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減脂》

不運動而胖,心甘命抵。跑了,而且還要跑得不少,卻瘦不下去,甚至愈跑愈胖,這是不少跑者覺得天下間最寃枉的事情。

明明當初跑步是為了健美,到頭來適得其反,怎能不提醒自己必須「毌忘初衷」?如何有效減脂,成了某些跑者不時思考的問題。

碰巧最近留意到大陸有本叫《本能減脂》的書頗受關注。兩位作者,張景琦是大陸運動界網紅,孟令超是黃曉明的私人教練。這樣的來頭,使不少娛樂圈中人,例如趙薇、周冬雨等也加入了推薦行列。

好奇找了來看,發現此書對「減脂」這問題,有幾個重要概念:

bn01b.jpg

簡單來說,作者最推崇的就是「循環訓練」。由於書頗厚,如果你對減脂理論、種種前因後果沒興趣,只想知道如何實際操作的話,其實可以只看談循環訓練的部分。作者在此介紹了種種不同方式的循環訓練,讀者可按自己需要擇而從之。

值得一提是隨書贈送了一副撲克牌。讀者如果想通過遊戲形式做循環訓練,就可使用這副牌了。

IMG_3956.jpg

所謂遊戲,其實就是將撲克分成兩疊,一疊是動作,一疊是次數。訓練者抽取適當的牌,就可每次做不同形式的訓練,甚或與人對賽,鬥快完成,避免枯燥。

除重點介紹循環訓練之外,其實本書也相當全面地談及關於健身、飲食的方方面面,包括減脂理論、器械動作示範、餐單、食譜等,資料繁多,必具參考價值。

然而身為跑者,訓練要求與一般大眾未盡相同,理論再闡述得井然,亦須配合自身實際情況斟酌採納。例如作者認為長時間低強度的訓練無助減脂,然而這對於長跑運動員來說卻是相當重要的練習。因此,書中內容實在沒有必要照單全收。

其實,任何書也是一樣,囫圇吞棗不加思索,往往愈讀愈糊塗。期望這本《本能減脂》,能有助大家找到減脂的竅門!

每次上線,都是緣份一場

風暴來襲,多場日本馬拉松命運懸而未決。上天再一次提醒天下跑友,是否能參與一場比賽,很講緣份。

天公造美,並非必然。印象最深是2016 UTMF(環富士山越野賽),原定169公里的賽事,因天氣關係臨時縮短成44公里。賽事總監鏑木毅宣布消息時掩面淚流的場面,事隔多時再看,仍教人黯然。

0d2d6e5a2e65cbe1d617c087db2971da.jpg
泣不成聲的UTMF賽事總監鏑木毅(圖:愛燃燒)

即使貴為六大馬拉松之一的紐約馬拉松亦無法倖免,2012年就試過因為颶風而取消賽事,乃該賽舉辦40多年來的首次。我不知道,當時有沒有人高呼「回水」或質疑賽會「呃錢」,但美國老將Meb Keflezighi那時倒是說了一番很得體的話。

「希望大家理解,雖然我們為了比賽,準備良久而且長途跋涉前來,取消比賽不免使我們大失所望。但和那些受颶風重創、面臨重建挑戰的人相比,我們的損失,實在微小不過。」事非經過不知難,辦一場賽事,團隊所耗的心力非旁人所能想像。取消賽事,對於賽事總監來說,其實是無比沉重的決定。

左右跑者能否參加一場比賽的,又豈只天氣而已。賽前受傷,是另外一個很常發生的意外,訪問好些前輩,總少不免有這樣的經歷。就連蝦叔自己也曾試過——幾年前,在大陸馬不如今天熾烈的年頭,我報了廈門馬拉松,卻在賽前受傷而無法出賽。但既然機票酒店已訂,既來之則安之,就當是純旅遊好了。

1560687_10151981337368649_647707536_n.jpg

因傷跑不了廈門,就安心到對岸的金門小遊數天好了。(也提醒大家受傷跑不了的時候,別吃太多……)

就算不是傷患,有怎樣的際遇,也使你有怎樣的馬拉松軌跡。

因為你是所謂的「單身狗」,你才可以三四五六七連馬也無人干涉;

因為你家有嬌妻孩兒,哪怕報一個周末的台灣賽也要再三思量;

因為你衣食不憂,六大馬拉松的慈善名額才可以說報就報;

因為你生活艱難,貿然跑一個大陸馬對你來說也屬無謂支出;

因為你追成績,所以「馬數」不會多,每個都要細選精挑;

因為你只看風景,所以細大不捐,甚麼馬拉松也試它一趟…..

