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跑步故事(1)Alice Suen

1926807_10153623198244092_3003971388185334659_n.jpg

Alice Suen,剛在新加坡跑完第11個全馬
——————————
頓河的寧靜,與維港的喧囂,我選擇了後者。沒錯,多倫多空氣清新如露,但人未老,始終對那股混雜咖喱魚蛋與雞蛋仔的味道難以抗拒,哪怕當中摻雜了多少煙塵。於是義無反顧地,我隻身離開了居住多年的加拿大。

求仁得仁,我在香港的生活確是「多采多姿」。無可否認,這座玻璃之城五光十色,但不幸地我也病得「五顏六色」。回來後,哮喘如影隨形,使我的手袋除了粉底唇膏之外,還得加上一管inhaler。抵抗力下降,感冒、發燒、扁桃腺發炎、呼吸道感染,全部變成家常便飯。

最記得一次12月30日夜來病發,紓緩劑又剛好用完,不得已要致電999求救。折騰一番,稍為好轉我就堅持除夕出院,全因我不想在醫院過新年。任性吧,也許是的。但可知道,一個獨居女子最怕甚麼?除了人家喜氣洋洋的大時大節,就是要自己赤手空拳迎戰病患。

月吃500顆藥丸,到訪醫院比光顧Salon還多,這種日子我不想再過。人家說,游泳有助改善哮喘。但可惜我皮膚敏感,游泳註定與我無緣,於是我試試跳舞。原來翩然優美的舞姿,背後牽涉著日積月累的體能訓練。為了把舞跳好,我決意跑步鍛鍊體能。沒料到跑步之後,體能好了,哮喘竟也不藥而癒。

一如不少跑友,跑步本來是配菜,日久之下就漸成了主菜。漸漸,習慣了跑步就暫且將跳舞放下。經常奔跑,卻從沒想過要跑甚麼馬拉松。直至一次,約好朋友替我報名沖繩馬拉松10公里賽事,那傢伙竟然誤報了那霸全馬!不過開始跑步幾個月,就要硬生生去迎戰馬拉松,感覺就好像初學數月鋼琴就要開個人演奏會一樣,實在叫人頭皮發麻。

不過,沒有意外,不成生活。那次,我勉勉強強幾乎哭著的在限時前一刻回到終點。雖然癱軟在地,但看著那面玻璃完賽獎牌,我知道自己也有能力走出困局。沖繩黑糖飴緩緩在我口中溶化,才想起吃藥如吃飯的日子,是這麼遠又那麼近。

我FB的cover photo是「進步無止境」五個大字,但請別以為我是鬥心頑強,要不斷追求成績的那種人。不諱言,跑步速度方面我根本是「無甚大志」。在我而言,平日生活壓力已夠多,毋須叫跑步變得太沉重了吧。能收集一面又一面的馬拉松完賽獎牌,又或是完成更長距離的超馬賽事,也可以是一種進步。

謝謝跑步把我拯救過來,我願與它永遠和平共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