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夠了3,奮不顧身的轉台數碼通,以為擺脫了通訊煉獄,誰知道只是由第十八層跳上第十七層。我不知道,是不是幾堵牆,就有能耐把3G變成2G,甚至連訊號也隔絕。事非經過不知難,說得太對。在香港用電話3G上網之難,感覺就如一個前列腺脹大的男人——偶爾的暢順,也足夠使你感激流涕。

問其原因?答曰「太多人用」。原來選擇電訊公司,首要條件是「少人用」。

漸懂得在香港生活,最好不要問太多。

不要問為甚麼乜壽司物拉麵永遠還有二三百人在你前面輪候。人家拿sick leave拿annual的,你有麼?

不要問為甚麼你自以為滿有計劃預早一個月訂檯,但那些天價自助餐仍是fully booked。你應該檢討一下自己為甚麼不早半年預約那麼失策。

不要問為甚麼付錢看足球轉播,也幾乎要在家訂做一個櫃來放各式各樣的解碼器。算吧,不用站在商場看世界盃你已是幸運兒。

不要問為甚麼唱K前不是考慮金錢、時間,反而是要先想想歌星們是哪家唱片公司。

不要問為甚麼逛書店也要像召妓般,要走上旺角的唐二三樓。

不要問為甚麼幾乎篤串魚蛋也會聽到:「有冇儲積分呀?」

不要問為甚麼那麼多人看不明《天與地》。

「已經唔問點解冇得選特首,點解買樓咁叉貴架啦!係咪畀條路行下都唔x得?」

我既答案好簡單: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