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師的籃框》

40330125_1863563720425379_6259793956360421376_n.jpg

《禪師的籃框》
作者:菲爾積遜

自問算不上是NBA的忠實球迷,因為近年已沒太關注賽事了。不過在20年前尚在中學時,倒是經常有收看直播。本地籃球評述員把球星都配上了創意十足的綽號,例如郵差馬龍、死光鎗漢拿錫,絕對是一代集體回憶。

那些年看NBA,其實就是看米高佐敦的盛世。誠如球評家黃興桂所言,看佐敦比賽確是「有今生無來世」的體驗。後來高比拜仁、勒邦占士的後浪,魅力仍難超越這位前輩。若要追本溯源,佐敦之所以有這一段輝煌,與名重一時的教練菲爾積遜有莫大關連。

《禪師的籃框》是積遜教練於1995年的著作,2006年再版。事隔多年,在2017年台灣推出全新中譯版,可見出版商認為這本書到今天仍具閱讀價值。1995年,積遜教練帶領芝加哥公牛已有數年,取得過三連冠後,卻連續兩季於季後賽失利。不知他當時有沒有料到,在此書出版之後,他及後又再為公牛取得另一次三連冠。

積遜教練之所以被稱為「禪師」,完全是因為他對禪學的嚮往已是廣為人知。在《禪師的籃框》中,他也細述了自己如何把禪學融匯於球隊管理。有人說,一支有佐敦在陣的球隊,無論誰當教練都會勝出。在書中,積遜教練正是花了不少篇幅來談如何避免過份依賴佐敦。籃球畢竟是團隊活動,單靠一人之力總難以成為年度總冠軍。

會選書給球員讀,會小組討論道德問題,在書中你會看到積遜這位勝率奇高的教頭執教方式是如何與別不同。不過對香港讀者來說,讀這本台灣新譯本不無遺憾——按台灣習慣翻譯的球員名字,讀起來難免有點不習慣。

Sacred Hoops: Spiritual Lessons of a Hardwood Warrior
Author: Phil Jackson

I’m not a loyal fan of the NBA and I haven’t followed the games much in recent years. But I did watch a lot of live games 20 years ago when I was in secondary school. Local basketball commentators used to dub NBA stars creative nicknames, like the “Mailman” (Karl Malone) and “Laser Gun” (Jeff Hornacek), which certainly make up a collective memory of my generation.

Michael Jordan’s prominence was the real reason I followed the NBA back in those days. It’s like what the sports pundit Peter Wong said, “Watching Jordan playing games is a ‘once in a lifetime’ experience”. The pure elegance of this athletic superstar is still unmatched, not even by Kobe Bryant or LeBron James. Behind the scenes, Jordan’s glory days had a lot to do with the legendary coach Phil Jackson.

Sacred Hoops: Spiritual Lessons of a Hardwood Warrior was written by Coach Jackson in 1995 and reprinted in 2006. After many years, Taiwan issued a new Chinese translation version in 2017, which showed how much the publisher recognized its value even today. In 1995, Coach Jackson had already led the Chicago Bulls to three consecutive championships, but the team then lost in the playoffs the following two seasons. It may be surprising that he led the Bulls to their second championship three-peat after the release of this book.

Coach Jackson’s well-known passion for Zen has garnered him the nickname – “Zen Master”. In Sacred Hoops, he detailed how he infused Zen philosophy into team management. Some people would say that a team with Jordan in it wins whoever the coach is. That’s why Coach Jackson described at length in this book about how to avoid over-relying on Jordan. After all, basketball is a team sport and no one-man team can win a championship.

In this book, you’ll see how Jackson – a coach with an exceptionally high win rate – coached his team in unique ways, such as choosing certain books for his players and holding group discussions on moral issues. The fly in the ointment is that this book adopted the Taiwanese translation of players’ names, which may sound a bit unfamiliar to Hong Kong readers.

廣告

你知道巴林在亞運中長跑共拿走幾面獎牌嗎?

