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婚禮,又見婚禮

Hugh Grant稱不上偉大演員,其作品也沒有哪套稱得上偉大電影。但我就是喜歡看他,其電影我不少看了又看,今夜就重溫了舊作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對上一次看已忘了是何年的事。當時已不覺得女主角Andie Macdowell很漂亮,至今想法不變,甚至更覺得她像尹子維……葬禮上,John Hannah忍淚唸出W. H. Auden的悼亡詩,仍然使我泫然;遍佈對白中的英式幽默,除了會心微笑,當中睿智更使我佩服不已。

當天覺得Hugh Grant飾演的Charles悔婚很混蛋,今天我卻對這混蛋不無一點同情,半分憐憫。一紙婚書,是海誓山盟的承諾。旁觀容易,親自扛起卻有千斤重。Charles這人,害怕婚姻,拒絕承諾。美其名是浪子,說穿了其實是窩囊。不過,我卻認為他不比那些衝動結婚輕易離婚的人差。至少,他還真當婚姻是一回事。

看過一本名為《影癡自助餐》的書,作者推薦初約會的男女看這齣「浪漫」電影。其意見,不能苟同。只因這戲再浪漫,也遮蓋不了不少男人心中的糾結,簡直是「倒米」!要浪漫,可看由同一位男主角出演的Love Actually或是Notting Hill,就是別看這齣!

婚禮video看了又看,開席散場前仆後繼。婚宴赴多了,不禁反躬自省,結婚到底所為何事?有人說是天堂,有人說是墳墓,假如真的如此,婚禮、葬禮,豈非一線之差?

《禮記》告知我們:「娶婦以昏時,婦人陰也,故曰婚。」結婚須於黃昏之時,是取其天色陰暗?容許我自作聰明穿鑿附會,婚姻需要何嘗不需要昏暗以至一點昏庸?Charles看似混亂,我倒是嫌他太清醒,想太多了。原來糊塗將就,方能長相廝守。

數百年前,王實甫於《西廂記》寫下了期許:「嘆人間真男女難為知己,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今天,也許天下有情人更要明白:相愛很難,別要張開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