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打卡,記得打卡

「打卡,打卡,記得打卡……」農夫《日出而作》唱出了打工仔的生活,但數天前開始,「打卡」二字於網絡有了新定義——facebook新增「Places」功能,可讓用戶在世界各地「check-in」,即到此一遊是也。check in之官方翻譯,就是「打卡」。

新屎坑,三日香。於是大家落力你check我又check,爭先恐後,插旗盛況比裝頭炷香更形激烈。一時間,news feed幾乎全都是大家的腳毛。

旗已插,墟已趁,憂慮隨之而來。有人認為這功能很容易會形成「白色恐怖」,人在面書,身不由己。女友、上司,一聲令下,供出行蹤,豈能不從?

徬徨之際,正面者,搬出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的古訓。負面者,指智能手機已不能再用,面書更應deactiviate,冇眼屎乾淨盲。

還好,「魔高一丈」是網絡世界的法則。以iPhone為例,JB了的,可以下載程式,自欺欺人,實行大地任我行,你想在哪裡打卡都可以!

如此好玩的東西,當然要身體力行試用一下。昨天我已即時在金字塔旁打了卡,今天又走到南極長城站。

如此痴線的行為,大概大家都知道假到離譜,所以既沒人like也沒人留comment。哈,其實我根本就是想搞點「行為藝術」,以表達打卡這遊戲之得啖笑。

新屎坑,管它呢,極其量也不過是三日香罷了。甚麼洗版,一時的事罷了。至於白色恐怖,造假如此容易,還用擔心?

需要擔心(其實也擔心不來)的是,從此世上又多一件東西增加了大家的不信任。自己打卡,人家幫你打卡,真的假得了,假的真得了。我在面書上刻下了一個Place,或許同時已在你心中弄丟了一個Place。

愈來愈覺得,愈是企圖將人拉近的玩意,愈是可笑的適得其反。

唔,埃及、南極之後,下一站的旗該插在哪裡?

新春掃街情意結

信步而行,隨所到之處,飽嚐街頭小吃,香港人習慣稱此行為作「掃街」。地道香港人,定曾領略「掃街」的滋味。

平日,旺角西洋菜街、山東街一帶,是「掃街」的熱門地點。霓虹光管下的街道,步向小食攤檔的朝聖者,總是絡繹不絕。咖喱魚蛋、雞蛋仔、炸大腸……絕非山珍海錯,難登大雅之堂,卻每教港人走到老遠外地時魂牽夢縈。

新春期間,街頭小食的版圖更是悄悄擴張。以深水埗區為例,黃金商場一帶本是電腦世界,於新春首三個夜晚,就會變成小食天堂。

當福華街還落入一片垂頭喪氣的黑暗,左轉桂林街卻已是另一世界。燈光通明,遊人如鯽,好一片熱鬧景象。蹓躂、排隊,貪婪地游弋於攤檔之間,請君預備一個小時。即製腸粉,新鮮爽滑,的是佳作,難怪輪候者眾,獨成街道焦點。然而其他小食,泰半平庸,即使錯過,亦非損失。

即製腸粉,是我們的頭炷香;短短的桂林街,是我們的車公廟。每逢新春,總得一逛,否則一定感到欠了甚麼似的。

無他,食物雖然無甚特別,但觀其街道之驟變已是值得。試想,平日貨如輪轉,電訊業推銷員充斥的街道,剎那間變成一眾市民於拜年過後的「醫肚」場地,情景新奇,實教人不能不參與其中,推擠一下。

守衛森嚴的衛生戒條,也暫且放下。遍地竹籤,平日早讓政府人員饗以罰款,但如今卻建築起這一年一度的奇觀。排隊輪候期間,看一夜燈火通明,聽一時吆喝盈耳,更有時空交錯之感,以為自己置身於台北士林夜市,幾可嗅到蚵仔煎的香氣。

原來食物已非重點,氣氛,才是一切。

香港,是一個沒有記憶的城市。「都市發展」旗幟高舉,即讓一切摧毁回憶的行為變得出師有名。於是,皇后天星落得一片荒涼,利東店舖快要住滿烏鴉。我們的回憶很容易就成了無根浮萍,隨水而逝,難留半點憑據。每憶及此,就會懂得一年一度的「掃街」活動,是我們草根米芝蓮之選,實在太應珍惜。

看著大家一起不顧儀態,站著吃得狼狽的場面,使我不禁拿起手機,拍下盛況,上載於面書。笑言這是示威,實則刻上回憶。你一語,我一言,在那像素不高的照片下踴躍留言,盛載起的滋味,比小食更香濃。

又見婚禮,又見婚禮

Hugh Grant稱不上偉大演員,其作品也沒有哪套稱得上偉大電影。但我就是喜歡看他,其電影我不少看了又看,今夜就重溫了舊作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對上一次看已忘了是何年的事。當時已不覺得女主角Andie Macdowell很漂亮,至今想法不變,甚至更覺得她像尹子維……葬禮上,John Hannah忍淚唸出W. H. Auden的悼亡詩,仍然使我泫然;遍佈對白中的英式幽默,除了會心微笑,當中睿智更使我佩服不已。

當天覺得Hugh Grant飾演的Charles悔婚很混蛋,今天我卻對這混蛋不無一點同情,半分憐憫。一紙婚書,是海誓山盟的承諾。旁觀容易,親自扛起卻有千斤重。Charles這人,害怕婚姻,拒絕承諾。美其名是浪子,說穿了其實是窩囊。不過,我卻認為他不比那些衝動結婚輕易離婚的人差。至少,他還真當婚姻是一回事。

看過一本名為《影癡自助餐》的書,作者推薦初約會的男女看這齣「浪漫」電影。其意見,不能苟同。只因這戲再浪漫,也遮蓋不了不少男人心中的糾結,簡直是「倒米」!要浪漫,可看由同一位男主角出演的Love Actually或是Notting Hill,就是別看這齣!

