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

一至五

早餐:西芹、蘋果、甘荀、橙、西柚、檸檬、薑……(隨冰箱有甚麼吧)搾成約八百毫升的汁(喝完那刻真挺飽的)。

午餐:基本上不吃,只喝茶。隨心情,愛喝多少就多少。當然,不加糖、奶。以下是我喜歡的茶:

  • 中式(鐵觀音)
  • 西式Herbal Tea(常買的牌子:Twinings、Celestial、Lipton)
  • 日式(玄米茶、綠茶)

晚餐:基本上有兩、三天是不吃的。吃的話,就是半碗飯,菜、肉少量。以吃完之後還是不飽為原則。

早餐:飲茶、吃點心。程度是甚為放肆的那種。

午餐:沒有。

晚餐:半碗飯,菜、肉。一般人的正常份量。

早餐:飲茶、吃點心。正常份量。

午餐:粥、麵。正常份量

晚餐:半碗飯,菜、肉。一般人的正常份量。

宵夜、零食

別玩了,忘記它們吧。

運動

七天中,約有四天要運動。(通常跑步三次、游泳一次)

跑步:慢慢來就可以,約是四十分鐘左右跑完六公里。

游泳:自由式,六十個直池(共三千米),慢慢游,需時約一小時三十分鐘。

Push up、sit up:盡可能不躲懶,每天都做。

睡眠

盡可能早睡吧,別晚於十二時。(不過我經常做不到)

感受

偶然辛苦,肚子打鼓之聲,經常清晰可聞。但習慣了之後,其實也沒甚麼。

絕大部分時候精神爽利,不再懨懨欲睡。

錢,省下了很多很多。原來吃飯是那麼貴的一回事。

補充

吃飯是重要的社交活動,同事朋友偶然約會,我多數欣然赴會,絕對不會推辭。通常是大魚大肉,吃就吃,不會特別節制。反正這些約會一個月也可能只得一兩趟,又何足懼?

同樣道理,同事偶爾遞來一兩片薯片,為保持禮貌,我也會開心的吃下。

不過,若非社交因素,獨自就餐時,基本上我不會吃肉、蛋、奶。任何化學食品飲品,一律不沾唇。

將一切視作平常,不要把節食說得太悲壯,甚麼「地獄式」。把日子過得開心安然一點就好。

緣份來到,會認真試試很多眼中瘋狂的斷食(fasting)

鄭重聲明

這只是我近幾個月的私人紀錄一份,不是甚麼秘方。營養師、醫生看到,一定搖搖頭。

大部分人都會覺得這樣的生活極難捱,但我還是活得好好的,甚麼暈眩、乏力,沒有在我身上出現。說不定是因為我本身「儲備太過豐厚」。

總之,我的蜂蜜,很有可能是你的砒霜,別亂效法。

廣告

我的新浪‧發博辭

一直討厭內地的網絡長城,不屑用那些不能自由發言的網絡工具。但今天,我還是開通了我的新浪博客。一切,都是拜書展所賜。

在那講座上,我見識到李承鵬的功力——如何在界線之內,瞪其大眼,說出大家的心裡話。

讀書會中,劉細良叫我們香港人別要妄自菲薄,因為香港在很多內地人眼中是很有型的。我們想到甚麼,可以公開說,甚至連特首也可以罵。還有六月某夜的那活動呢,真酷斃。

還有,港人較冷的行文風格,對讀慣了「感情充沛」文章的內地人來說,是非常新鮮的。

總之,香港之於內地,確是別具特殊意義。書展其實已是個好例子,不少內地讀者老遠跑來,可能就是為了親睹某位作家的風采。

這幾天,認識了幾位內地朋友,交換了聯繫方法。知道他們在內地看不了我的博客,不免有些惆悵。

正是因為香港是那麼特別的一方土地,我有幸身在其中,竟沒法向北溝通,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今早在重新使用那久未登入的微博,轉發了一張圖,那是今天我們報紙頭版與北京報章頭版的對照。不出所料,沒多久就給蟹掉。但至少,它有那麼一刻存在過。一刻值千金,原來不只適用於春宵。

