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試試日落馬拉松

13339461_1024776100936371_8526122422060765724_n

sundown馬拉松予人的奇異感受,確是limitless(圖片來源:42旅)

對呀,我是標題黨,但反正閣下都按進來了,免費的,就讀一下吧,浪費不了你幾多寶貴光陰。

其實若不是蝦嫂「霎時衝動」報了名,否則到新加坡跑馬,前世未熱過乎?根本連考慮也不會。但結果,還是帶著個人第九塊完賽獎牌回來了,大概這就叫緣份。

「世事總要有點誤打誤撞,才會成就無數不可能。」回來在機場吃飯,正當我抄起一條上海粗炒時,冷不防聽到這句聽來充滿智慧的箴言。道出此語者,不是尼采,不是康德,是蝦嫂。看來步跑得多,港女都會變哲學家。「咁唔係咩?如果唔係你會跑呢隻?」

我相信「XX拉麵小籠包」並非討論哲學問題的理想地方,故還是笑而不語,著侍應把她那半空的茶杯斟滿。「係既係既,飲茶飲茶!」

上海粗炒的濃油厚醬,不經意的刺激起味蕾尚殘留著獅城椰漿飯的一點憶記。來去匆匆,回想一下,這個日落馬拉松,還真的多虧蝦嫂,玩了確是不後悔。

尤其是那些極尚海外馬,而且對東洋馬拉松推崇備至的,更加要來體驗一下。

熱,意料之中;睏,情理之內。但原來有更多事情,始料難及,刺激非常。由報名一刻,那陣與別不同的味道,經已悄然瀰漫。

如果你老早報了名的話,閣下電郵一定會三不五時收到他們的訊息。標題類似「Last chance for your buddies to enjoy a 5% discount!」之類,不停像傳銷公司似的誘使你拉朋友一起「落疊」。

今時今日的大型馬拉松,從來只有一席難求。倒過來央你去跑?一定有古怪!

好比你去約女孩子吃飯,首次約會日期還未到,她已急不及待約定你第二三四次,在港女當道,吊高黎賣儼然已成國際標準的年代裏,你沒可能覺得不奇怪吧?

更精彩的是,他們永遠不會告訴你海外選手如何取選手包。由始至終,只非常意味深長地叫你「send us an email」。那刻的心如鹿撞,就似在街上問個時間,對方不答,反而衝你狐媚一笑,然後把一個電話號碼寫在你掌心那般。

同樣是高度文明國家,但日本馬一切都交代得過於清楚,其實有點沉悶。反觀這次sundown,單是購買那份懸疑感,報名費已值回票價。

好不容易等到他們賣夠了關子,終於知道原來海外跑手可以即日拿race pack。待到當天,艷陽晴空,一碧如洗,簡直是遊船河的上佳天氣。沒料到拿個選手包,也可以使你有遊船河的聯想,實在不簡單。

evernote-camera-roll-20160530-161723

取選手包的「盛況」(圖片來源:蝦叔)

史載,明朝有個叫劉瑾的太監權傾一時,朝中可謂橫行無忌。誰斗膽令他老人家不爽,他就罰滿朝文武在烈日下曬著跪。據聞,因此曬死的大有人在。所以我認為這次拿選手包,不用進博物館也能沾染到那份摻雜「船P+歷史」的時空交錯感,簡直超值。

恕我辭窮,這環節,跑友「烈敏」報導得比我深刻。要相有相,要片有片,大家不妨參詳一下:http://goo.gl/nXydAh

懸疑感,待到午夜起步,還是揮之不去。起點那邊的工作人員,比在產房中的黃花閨女還要少。有朋友參加半馬,說好了是11:45起步,時間到了,一條蜿蜒長龍還是未見任何動靜。

試想像一下,半夜三更校定鬧鐘,準時爬起床看英超大戰,電視台沒如期播出不止,甚至連「特別消息」字幕也沒一行,你只看到電視在播《愛。回家》,你會講乜?沒錯,雖然你都覺得《愛。回家》有時都幾好睇,尤其馬子妮真的幾索,但於事無補,那刻,相信大家都會講出同一個字。

等到起步後,沿途除了大會義工有一句沒一句的「you can do it, keep running」之外,在蒸籠般的午夜之下,跑手根本不想說話,你會感受到可能係世界上最沉默的馬拉松。加上路段「深入不毛」,在狹長的east coast park不停前進,似是永無盡頭,直教人想起香港著名電影《陰陽路》那條永遠走不完的樓梯。

此刻,驀然想起蝦嫂聽聞有跑手說過這馬拉松「氣氛好好」,我登時臉都綠了。「你OK丫嘛?」蝦嫂在跑到20公里時問道。「OK呀,係包新gel D味怪怪地咋嘛。」這個回應爛得可以,試問有哪包gel味道不怪。只是她沒想到,其時我口中那能量膠的味道,確比元寶蠟燭更加怪異,我只祈求u-turn位快快出現。

默默前進,忽見一食肆座無虛席,才想起歐聯決賽正在上演。每年這時候,我都不忘起床觀戰。沒想到今年,我只能在賽道旁眼巴巴看著人家翹起二郎腿剔著牙的在睇波!每次看球,我在電視機旁不是捧著卡樂B就是淥起合味道,哪會想像到竟有一天我跟C朗會同一時間比賽,大家都在身水身汗不停跑?如此經歷,真如黃興桂所言:有今生,無來世!

evernote-camera-roll-20160530-161839

衝線一刻(圖片來源:蝦叔)

我不知道sundown是不是最好的馬拉松,但我肯定,它是我思考得最多的一次馬拉松。懷著滿腦子思索,我與蝦嫂回到終點時已是晨光熹微。雖然,這次寫下了我們一起跑的最差時間,但經歷如斯特別,所有犧牲都頓變值得了。sundown給予參賽者的奇異感受,一如他們刻在完賽獎牌的字,確是LIMITLESS!

走筆至此,想起新加坡國父李光耀論及「鎮壓」,有個頗為出位的比喻。如今想來,這個比喻,用來形容參加如sundown一樣的「非一般的馬拉松」,也見合適:「那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肯定容易些!」

姑且看看,我還會不會來第二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