HA1-1024x626.jpg

雅加達亞運舉行,身為長跑愛好者,自然留意當中的中長跑項目。

然而,賽前找遍網絡,也實在沒太多媒體提及。即使摸上官方網站,也發現設計陽春非常。例如賽前想獨立找找男女子馬拉松有哪些選手,已經發現「田徑選手」全部混在一起,不能再細分搜尋,非常不便。

香港方面,媒體大多關注游泳選手甄選事宜,兩位女子選手屈旨盈及徐建恩在賽前賽後也沒得到太多留意。這項亞洲盛事在一般人心目中地位如何,由此可見。

相比之下,男子馬拉松日本選手井上大仁與巴林選手Elhassan Elabbassi鬥到最後,期間更激烈至爭位推撞,已經算是本地跑圈中比較多人關心的一幕。

不少港人對日本跑手素有好感,井上奪冠自然令人振奮。不過,翌日看到巴林女子摘下馬拉松冠軍,不禁對這國家的長跑實力生起興趣。結果發現,他們幾項賽事的成績如下:

800公尺:女子季軍
1500公尺:男子冠、亞軍;女子冠、亞軍
5000公尺:男子冠、亞軍;女子冠、季軍
10000公尺:男子冠、亞軍;女子亞軍
馬拉松:男子亞軍、女子冠軍

單是這五項,已經6金6銀2銅,共14面獎牌。

其中800公尺只得一面銅牌,金牌分別被印度與中國奪走,已屬「國家災難」。其餘項目,根本是屈機非常。

不出所料,這個人口不到150萬的小國竟然可以橫掃徑賽獎牌,這些所謂「巴林代表」當然都是轉籍選手,幾乎全都不是來自肯亞就是埃塞俄比亞。與井上大仁鬥過你死我活的Elhassan Elabbassi來自摩洛哥,已算是「另類」一員。

在亞運會的徑賽項目上,非洲味真的濃得可以。搜尋新聞時偶而搜到兩年前里約奧運女子馬拉松巴林選手獲銀牌是「打破非洲壟斷」局面,實在不禁為之失笑。

不難想像,非洲選手有的是實力,缺的是金錢,遇上中東石油國可謂一拍即合。以長跑為例,肯雅及埃國想進國家隊一定難如登天。稍為未到最頂尖的選手想在國際賽場現身,想藉跑步糊口的話,轉籍至中東國家是難以抗拒的出路。據報導,他們轉籍後連名字也改換了一個充滿中東味道的。然而,這個新名字對他們來說就像北極光那樣陌生,每次看成績也要尷尬地確認這是自己的名字。

巴林、卡塔爾這類波斯灣國家因石油而暴富,繼而用錢購買運動場上的成就,國際田聯終於看不下去,於去年決定暫停受理各國運動員轉籍相關事務,未來可能還會全面禁止。然而,歷年來的寬容(或者應該叫縱容)已經覆水難收,像巴林已坐擁無數非裔長跑好手的國家,未來肯定還有一段日子可以繼續在徑賽場上風光下去。

當然,我們不能把矛頭只指向巴林。不少香港長跑愛好者奉為偶像的英國Mo Farah,本身又豈是土生土長英國人?日本諧星貓廣志不也是轉籍了柬埔寨?轉籍這回事,在體壇很多項目都不是新鮮事,基本上難以完全遏止。問題只在,容許轉籍的尺度如何拿捏?

像亞運田徑場上巴林這種買回來的成就,看似荒唐。如若他們拿少幾面金牌,是不是就會顯得沒那麼荒唐呢?怎樣才算公平?這是未來國際田徑壇必須思考的問題了。

像戀愛一樣跑步

40410010_1878444562236183_8999283694438973440_n.jpg

經常覺得香港跑友對跑步格外有熱情,只因香港夏天既潮濕又酷熱的天氣實在使人難受。看到那些在六至八月,每月跑量仍高達三四百公里甚至更多的人,別說不運動的外人覺得不可思議,不少跑友也不禁暗忖這是如何辦到的?

如同學種花、學英文,或是學彈琴,老生常談,成功的關鍵在於持之以恒。就像作家格拉德威爾在《異類》所說的,要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至少要經過一萬小時的錘煉。如果下雨不跑,太熱不跑,太濕又不跑,在香港夏天你乾脆宣布閉關休息應該更為省事。

如何持之以恒?一字記之曰愛。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愛上跑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不會是偶然一次看見別人在臉書上打卡的跑照「覺得好型」,就能輕易滋生。反而許多人當初沒有想得太多,只道「去出身汗」,直至某天,驀然發現自己因為跑步瘦了,自信了,看世界看多了,才察覺到感情已經根深葉茂。

明明說好今夜下雨不跑的,回家還是神推鬼扯地如常穿上跑鞋;明明說過馬拉松辛苦到死不會再跑的,到頭來你竟然報名報得比去年更兇,甚至連超馬也涉足;明明是貼錢買難受的大騙局,你依然甘心一頭栽進去。