都說馬拉松就像人生,講際遇,講緣份。在此謹祝這星期出賽的跑友,有驚無險,歡欣完賽!

《恩佐.法拉利》

22554959_1488818307899924_6261167930636812458_n.jpg

《恩佐.法拉利》
作者:布洛克.耶茨

近十年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英國的「黑帝」咸美頓與德國的維度爾可說鬥得難分難解。今年賽事將完,最終錦標花落誰家,實令車迷翹首以待。

維度爾自2015年賽季起加盟法拉利,至今一直未能成功為該隊折桂。事實上,在舒麥加年代過後,法拉利車隊氣勢已今非昔比。近幾年,它的光芒已被紅牛及平治車隊掩蓋。

不過對於大部分港人來說,說起「法拉利」未必會立刻想到一級方程式,反而更會聯想到名貴跑車。這個象徵身份地位的名字如此家喻戶曉,但大家對於法拉利創辦者認識又有幾多?

經常架起墨鏡的恩佐.法拉利(1898-1988),形象向來神秘。有傳這是因為唯一親生兒子迪諾早逝,令他深受打擊,才會變得鬱鬱寡歡。事實上,在19世紀末出生的恩佐,人生經歷了兩場世界大戰,當過車手,創立過車隊,在二戰後銳意創業,最終成為全球知名傑出品牌,本身經歷極富傳奇,閱讀其人生經歷已經尤勝小說情節。

《恩佐.法拉利》的美籍作者布洛克.耶茨為撰此書,歷時數年,採訪逾百位與恩佐共事之人,挖掘出大量翔實細節,力求還原這位意大利國寶級人物的真實面貌。此書去年更被中國上海法拉利俱樂部翻譯成中文出版,如果閣下對這位車壇傳奇有興趣的話,這本近500頁的大作實在不容錯過。

Enzo Ferrari
Author: Brock Yates

Speaking of Ferrari, most Hong Kong people don’t immediately think of Formula One, instead associating the name with luxury sports cars that symbolize status, but how much do you know about its founder?

Enzo Ferrari was born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and lived through the two world wars. He was a race car driver and built a race team. He became an entrepreneur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eventually founding the successful, world-renowned marque.

American author Brock Yates spent several years visiting hundreds of people who worked with Enzo, digging up details to give readers a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legendary Italian.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he racing legend, you should not miss this book.

About the writer: Uncle Shrimp loves reading, writing and athletics, and hopes he can continue exploring the world through sports.

這部跑步日劇不容錯過

日本人愛跑愛到骨子裡去,使得不少日劇總有奔跑情節,形成了所謂的「日劇跑」場面。影視作品之中,真正以跑步為主題的作品,在香港最為人所知的應該是2009年上映,改編自三浦紫苑小說的《強風吹拂》。事隔多年,如今又有一套新的日劇剛剛播出,名為《陸王》。

IMG_3795.jpg
《半澤直樹》班底新作

《陸王》改編自池井戶潤的小說。這位小說家的作品沒幾多中譯本,所以名字驟聽也許陌生,但他另一作品《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所改編的日劇大家應會熟悉得多——那就是幾年前在香港大熱的《半澤直樹》。今次《陸王》的幕後班底,也是沿襲《半澤直樹》,盼能延續當年「神劇」的成功。

《陸王》講述埼玉縣(碰巧是著名「市民跑者」川內優輝成長之地)一家百年足袋老店的故事。如像很多老字號,舊產品若不推陳出新迎合時代,就難逃被淘汰的厄運。日本新一代愈來愈少人穿足袋,老店不能坐以待斃,結果想出了「馬拉松足袋」的新對策,以期扭轉劣勢。首集,便已經有竹內涼真跑馬拉松開始本來領先,最終因傷退賽的精采場面。

「足袋」是甚麼?

這是個關於「足袋」的故事,那麼「足袋」其實是甚麼呢?原來足袋是日本獨有那種腳姆趾與另外四指分開,「看似襪子」的鞋,例如忍者或女子穿和服時就會配上足袋了。

20160112005670.jpg
穿和服,配上白色足袋(日本通圖片)

《陸王》中打算研製「馬拉松足袋」,其實並非天馬行空。劇中役所廣司飾演的老店傳人,就是偶然看到五趾鞋時觸發意念。而事實上,日本大名鼎鼎的「馬拉松之父」、「箱根驛傳之父」金栗四三(也就是大阪道頓堀地標,那個固力果跑者的原型)曾經在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穿著足袋破了馬拉松世界紀錄!從商業角度來看,當年金栗四三穿的足袋絕對可以媲美今天的nike air vapormax flyknit!