加藤嘉一比我年輕,也從日本跑到內地,以其日本視角觀察中國,發表意見。這個年輕人的經驗,於我不無啟示。

所以,都是因為書展,使我甘願扣上鐐銬。怕甚麼呢,迎接著我,接近五億的內地網民,他們連脫下鐐銬的機會也沒有,我算是甚麼。

書展2011瑣記(下):讀書會

書展,人愈多愈好,期望旺丁旺財;讀書會,則是小眾活動。今年書展破天荒的舉辦「經典讀書會」,其實是挺矛盾的事。

對我來說,愈小眾愈高興。看見只限二十人,格外興奮,老早報名。參加了劉細良、馬家輝、梁文道主持的三個讀書會。

三人選的書順序分別為:史景遷《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蘇珊‧桑塔格《論攝影》、奧勒留《沉思錄》。或冷僻,或經典,門檻不低。會前數天,主辦單位更特意發電郵,提醒參加者最好先把書讀過才參與討論。

結果,我也沒有做到。史景遷那本只算是匆匆翻了一遍,其餘兩本更只翻了小半。

興奮程度,也成正比。劉細良那場,人最少,十來個吧,聊得最起勁。以張岱這明末遺民打開話匣子,港事國事,無所不談,就這麼過了很愉快的一個上午。

較具盛名的馬家輝與梁文道,參與者較眾,至少有四十人。礙於書本牽涉到較強的哲學背景,主持人無可避免的談了很多相關資料。雖然他們已很努力希望與會者討論,但還是控制不了,發了大部分的言。感覺,就像書的簡介會,但其實不壞,單是聆聽也收穫不少,只是我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真正討論吧了。

書展與讀書會,表面矛盾,其實暗合。

如今香港書展,儼然以成了中國盛事,內地客愈來愈多。講座、讀書會,就我所觀察,參加的大多是內地人。讀書會這樣小眾的活動,必須繼續維持小眾,選書不避冷僻,無懼經典,目的就是希望打造書展「品牌」,使這個盛事更上一層樓。

效果良好,只會有更多的內地客來,這是絕對不容忽視的一股力量。講座、讀書會,香港人不參與,沒問題,就樣更識貨的內地人來好了。香港人就繼續其趁墟角色,繼續大購其「胸湧」寫真,天堂地獄共冶一爐,兩線並行的刷亮書展招牌。

「經典讀書會」這類活動,雖然小眾,但其品牌效應,絕對不容忽視。如今已踏出不錯的第一步,衷心希望長辦長有。

鴻儒太少,白丁太多。弱智說話,平日聽得耳都起繭了。難得有機會可以與人談書論文,討論一下家事國事。一壺濁酒喜相逢,這類活動,犧牲假期參與也在所不辭。

書展2011瑣記(上):講座

今年書展,當了幾天追星族。非為Donut、Jeana、Pheobe,奶喝多了易滯,我追的,是那些來開講座的著名作家。跑了幾天會展,絕大多數時間用來參加講座。

賣書攤檔還是循例逛過,書還是有買的,不過主要都是買英文與內地書。無他,論性價比,論折扣,本地書,沒法比擬。

近年書展辦的講座(重溫連結),陣容都不錯。反正是免費活動(不用買書展入場券也可參與),我盡可能抽空參與,以下說說「聽後感」。

李承鵬:或許是我不太適應李大眼的口音,這場聽得頗辛苦,很多時候總是聽不到他在說甚麼。縱然如此,還是感受到李承鵬是個很幽默的人,還體會到他在界線以內盡可能敢言的功力。

北島:基本上是聽他宣讀講稿,但原來表面嚴肅,照相也不笑的趙先生,說話有時也挺逗的。

笛安:陶才子當主持,面對外貌不俗的笛安,還是一貫的公然撩女德性,未到三十的笛安看來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內容沒甚特別之下,才子搞搞氣氛也其實無話可說。

郭敬明、落落:根本稱不上甚麼「深情對話」,只是答問環節,感覺就像赴了娛樂圈明星與少女粉絲的聚會。觀眾提問,質素有限,激不起甚麼波瀾。不過,經過這次,我對郭敬明有點改觀——他沒有我想像中的MK,是個談吐得體,思路清晰的年輕人。臉孔也是不錯的,就是太瘦太矮了。

