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書……其實我怕了

面書很火,火得叫人有點怕。

不過是幾年光景,七至七十歲,都爭先恐後的開了戶口。不斷add所謂的friends,目的很可能只為突破那隔開外來者的privacy,可以盡情閱覽人家的近照。美醜媸妍,盡收眼底,指點江山,笑傲天下,快哉。

寂靜的辦公室,通勤的車廂裡,朋友的聚會上,大家都在篤篤篤。查閱面書,唯恐遲了半拍,就錯過了最新鮮的話題,如何見人?於是,很多本來甚有意思的光陰,就在不斷reload與reload中度過。

面書火成這樣,就是它最可怕之處。撫心自問吧,friend list裡其實有些十分活躍的,咳,朋友,屁大的小事可以反覆的說了又說,要不就是自戀狂……大可block掉他們的,但又犯賤地捨不得不看他們煩成了怎樣的道行修為,反正不用付費的嘛……算了,這個話題不能談得太多,以免有誰對號入座,得罪了誰也無謂。這是其一。

其二,friend list中人,大部分都是認識其真身的,說話難免有所顧忌。試過沒有?好幾次想在status打的東西,手指本已放到鍵盤了,想著,心裡一聲「算了」,還是不打。正如討論區那些「沒人理的正經post」,說些比較嚴肅認真的事,可能like也沒人like。堅持嗎?我又不想自製煩膠形象(雖然明顯地現在已經是了),無謂自討沒趣。

所以,幾經考慮,要我不寫又不甘心,還是退回去吧,用香港不算太流行的twitter更好。我following的也好,我的followers也好,大部分都是陌生人,說甚麼也不會有人理會。喜歡看我發up風的,他們自然會主動去看,所以算不上為人家製造視覺污染。

而且twitter十分方便,隨時可打。現在好了,剎那的感想,讀書、看戲後的體會,全都可以沒甚顧忌的打下來,雲端保存。一年半載後backup,就可重溫自己這一年過得如何。有沒有人回應,根本不重要。就如很多很多年前,自己在傻下傻下寫網頁,反而更有意思。

微博?說了很多次,我還想不到為甚麼要用它。

面書……用來作相約朋友的聯誼工具,要不間中做個cd-rom,最多貼貼youtube片貼貼link好了。不難發現,愈來愈多朋友在面書世界銷聲匿跡,真佩服他們的先見之明。人生苦短,有意思的事情,其實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