IMG_3881-768x576.jpg
金栗四三與他當年使用的足袋,相關文物現存於金栗的家鄉——熊本玉名市立歷史博物館(網上圖片)

在這刻,更需重提「日本製造」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的認真執著同樣見證於《陸王》之中。由於竹內涼真及佐野岳等演員並無太多田徑底子,有見及此,劇組特意請來協助青山學院取得箱根驛傳三連霸的原晉教練來指導一眾演員!

yuan-768x432.jpg
青山學院長跑教練原晉指導《陸王》演員(youtube截圖)

令人唏噓的是,長年予人信心的「日本製造」近來接連爆出造假醜聞。最新鮮熱辣的是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製鋼被揭發造假,他們正式承認了過去十年一直偽造數據,故產品可能不合標準。事件震驚全球,牽連之廣遍及汽車、鐵路及電子產品等。日本百年艱辛建立的產品高質形象,受到了極大打擊。

2017-10-12T014101111113Z_41243751_RC189FD27EC0_RTRMADP_3_KOBE-STEEL-SCANDAL-768x511.jpg
神戶製鋼社長川崎博為造假公開致歉。(路透社圖片)

《陸王》碰巧在這刻播出,可謂意義特殊。跑者常說要「毋忘初衷」,我想日本企業亦須如此。當年賴以成功的誠實、可靠、努力、精益求精的可貴精神,如今安在?這是日本製造業必須好好反思的問題。

2017第一屆松本馬拉松後記

mat01-768x432.jpg

港人愛遊日,但松本肯定不是熱門之選。家人朋友不時記錯我們要到「熊本」,已可知道這個位於日本阿爾卑斯山腳的城下町並不「入屋」。

決定到這個在香港名不見經傳的小城跑馬拉松,不少跑友都直言是衝著「首屆舉辦」的可一不可再而來。大家有目共睹,日本馬拉松口碑載道,極受華人跑者歡迎。風氣所及,跑過東京、大阪等大賽的華人跑者已多如過江之鯽。如想有點不一樣,便只能尋找一些相對冷門、規模較小的賽事。但日本馬拉松發展成熟,時至今天,不少城市都已辦過馬拉松。所以松本今年首辦,對不甘只參加熱門大賽,想體驗一下「日馬首屆滋味」的跑者來說,便構成了一份無可抗拒的吸引力。

翻查紀錄,原來報名已是今年三月初的事。這種規模相對小的日馬,不用抽籤,一報便有。日子過得快,而今總算體驗過這場難得的首屆日本馬拉松,感覺到底如何呢?一如既往,就以照片來說故事。

一、賽前一天

Image-20171007-190510-768x576.jpg
我們由東京新宿出發,在新宿駅有巴士直達松本駅,車程為三個多小時。這巴士網上可預訂車票,可視為JR之外的另一選擇。
Image-20171007-191052-768x767.jpg
車到了山梨縣時會有中途站,給乘客15分鐘左右下車上廁所或走動一下。
Image-20171007-171950-768x576.jpg
松本駅外,有這樣一個為松馬架設的資訊站。觀其規模,小賽味道已是初露端倪。
Image-20171007-172053-768x576.jpg
松本駅內的賽事宣傳橫額。
Image-20171007-172129-768x1024.jpg
松本駅巴士站旁,這位忍者其實是服務大使,指導一眾初來乍到的旅客如何乘車。

二、賽事起步前花絮

Image-20171006-154233-768x1024.jpg

這屆松本馬參賽名額為一萬,規模不大,賽前沒有expo,海外參賽者只於賽前提早到達會場取號碼布及紀念tee。然而,號碼布有前後兩張,計時晶片則如不少日馬須繫於鞋面。換言之,準備工夫頗費周章,在十度左右的寒風下找地方扣這扣哪的,不免令一眾海外跑手有點狼狽。