就像愛上一個人,你總不會只在晴天才想他。他眼睛的大小,他香水的味道,他說話的小動作,方方面面,都成為你無時無刻關注的題目。即使午夜乍醒,腦中繞不到幾個圈,又回到他身上。

人跑你跑,不問情由的話,跑步只會成為你三分鐘熱度清單的又一項目。香港夏天再難抵,也敵不過跑者一份耿耿熱情。在跑步的世界,從來容不下盲婚啞嫁。

跑步十大酷刑

IMG_1313-1024x683.jpg

十大酷刑,不只在滿清,也在今日跑步界。以下這些,跑者都懂。依然甘心承受,不知是愛還是責任了。

一、【濕】
練習長跑對人改變甚多,例如甚麼叫「遠」,又例如甚麼叫「出汗」。非跑者很難理解你們為甚麼會跑到衣服可以扭出水。對於他們來說,T恤上一大片汗印已經是規模頗大的出汗。事實上,衣服扭出水不算甚麼。炎夏當中,即使夜晚練習,跑上十公里左右,保管你襪也可以扭出水。有時練習的地方並非在家附近,你又沒有帶上另一雙鞋子替換的話,回家那程車的「泡腳」滋味相信是不少跑者的夏日「集體回憶」。

二、【拎】
大部分跑者都是上班族,如果練習場所不在家附近,就只得把跑步裝備帶同上班,下班後即時趕往運動場。夏天與冬天,各有各煩——夏天練習後全身濕透,除非你穿回之前的上班服,否則要全身衣服多帶一套,可能連鞋也要多攜一雙。至於冬天,應該不會弄得全身濕透,卻又要額外帶上風衣以免著涼。總之一句,都係拎餐死。對於貪靚之人來說,要經常拿著露營似的大袋通街走,極為影響穿搭,實在是絕頂無癮的力役。

三、【擺】
跑者經常被非跑者覺得很難明白,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不明白為甚麼你要買那麼多雙跑鞋。當然,他們不會知道在夏天鞋是一定會濕的,不是汗水,就是雨水。若要天天練習天天洗的話,只能幾對輪番候命。他們也不會知道你對甚麼厚薄底山鞋路鞋有多麼講究,所以覺得你「跑個步」都動輒十對八對鞋十分不屑。事實上,如何擺放愈來愈多的鞋子已經成為不少跑者感到傷腦筋的問題,為此加設鞋架甚或特意訂造鞋櫃的,大不乏人。

四、【洗】
家裡有傭人的,也許感觸沒那麼大。但像我這種連洗衣也要「自食其力」的,頓時發現花在「洗」的時間比練跑以前簡直不能相比——包括洗身、洗衣、洗鞋。洗澡還事小,洗衣就變成隔天的事(若不是天天的話),此外還加上了洗鞋這個最麻煩的環節。

五、【搶】
跑步比賽本身理論上已經是一個搶先趕到終點的活動。但為了這個活動,我們在此之前已經要在很多不同場合搶完又搶。以前是比賽搶位,特賣場搶貨品,現在已經發展到買對沒有特價的跑鞋仍然要搶餐死。當然啦,到運動場,又怎會欠缺搶Locker這個興奮特備節目?

六、【窮】
雖說跑步豐儉由人,但如我這種凡夫俗子還是未能掙脫peer pressure,經常受各種毒消息所害。這個說這鞋好呀,買;那個說某個賽事好呀,報;網上看到又有開倉啦,搶。香港跑者,波未必屎,但架生一定多。一定要以最精良的裝備,迎接最精彩的海外賽事。一年下來,財散人安樂,到底花了幾多?這是很多跑者都掩著眼不願去算的一筆帳。

七、【損】
啞仔食黃蓮,有苦自己知。對於跑者而言,所謂「黃蓮」,就是一個「損」字。男有男損,女有女損。男跑者的磨損已是眾所周知,但女跑者碰上要與衛生用品一起跑步,日子又豈會好過?此外,新鞋可以刮損,離奇在鞋舊了物料變硬了也有可能刮損!每次買新裝備,都要做好又刮損一趟的心理準備。洗澡時熱水沖過傷口的咬牙切齒,你又怎會沒有試過。

八、【解】
隨著跑者越來越投入跑步,非跑者對你的不解只會愈來愈多,漸漸,「解釋」成了酷刑的一種。「點解你要山長水遠飛去美國跑?」「你跑第幾?」「點解你跑極都唔瘦?」「點解你跑極都單身?」長跑很累,沒想到原來解釋才是最累。