婚禮video看了又看,開席散場前仆後繼。婚宴赴多了,不禁反躬自省,結婚到底所為何事?有人說是天堂,有人說是墳墓,假如真的如此,婚禮、葬禮,豈非一線之差?

《禮記》告知我們:「娶婦以昏時,婦人陰也,故曰婚。」結婚須於黃昏之時,是取其天色陰暗?容許我自作聰明穿鑿附會,婚姻需要何嘗不需要昏暗以至一點昏庸?Charles看似混亂,我倒是嫌他太清醒,想太多了。原來糊塗將就,方能長相廝守。

數百年前,王實甫於《西廂記》寫下了期許:「嘆人間真男女難為知己,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今天,也許天下有情人更要明白:相愛很難,別要張開雙眼。

一個時代的終結

一早起來,在面書上看到友人提及曼聯後衛加利‧尼維利(Gary Neville)退休的消息,心中不無感覺。

香港球迷常以暱稱「加利仔」稱呼此君。三十五歲,其實於足球場上怎說也「仔」不了,講波佬以至球迷都來不及改口,加利仔竟忽爾宣佈球靴高掛,除了有點接受不了,也說明了光陰實在太匆匆。

加利仔司職右閘,打法實而不華,沒俊臉,無花邊新聞,於明星雲集的曼聯,從來不是搶鏡角色。然而,自九十年代中期始,加利仔成為曼聯以至英格蘭國家隊右閘首選凡十數載,費爵爺也敢於委以隊長重任,足證身披二號球衣的他是個厲害角色。

九十年代是「曼聯七小福」冒起的日子。加利仔身為其中一員,在以後日子為曼聯寫下了光輝的戰蹟,是青訓成功的一大代表作。如今,球隊炮製出一個半個成功的青訓產品不是沒有,然而像七小福形式的成功,可謂鳳毛麟角了。難怪碧咸也在面書中寫下這樣的話:

My friend, Gary Neville, retired today. Not only is he a great person, he is one of the best defenders to have played the game. It was an honour to play with him at United and for England. He deserves all the praise and recognition.

碧咸的話,並非過譽。雖是綠葉,萬般榮寵,受之無愧。

當天的七小福,如今變成七老福。一早離開的基利士比,如今幾近為人忘記;長留曼聯六將,今天餘下傑斯、史高斯仍是紅魔重要棋子;贏盡一切的碧咸,至今仍在奮力自我挑戰;加利仔的弟弟菲臘仔,披上愛華頓的藍色戰衣已來到第六季;最想不到的還是畢特,想不到打這篇博文前不久,才看到他穿上香港球隊南華的12號球衣出戰賀歲盃!七人冒起於微時,日後發展如此迴異,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加利仔退下來了,餘下各「老福」,也是指日可待了吧。感激這位驍勇的衛將,為我們錄下了不少美好回憶。兔年伊始,加利引退,悄悄告訴我們這又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微博?超!

應該更清楚的說,今次主要談的是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火紅了應有一年。起初已獲不少明星名人垂青,如今已成娛樂版記者的重要收料工具。博上位鬧高層爭家產,無不在那140字的空間製造無數遐想。

其實一直都很奇怪,新浪微博何以會迅速走紅?twitter早已盛行多時,明星們何以要捨推特取微博?不用多久,我就明白原因很簡單:推特這國外服務,內地網民需翻牆才能用上。市場,是很重要的,微博是內地官方認可的東西。

記得去年初,好奇的開通了帳戶,玩了沒多久就吃不消,沒再用了。

那時歡天喜地的「關注」了很多明星,豈料這是最錯的事。每天看到,就是明星們歡天喜地的談天。當時還有感而發的寫下了這條微博:

圍脖了這好幾天,感覺像是誤進了一個滿是明星的派對,耳聞不少明星耳語,卻是無從搭嘴。明星哪怕是誤發了一個標點符號也會有數百回應,自己粉絲連十也未破,大聲吶喊也只聽見空洞回音。於此始創時期,願一眾面目模糊、沒有認証的圍脖友多多努力自說自話~

你說我葡萄心態甚麼也好了,我始終認為互聯網需互動才有意思。倘若互動變得只能發生在明星身上的話,那我留在這還有何意思?英雄見慣亦平常,明星微博廢話多。廢話也算了,問題是這些廢話與我完全沾不上邊。若真的要浪費時間看廢話,我情願將時間浪費在面書看豬朋狗友們的廢話好了,反而更為有趣吧?我不用開拓甚麼市場,要自說自話,安份用我的推特不是更好?所以,沒多久我就把微博忘了。

一個「舉目無親」斯人獨憔悴的派對,裸跑也未必能引起別人注意的場合,我真的沒興趣參與了。更叫人氣結的是,派對中你說的每一句話,原來也有人在暗地裏審查!每逢六四等敏感時刻,明星、記者都實驗過不少了,不用我多提。

簡單來說,此刻的新浪微博於我簡直是可以不理。倘若還有甚麼剩餘價值的話,關注一下國內的媒體、名人,應該可以讓我更快知道內地的焦點,了解到不少國情。那些影視紅星?絕大部分都免了,我不是娛記,沒興趣浪費時間旁觀他們含金量極低的發言。人老了,光陰寶貴呢。

早前在書局看到蔡瀾以編輯身份,出了一本微博微小說合集。不敢說微博絕對一無是處,但我認為除了內地因素外,推特只會較之更佳更成熟。也許是我對新浪微博認識不足吧,有甚麼優點,有甚麼人物超值得關注的,還望留言相告,好讓小弟一開眼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