Image-20171006-160145-768x767.jpg
紀念tee長成這個模樣。好吧,我是有點失望的。(官方fb圖片)
Image-20171006-182806-768x576.jpg
計時晶片
Image-20171006-181217-768x576.jpg
男選手專用廁所,「開放式」設計。
Image-20171006-181839-768x1024.jpg
選手分區起步,A區與H區出發時間大概相差15分鐘。
Image-20171006-182126-768x576.jpg
等待起步,我們給分了到E區。
Image-20171006-183342-768x576.jpg
起步後幾公里,已經跑經當地最重要景點松本城。
Image-20171009-000617-768x767.jpg
賽事氣氛稱不上很熱烈,以日馬來說甚至可以說有點「清靜」。
Image-20171007-160924-768x576.jpg
其中一個折返點。
Image-20171007-160649-768x767.jpg
最精神一振就是看到「給食」的牌子。補給有傳統的香蕉、紅豆包、梅干等。古稱「信州」的長野縣以蘋果聞名海外,還好其中一站真的有削好皮的蘋果補給(圖左下)。淺嚐一片,果然名不虛傳,爽脆清甜,沁人心脾。
Image-20171007-164036-768x576.jpg
中間點。
Image-20171007-160946-768x576.jpg
賽道不少跑經農田,這份田園風味不期然令我們想起去年參加的田中馬拉松。
Image-20171007-161242-683x1024.jpg
比賽終點設於信州スカイパーク陸上競技場。
Image-20171007-162152-768x576.jpg
衝線一刻。

四、完賽後

Image-20171007-162717-768x1024.jpg
工作人員為完賽者掛上獎牌。
Image-20171007-163201-768x576.jpg
完賽補給不算豐盛,除了運動飲品一瓶外,就只有飯糰與「唧唧冰」(後者味道不俗)。
Image-20171007-163832-768x576.jpg
完賽後提供濕毛巾,對滿身是鹽的跑者來說,頗為貼心。
Image-20171007-164854-768x576.jpg
完賽後官方只得運動飲品一瓶,並無清水。要喝的話,就要到攤檔自行購買。
Image-20171007-164715-768x576.jpg
今次與友人一同作賽。其中兩位更是蝦叔認識超過廿載的好友,他們勤懇地練習了一年,終於得嘗初馬完走滋味。完賽後,大夥特意前赴松本城地標前拍照留念。

五、松本印象

Image-20171007-173519-768x576.jpg
建於16世紀初的松本城來頭極大,是日本國寶五城之一,另外四城為:姬路城、犬山城、彥根城、松江城。
Image-20171007-173443-768x1024.jpg
在天朗氣清的情況下,另一角度看松本城也是美不勝收。
Image-20171007-174206-768x576.jpg
在日本,由江戶時代或更早保留至今的「現存天守」有12座,松本城天守即為其中之一。所以,遊客進內須繳費,更須脫鞋。然而,松本城天守內的樓梯頗為陡峭,對於馬拉松參賽者來說是有點尷尬的:賽前去,有失足受傷危險;賽後去,叫極疲累的雙腿去爬樓梯更是自討苦吃!不去?你真的會?
Image-20171007-173403-768x1024.jpg
至於住宿,我們住了在市內著名的淺間溫泉附近,那邊的街道樓房大致都是如此。
Image-20171007-173223-768x576.jpg
房間一隅,我在吃的是信州蘋果味百力滋。
Image-20171007-174743-768x1024.jpg
飲譽國際的著名設計師草間彌生來自松本,所以市內廣告版、美術館甚至巴士車身都會看到向這位「圓點女王」致敬的紅色圓點。
Image-20171007-175221.jpg
舊開智學校是松本市另一景點,它是日本明治維新期間最早創立的現代小學之一,現在成了一所教育博物館。和洋合璧的建築風格,是舊開智學校的一大特色。可惜今次行程匆匆,我們並未有參觀這個別具意義的歷史遺跡。至於今次馬拉松,路線也沒有繞過此處。(alpico group圖片)
Image-20171007-175629-768x576.jpg
川島芳子少女時代在松本生活,所以市內也保存了不少她的史跡,例如墓碑、故居,與上圖所見的紀念館。(報導者圖片)
Image-20171007-174919-768x1024.jpg
巴士,是松本市內主要交通工具。可惜,班次頗疏,而且入黑後路線大致都停止服務。即使你不介意花多點錢乘的士,在松本駅以外的地方也不是那麼容易截得一輛。所以,如果能弄到一輛單車又或是自駕遊的話,遊覽松本會方便得多。

六、總結

Image-20171008-225424-768x236.jpg
(官方圖片)

至於馬拉松賽本身,賽道稱不上很難,但也有著綿延的爬坡。另外,賽事限時5小時30分完成。如果你報名時申報的往日成績只是一般水平,或有可能被編往較後出發的區。換言之,實際上跑步的限時更是低於5小時30分。跑者實力一般的話,報這個馬要考慮清楚了。