鄧永鏘主辦的英文講座:是我孤陋寡聞,所以對今次四位赴會的英倫作家(AA Gill, Tom Parker Bowles, Nicholas Coleridge, David Starkey)都沒甚認識。但我相信,以鄧爵爺對自己形象的看重,他能請來的一定不會失禮。講座本身也很不錯,眾人妙語如珠,充滿幽默感,笑聲不絕。

畢飛宇:我對畢飛宇的認識僅限於《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真人眉清目秀,長得甚壯碩,但就是演講悶了一點。不過,這無改我對他作品的興趣,《玉米》已列入我的候讀書單中。

《李敖‧影子 X 新像》新書發佈會:其實這場沒正式公佈,我也是機緣巧合得知而赴會。原來書是馬家輝少作《消滅李敖,還是被李敖消滅》的新版。於我而言,發佈會的最大好處是可以讓我近距離見到李敖,機會難逢呢。

李敖:一如所料,語不驚人誓不休。其觀點,如香港人別搞民主那些,當然不能苟同。不過,能親睹如此博聞強記大師的風采,也足夠拜服了。

林青霞:五十六歲的大美人,風采依然,隔著屏幕(媽的,我登記了還是這樣)也感受到其氣質濃得蓋不住,大概這就是上一代的明星了吧。

加藤嘉一:有「日本韓寒」之稱的加藤嘉一,我也是早幾個月在網上書店看,才知道有這人,好奇之下也買了他的近作《中國的邏輯》。肯定此刻香港沒太多人認識他,但內地則肯定(女)粉絲不少。今聽其講座,果然不是蓋的。偌大的廳,也全場爆滿(當然是內地人為主),個把小時,口若懸河,思維、說話清晰,普通話之流利肯定勝過多數香港人。這個日本年輕人看來不簡單,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留意。

宋以朗:主題是「我的父親與錢鍾書」,原來就是一場「在各種文獻中提及宋淇與錢鍾書在一起」的資料彙整。宋先生也著實不是演講的材料,其語調我受不了,不到半小時後還是當機立斷離場。

除此以外,我還參加了三場香港書展首度舉辦的「經典讀書會」,另文再談。

香港書展,請加油!

可能因為年紀漸大,很多以前看不順眼的,換個角度看來其實沒那麼不堪。例如,書展。

香港書展,我幾乎年年參與,老套一點說這是個「陪著我成長」的活動,可惜感受到的,卻是一年比一年深重的失望。

從十數年前的買刀換劍,到記憶猶新的「o靚模熱潮」,書展充其量只是個給各路人馬騎劫的散貨場。眼見人如潮湧,卻原來趁墟者多。帳面上數十萬人次入場,十分耀眼,但實際上怎麼一回事,大家心照,文化沙漠依舊是滴水不沾。

幾年前,勉強算是年少,氣還盛,喜以讀書人身份自居,一提起書展若非哀嘆連連,就必定是破口大罵。甚至揚言不再「同流合污」,拒赴書展,反正真正愛書人,根本不會在書展才買書。

但自去年開始,我開始有些改觀。

去年書展,設有劉以鬯的展覽。雖然,位置不便,仍惹非議,但至少顯出對本土作家的幾分尊重。此外,也請了不少中外有份量的名家來開講座,我參與了幾個,反應相當不俗。

我漸感到,主辦單位在歷年各界的口諸筆伐下,確曾痛定思痛,有意把書展辦好。

民建聯昨天公布調查,指超過三成的港人過去一年內,一本書也沒看過。這類調查,其實早已沒有甚麼新意,不過又一次把「書展人海」與「港人其實不看書」這大家老早知道的矛盾,重覆顯示出來而已。

香港人的問題,其實在於有太多無謂包袱。讀書給貼上了太多的標籤,例如「扮野」、「神聖」之類,於是一件普通不過的事,就無端變得煞有介事。

書展近百萬的入場人次,在我看來,是一個很好的「勢」,是香港人看書而難得不被視為「扮野」的機會。說不定有不少人,平日不看書,就是因為某年書展開始了第一次,從此成為愛書人。百萬人潮中,若有百分之一的人受到影響,也屬很大的功德了。