九、【閃】
對大部分按捺不住要跑海外馬的人來說,最寶貴的東西叫做假期。好衰唔衰,要不經常「誤報賽事」,要不心中太多甚麼「制霸日本」之類的宏願,總之每次請假計算日子幾乎認真得要拎埋通勝。看時辰,看機位,如何在最短時間做最多的事,不少跑者各有心得。沒法子,為了跑馬,快閃,就是他們的命運。

十、【怨】
呢樣慘,嗰樣煩,累積下來,怨天怨地怨空虛就成了跑者的常態。跑者聚在一起,除了跑步,就通常是怨。「呀點解成日咁慢?」「呀點解又咁熱/又落雨?」「呀點解咁少假?」「呀點解一號線永遠有人阻Q住?」這樣的咒怨輪迴,大家又豈會陌生?那個叫甚麼叔的,寫甚麼十大酷刑,可見怨氣尤多。

連沒有幸福都不介意

 

IMG_1012-1024x615.jpg

「幾年前,忽然決定減肥,一個月減掉三十磅,不少朋友都知道。

但朋友不知道的是,自此每天早午晚,都會各磅一次,超標了,就戒掉一餐飯。旅途中,也會帶磅。多疲累,每天都要跑步。」

沒料到,沈教授的鴻文可以給我用來借題發揮寫跑步。

在這篇最近朋友群中熱傳的文章中,以上一段只屬微枝末節,但卻再一次提醒我: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你不努力,而是比你厲害的人,比你還要努力。

沈教授從來不是賣樣(雖然他chok相無數),以他的江湖地位,老實說,胖一點有誰會在意?

他的收入,大概不會因為他因為他腰圍縮了幾吋而增加。

只能說,他對自己有要求。

哪怕這些要求,完全是自找的。在外人看來,完全是無謂,完全是攞苦嚟辛。

在我眼中,這份精神與很多跑者都類似。

甚麼PB、BQ、sub-3、UTMX,為了一堆只有你們懂的東西,竟然投資金錢時間,甚至賠上家庭幸福都在所不惜。

甚至有時練到甚麼地步?是開始練到自己都「不好意思」,開始要對同事朋友撒謊說你下班後是「約咗人食飯」,省得又要解釋一輪。

你覺得熱血沸騰,在人家眼中只是「笨過些墳」。

你在周日比賽衝破了個人最佳時間,甚至給你上了凸台。到明天又會怎樣?在星期一,那個四體不勤的肥佬仍然是你的上司,仍然對你頤指氣使。他絕對不會因為你馬拉松在三小時內完成而對你態度有任何改變。

問心,值得嗎?

這種牽涉價值觀的問題,永遠人言人殊,永遠不會有絕對答案。

《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的首三個習慣是甚麼?答案是:積極主動、以終為始,要事第一。

對於跑者來說,這三個習慣非常清晰——練跑固然積極主動,因為他們懂得以終為始,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所以,跑步成為了他們其中一件每天先決處理的要事。如張嘉哲所說,這不是「犧牲」,這叫「投資」。

做人最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

社會上很多人(包括不少跑者的家人)都覺得你這樣沉迷一項興趣,甚至跑到連嫁娶都置身事外,很幼稚,很任性。

但有沒有想過,有多少人一直都是讀人家想你讀的學系,幹人家想你幹的工作,找人家想你找的伴侶,生人家想你生的孩子,走人家想你走的人生路……這個你,又有幾多巴仙是你自己?

一世人只顧符合人家的期望,就是從未顧及自己的期望。

我不贊成極端。有自己,不等於要斷六親。同樣地,符合人家的期望,也不代表就等於沒有自己。

最重要是你有想清楚,如果這樣一直走下去,去到嚥氣一刻都不會有甚麼遺憾的話,很好,請繼續。

容許我再做文抄公,謹以葉朗程近來一篇熱傳廣告文片段作結。

「信我,就算你有一層樓,你也不會覺得這是一件值得記錄的事。美孚新邨有個阿嬸都好多層樓,地產市場出晒名,廠呀舖呀幾千萬幾千萬咁掃,但身家幾億又如何,咪淨係記得你係美孚新邨嘅一位阿嬸。

但反而。

當你人生跑過一次半馬,甚至全馬,在終點線後抬眼望上一片晴空,你會很想記著那一刻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