相比起東京大阪的繁華,松本絕對是「鄉下地方」。所以,要來這裡參賽的話,必須調整心態,不宜抱著參加其他日本大賽的期望——沒有超熱烈的氣氛,也沒有超勁量的民間私補。它就是一座靜靜的小城,跑在路上,也許你就會明白熱鬧喧囂真的與這裡並不相襯。

因此,松本馬特別適合那些已經去膩大都市、喜歡歷史文化、想靜靜感受傳統日本氣息的跑友。甚至可以說,在這個溫泉旅館遍布的地方,不少住宿都是「一泊兩食」式的服務,實在也不太適合呼朋引伴一大班人一起參加。

相比之下,兩夫妻、或是三兩友伴聯袂前往則合適得多。參賽、散步、泡溫泉,在榻榻米上早早睡覺好的,你將得到在香港難以享受的閒適寧靜。

當跑步不再是嗜好

蝦叔周報寫了好一段日子,早就慣了分秒必爭,一部手機在手,便走到哪寫到哪。今篇不例外,但場地有點不同:並非平日通勤的列車上,而是在東京前赴松本的長途巴士中。

跑季開鑼,臉書自然看到不少跑友驛馬星動,南征北討出戰海外賽事,無遠弗屆,忙個不亦樂乎。要不,在香港每個周末都有大小賽事。總之,跑步都成了大家提起便熱血沸騰的嗜好。

但碰巧出發前數天看了兩部跑步片,一新一舊,彼此年代相隔數十載,但不謀而合都在訴說跑步的另一面相——地球有些角落,跑步對人的意義並非嗜好,而可以是換取新生的機會。

IMG_3111.jpg

先說新的那套:《跑出一片天》(Gun Runners, 2015)。

在足球場,碧咸C朗那種超級球星是鳳毛麟角,奮鬥半生終歸寂寂無聞的才是主流。對非洲跑手來說也是一樣,即使平均跑步水平強如肯亞,也不會人人都是能參加奧運的頂級好手。《跑出一片天》要說的,就是兩個肯雅人試圖以跑步改變未來的故事。

祖籍加拿大,駐肯亞的女製片Anjali Nayer花了十年時間,追縱兩個本來是土匪的肯亞小混混,看跑步怎樣改變他們生命。

兩個土匪為了生計,幹過不少壞事,被警察追捕自然少不免。諷刺地,經常被迫狂奔意外地練就他們的良好體格。當地政府對此亦心領神會,結果想出「跑鞋釋槍枝」這種軟性手段利誘土匪從良。

交出槍械,換了跑鞋,兩人當然不是立即便一帆風順。相反,迎接他們的是刻苦訓練,也有家人的懷疑:「你真的跑得好?給我獎金看看?」至於另一個,跑步則成了一個中途站,渡引他立志要走進政壇。

兩人結局如何?蝦叔姑且按下不表,或者大家可到下面看看預告片:

https://www2.beta.netflix.com/hk/title/80124947

至於另一套,則是一齣黑白舊片《長跑者的寂寞》(The Loneliness of the Long-Distance Runner, 1962)。

之所以得知此戲,是因為早前偶然看到《1843》(由《經濟學人》母公司出版)有一篇由影評人Nicholas Barber撰寫的文章,大談他的心水運動片。名單之上,跑步電影未有落空,就是今次要談的這部戲。

IMG_3113.jpg

故事改編自英國50年代著名「憤青作家」Alan Sillitoe的同名小說。改編成電影後,仍然「憤味」十足。

故事講述青年主角因偷竊進了感化院,但所謂「出色男人就像黑暗中的螢火蟲那樣鮮明出眾」,或許就像《跑出一片天》的肯亞人,給警察追捕得多練就體能,他的長跑天賦始終掩藏不住。院長得知後,便盤算這小子的過人長處,或許可以用來經營政治資本……

影片最後,描述主角參加一場重要比賽,若勝出便有助院長仕途。但結局中,主角的決定實在令人始料不及。

坦白說,這戲節奏緩慢,風格非常文藝,稱之為「運動電影」實在有點勉強。不過,在《1843》Nicholas Barber盛讚此片結局出人意表,其評點值得引錄:

「好的運動電影,使我們知道沒甚麼比打出一記決定勝負的上勾拳或射入致勝一球更重要;但最優秀的運動電影,卻提醒我們有些另一些勝利,比賽場中的得失來得更為重要。」

《1843》文章原文:https://goo.gl/MfE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