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膠看六四

參加了幾年七一遊行,每次投票都選激進泛民,自以為很反共,原來自己只能歸類為所謂的「大中華膠」。

如練乙錚昨天文章所言,「愛國」近年已成污穢詞,只因「愛國」早已被中共騎劫,化成「愛黨」的同義詞。我這種人,至今仍然認為「愛國」沒問題,喜愛中國文化,常閱簡體字書報,渴望遊遍全中國,不認為所有中國人都是「蝗蟲」,肯定是「大中華膠」。

在我這「大中華膠」看來,問題其實出於定義——大家對「國」的定義根本不同,你認為「愛國」等於「愛黨」,我認為「愛國」是愛那有著幾千年文明的古國。在這種情況下,去討論支聯會是否應該以「愛國」為六四燭光晚會主題,根本毫無意義。

所以,以我的大中華膠立場,支聯會說「愛國愛民」,原則上我其實並不反對。就算真的如陶傑所說,「愛民」概念騎呢,喊「愛國」也是out了,也無阻我參加這每年一度的聚會。

像六四這樣的事,無論發生在哪個國家都不應忘記。從不認為自己「愛國」,但這事發生在我長年接觸的中國,子彈射向與自己同種族的人,很難不格外揪心。即使我變成甚麼膠也好,哀傷依舊是會存在的。

你說我一廂情願也好,我認為六四燭光晚會早已不是支聯會所「主辦」得了的,這是香港人歷年堅持的印記,意義超越一切口號。我去維園,並不代表我完全認同支聯會,就只是因為我忘不了這二十四年前的舊事,也想告訴中共我沒有忘記。哪怕,其實中共最擔心的反而是再沒有港人燃起燭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