冷茶,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圖片來源:Eddy Lien)

fotojet-collage賽事沿途的補給,其實頗具水準。

但撇除完賽補給之外,沿途的補給卻是頗具水準。鮮甜水果、涼茶熱湯、台灣啤酒,甚至有煎蘿蔔糕。由於官方的陣勢太過陽春,所以恕我無法分辨哪些是民間,哪些是官方了。遺憾的是,新社盛產香菇,補給卻不太覺得有,總之至少我沒吃到吧,很是遺憾。

2012-04-10-02

由於當地天氣潮濕,早晚溫差大,地勢是約在海拔4、500米的平地,易結露水,所以成了香菇栽種的好場所。據報導,新社香菇產量每年達7000萬顆,總佔全台灣近六成產量。所以,在賽事沿途,也見到不少以菇為主題的食肆。(圖片來源:魔女舒嫚部落格)

五、後話:打破世績

臨上機前,閒著無事,查查昨天比賽成績,赫然發現有位叫許雯鈞的跑手,於「休閒組11公里」跑出25:52的驚人成績!

目前路跑10公里的世界紀錄為26:44,由肯亞跑手Leonard Komon於2011年締造。根據結果計算,今次許氏賽事均速為2:21。也就是說,若他只跑10公里的話,應該會低於23:30。

大家都明白,這肯定是錯誤。又難得,主辦單位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讓這個「世界紀錄」大剌剌地放在網上任人觀看。只能說,可以參與此場「打破世績」的賽事,蝦叔深感「與有榮焉」。見微知著,看到這個紀錄,大家想必對此馬品質如何心中有數了。

說到吐槽,台灣跑友寫得更好。請閱這篇:Eddy Lien 破世界紀錄的新社馬

17021681_1274136996000279_2084820653766569329_n

(圖片來源:新社櫻花馬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