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華麗皮囊(La piel que habito)

 

吹彈得破的肌膚,標緻可人的臉孔——無數女性夢寐以求的,沒料到也可以是詛咒。

《我的華麗皮囊》,一貫的艾慕杜華,又一次將人世奇情呈獻於觀眾面前。今次要說的,是「復仇」:一個美容外科醫生,早年妻子意外葬身火海斃命,女兒從此大受影響。時日過去,醫生一方面努力研製完美人皮,另一方面他以為女兒漸復原,安排予正常社交生活,豈料派對上遇上欲搞一夜情的登徒子。最終,一夜情搞不成,女孩卻深陷驚惶不能自拔,自尋短見,玉殞香消。醫生對此自然悲痛莫名,深信女兒定是遭受侵犯方會出此下策,因而決意向那始作俑者復仇。

最大的問題是:那男的其實也挺無辜。整件事的氣氛,一直都十分你情我願,甚至帶點浪漫,只是那女孩不知怎的突然反抗,男的雖然大惑不解,但也沒有霸王硬上弓。沒料到,這種勉強算是「君子」的行為,竟也惹來女孩父親的誤解,為他帶來一段極悲痛的無妄之災。

外科醫生倚仗自己技藝高超,即當起判官「執行正義」,後來一連串的荒謬事件,亦因此而起。權力濫用,是這個故事的主線。宏觀至國際,微觀至情場,手握權力者,往往因為某些一廂情願的見解而強將個人願望加諸對方身上,愛你變成害你。

有評論指《我的華麗皮囊》是「沒有尖叫和驚嚇的恐怖片」。是的,就是艾慕杜華有這種能耐,每次說的故事都重口味,但每次都拍得唯美,他鏡頭下的變態佬更是個個其情可憫,使人印象深刻。今次安東尼奧班特拉斯繼二十年前《捆著我,綁著我》(Átame!)再度與艾導合作演出奇情故事,這位黑俠梭羅亦很成功地將角色的冷酷、專業、無力、心理變態等特質交融於一體。

「皮囊」乃佛家語,學佛之人定必明白皮囊可壞,只為真我暫寄之地,毋須過於重視。然而,成佛升仙有幾人,誰又可以真的不管這皮囊?皮囊華麗,惹盡塵埃,由一管在西班牙的鏡頭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