有看書習慣的人都明白,開始看第一本書,其實只靠一些很偶然的機會,無心插柳地造就。例如母親要買菜,就把當時年幼的你丟在附近的小型圖書館;又或是某年暑假,在家中百無聊賴翻看桌上家人擱下的一本書。一個個的契機,殊途同歸地織成了大家的閱讀之路。

不奢求香港書展可以即時與東京、倫敦、法蘭克福等著名書展比肩,但只要有誠意,相信大家還是會感受得到。今年的節目,不比去年遜色。香港書展,請加油。

一周年(原來已過)

心血來潮檢查一下,我這個博,原來一歲生日已過,可見我這個博主多麼的沒心肝。

無無聊聊的又寫了近八十篇東西。

純為自娛,題材大部份都很不大眾化。自知之明,我有的,但我也不會妄自菲薄,總起碼有一兩個人會不時來看,這個我倒有信心。

剛才下午的時候,某好友來電郵,索取我寫關於電影的舊文。

慌慌忙忙的掃掉灰塵,把舊文從硬碟撿出,發現原來過去十年我單是寫電影觀後感已超過七萬字。日子有功,無功也有勞。

網絡世界的新陳代謝很快,年前還鬧哄哄的博客,如今已遭fb、微博、google+等取代。

很多寫博的人,熱情也隨著觀眾鳥獸散後就退卻了。

我也不知道,我為甚麼還在幹這愚蠢的事。寫了又寫,說不定更有人早覺得你扮野,挑,以為自己好叻咩?

吃力不討好,只能夠說,這是興趣。沒錢給我,也會幹的,大概真的是興趣吧。

甚麼鍛鍊文筆、思維,說來好聽,其實與我無關,管它呢。

一歲生日,還是做點甚麼吧,在fb開了一頁:http://www.facebook.com/pages/%E5%9B%9A%E5%BE%92%E7%AD%86%E8%A8%98/142330039180986

喜歡的就like一like吧,遲來的生日快樂,謝謝。

妄想

 

妄想,成了商品,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時代?愈來愈多人鼓吹,有些產品可以讓你愈吃愈瘦,這又是一個怎麼樣的時代?

無論是乘車通勤,還是在家呆坐,都躲不過那些減肥廣告。就以近期為例,不只一種產品,強調可以愈吃愈瘦。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相信,也不知道這些產品銷路如何。如若暢銷,我只能說句佩服——佩服廣告商洗腦之本事。

炎夏已臨,在看這文的閣下,我不知道你是否正為身材煩惱,會否對上述減肥產品躍躍欲試,甚或已經有一盒放在你面前。

無論如何,奉勸大家一句:清‧醒‧點‧吧!

甚麼愈吃愈瘦,你真的相信?

媽的,甚麼是減肥?讓老子告訴你:

減肥就是無論三十五度酷暑或是五度寒風都要堅持運動運動運動的紀律。

減肥就是對滿桌佳餚和可口零食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拒絕拒絕。

減肥就是節食加運動的硬道理。

減肥就是狠心地使自己痛苦。

減肥若要成功,就如世界任何一項成就,都是要用痛苦來換取的。阿媽係女人,這道理,其實誰不懂?

為甚麼還會有人妄想可以吃呀吃呀吃呀,一覺醒來,就會變成「堂糖輕」中的陳嘉桓?

此等產品之害人,除了閹走閣下寶貴金錢外,更製造可怕錯覺,使人以為把那些減肥劑吃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繼續鋸扒飲茶,甚至樂得比平日吃得更多,薯片吃過又來frozen yogurt——「驚咩丫,今日pak左XX瘦,仲有quota既。」

想有條件在時裝店故意大大聲報出自己尺碼,領略那種低調地曬命的微妙快感,請別天真,這道天梯是吃不出來的,這是靠汗水甚至淚水堆疊而成的。

捨不得口福,又怕辛苦的,隨你。你不介意只能羨慕人家美,甚至給人有意無意奚落恥笑,也能甘之如飴的,那真的沒所謂。人生苦短,快樂要緊。

最怕那些又要吃又要瘦的混蛋。婊子要做,牌坊要立,天下第一混帳。

把你面前的薯片餅乾送給人家吧,再回家尋出那雙久已沒穿的運動鞋,清醒一點,你總會有回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