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廿載,重看衛斯理

心血來潮,重讀近二十年沒碰的衛斯理小說。

中一那年,受同學影響,試讀《後備》,一讀便不可收拾,發瘋似的沉淪在衛斯理世界。結果一年下來,讀了六十多本。

一年半載過後,已發現仍有印象的,只得三兩故事,這是典型的囫圇吞棗。

二十年後的今天,再度展卷,雖有故友重逢之感,但手拿著的已經不是舊版明窗,而是重印的「珍藏版」。若換了是智能電話或Kindle,相信感覺會更加不好。

今次看的,之前都看過,是這三本:鑽石花尋夢老貓

《鑽石花》是整個系列中的第一本,這本與後來的《地底奇人》、《衛斯理與白素》跟後來的故事有點不同,就是「沒有科幻元素」。不過,今天看來,我不認同。因為衛斯理初上舞台,已經太十項全能太「屈機」了,在我看來,這才是最科幻!有錢、不用工作、懂多國語言、一身好武功、化妝技巧高超、無數女性為之傾心……甚至連中國山區少數民族的暗語也懂。好吧,你贏。

《尋夢》是倪匡自稱最喜歡的衛斯理故事,因為「他認為結構十分完整,曲折離奇,把兩個不同時代的事件交雜在一起,不但有意料之外的結果,而且對因果作了十分大膽的設想,在衞斯理系列並不常見」。這故事科幻味不濃,今日看來我也不算十分喜歡,其實說穿了不過又是探討「緣與孽」的問題,相信這對於西方人來說反而可能會覺新鮮。

《老貓》以貓為主題,此刻對我來說自是別具意義。外星人靈魂寄寓在古人古貓身上,題材今日看來仍甚為新鮮。最動人的是張老頭與老貓那超越時間的愛情。《老貓》稱為愛情故事,也不為過。

多得白素,衛斯理的缺點,比如衝動吧,才得以突顯出來。如果沒有白素,衛斯理就會變成一個極為平面的超人,故事就不再好看。

以前看衛斯理,看的是故事。今天看,是看技巧,看倪匡把讀者吸住的本領。也看作者的知識,倪匡的知識未必很深,卻肯定非常廣博,每每在說故事時就露了兩手。

倪老的文字談不上雅緻,但勝在簡明清通,有話直說,正好符合了一般讀者的要求。能做到這一點,我相信也是功力所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