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

 

(台譯「繼承人生」,內地譯「後裔」)

給你人名,請不要多想,立即給我一個形容詞。第一題:佐治古尼。

性感?有型?大概十居其九都是這類答案。但《繼承大丈夫》裡面的佐治古尼,實在與性感有型沾不上邊。但戲之好看,正在於此。

請把ER或Ocean11/12/13的型男忘掉,今次大家看到的,只是一身夏威夷恤的標準山姆大叔。本身既是律師,憑藉家山有福,靠賣地更是富得流油。但財富並不能帶來喜悅,兩個女兒是標準反叛少女之餘,妻子更因意外昏迷。更可悲的是,妻子早有外遇,竟茫然不察,要靠女兒把真相和盤托出,這笨男才如夢初醒。

故事的主軸是家庭,副線是鄉土。既要面對妻子瀕死,又要處理賣地事宜,佐治古尼完全把角色演活。煩事剎那紛至沓來,舉手投足間,佐治古尼無一刻不表現出角色那種坐立難安的徬徨焦躁。兒女各自飛是意料中事,但枕邊人竟也盤算著另謀出路,這麼年已半百,閱歷豐富的男人也不免慨嘆無枝可依。天地再悠悠,還是無濟於事。

最使人心折的,還是對妻子的情。伴侶越軌,想痛斥發洩,也只能對著病榻上那毫無反應的人空發怒。逝者已矣,緣份已盡,一切的愛恨只能終結於Goodbye my love, my pain, my joy.一句話別之上。當一切將要了結,看到一臉疲憊的佐治古尼柔情輕撫妻子那枯槁面容時,我無法忘記這幕,更無法不陪著他哭。

我不知道「繼承大丈夫」這爛譯名表達甚麼,我只知道故事的男主角,不單繼承大片土地,更繼承了守護鄉土的使命。更重要的是,他繼承了照顧女兒的責任,還繼承了伴侶先走一步,獨留塵世追悔莫及的無處話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