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後感

 

曾蔭權也不能倖免,任內還是躲不過,觸發數以十萬計的人七一上街。首兩屆特首,都要經歷這樣的「洗禮」,看來下屆特首若能任內「平平安安」,已可列為政績一項。

昨天與二十二萬人一起「散步」,走到伊榮街與邊寧頓街那窄巷,酷熱難當,寸進亦殊不堪易之際,「開路!開路!」之聲,此起彼落。置身擁擠的人群中,時光彷彿一下子倒流,又回到七八年前那遍街黑衣白衣的壯懷激烈。人最多的三次遊行,都參與了,不能說是有幸,更確切的是可哀。八年了,當權者還是沒有從歷史汲收任何教訓。

悶熱的天氣下,等了又等,四五小時的路程,體力一點一滴的流失,心頭的疑問卻是縈繞不離。我不明白,何以政府——特別是林公公——笨柒如斯,想出人人喊打的選舉機制,還要挑六月這敏感時刻來粗暴地企圖通過?我不明白,何以解放軍要在六月三十日街頭曬馬?他們是否安穩得太不耐煩,非挑起港人怒火不可?

不過,大家心裡明白,這些也充其量是導火線。各自上街,或許都懷著不同的理由,然而究其根本,還不是不值這政府之窩囊,之遲鈍,之進退失據,之一味朝北奉承?多年來,甚麼觀察也夠了,大家都徹底知道,每遇事情,無分大小,特區政府都必然想出一個最差最混帳最超乎想像的辦法來處理。民怨沸騰,其實已是曠日持久,爆發只在朝夕。如今求仁得仁,滿意了吧?

半帶著懷念的心態走過即將不再的政府總部後,與一眾友人肆意燙著火鍋肥牛時,忽聽到電視新聞傳來那二十二萬的數字。論數字,曾蔭權也許還可以阿Q的認為沒董建華年代的不堪。然而,飯桌諸公一致認為,其實是更差才對——八年前,經濟不景之餘尚要碰上沙士瘟疫,董伯雖是不濟,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確是霉個透頂。如今,特區仰仗中國經濟實力,還有甚麼藉口?超過二十萬人還是要出來變相放棄long weekend,走個腳瓜痠軟,請問你們顏面何存?

手痛又好,腳痛也罷,請隨便找個理由,行行好,從速給港人滾蛋,你們這個「班子」,多留一秒也不配。

夜深,捨不得睡,抱著iPad在床上左點右看,瞥見電視直播,看見社民連的年輕人霸佔街道。坦白說,我不至於能完全認同他們的行為,若是有要事而受阻,我也肯定激憤難當。但一如友人所說的,從政府總部小山走下來那段路,往往是反高潮,算是身體力行的把整段路走完了,但代表甚麼呢。我們大部分人選擇「和平理性」,但足以嚇唬這眼盲耳聾的特區政府嗎?我不知道,但這批年輕人,始終是懷有一股我們也許嚮往而未敢擁抱的激情與理想。

我們這代香港人,沒有國家可以愛,沒有國家值得愛,但連愛香港這彈丸之地,也要愛得這般苦澀。大家的心都在淌血了,並無二致,大家都只不過希望未來的七一假期,是個享受艷陽,天倫共聚,想幹甚麼就甚麼的好時日。

推特月經:06/2011

Tue Jun 28 建黨偉業@旺角百老匯

r9gotu.jpg

 

Tue Jun 28 等待@法國醫院星巴克43vx.jpg
Mon Jun 27 第一類型危險@電影中心

 

Sun Jun 26 尋晚終於的起心肝,將多年旅遊後儲起的乜票物票,全部貼晒落一本簿度!
Sun Jun 26 我忍唔住將鈴聲轉左做albert tam紙舞翩翩果首歌……
Sat Jun 25 太平天國文物展@海防博物館
Thu Jun 23 過了幾個星期的半斷食生活,減重的效果確是頗理想。事實証明,我不會是那種無端變瘦的人,我根本連正常飲食也不可以有。要瘦下來,必須每天餓著肚子,再厲行運動。除此以外,別無他法。狠一點的說,肆意品嚐美食的機會,今生也不會是我的。沒法子,若要我面對鏡子中那臃腫的自己,我情願犧牲口福了。
Thu Jun 23 遍地芳菲@文化中心

 

Tue Jun 21 風雨欲來,是吧?

 

Mon Jun 20 今朝批紅菜頭批損手指,唉。

 

Sun Jun 19 天公造美,可以暢快游泳、踢波,感恩。

 

Fri Jun 17 難得黎到柴灣,梗要行下。都幾大幾企理。

 

Fri Jun 17 是我不該吧,每次知道科技更進一步,我總是憂慮多於興奮。如今google突破文字框框,推出以圖搜圖功能,你咪話,都幾得人驚。

 

Thu Jun 16 看完《國際觀的第一本書》,也做了簡略的筆記,很多似懂非懂的國際關係,如今概念更為清晰。此書編排甚佳,例子恰當而豐贍,觀點尚算持平,只遺憾對宗教方面似乎著墨較少,但也不失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國際關係入門書。

 

Thu Jun 16 終於可以係羅湖搭地鐵去深圳機場~
Wed Jun 15 [咸濕謎語] 姣婆最妒忌咩食物?
Wed Jun 15 妖,yahoo個旅遊新聞rss咁撚廢架?成日都係隔幾廿日先彈新聞出黎,旅遊展岩岩過左我而家先知,正仆街。
Sun Jun 12 吃山竹,看《單身男女》。

 

Sat Jun 11 翻雜誌 @中央圖書館

 

Sat Jun 11 @孫中山紀念館

 

Sat Jun 11 lunch@Rana Raj

 

Sat Jun 11 昨夜,終有幸觀看花家姐一劇,明白何以劣評如潮。劇情科幻犯駁,對白低能白痴,也暫且不論。單是後本集,已盡見對馬拉松運動之褻瀆。此劇之不堪,半集足以管窺。
Fri Jun 10 《不會去死》,不忍釋卷。  
Wed Jun 08 原來,我真係好怕一d無男人味既男人。男人味 = 粗口 x 賤野 x 體育 x 正經野(如政治、股票、文史哲社會etc)。四瓣都冇果d男孩子們,fine,你繼續,但唔該死撚開,當我買你怕!
Tue Jun 07 買左飛睇《第一類型危險》~
Sun Jun 05 等睇《靚太作死》@文化中心。一排冇黎,原來連間starbucks都換左位。

 

Sun Jun 05 晴朗得過份,大早起來,用兩橙一西柚半檸檬搾汁,這份早餐是意外的濃郁味美。再跑去游了六十直池,是今年首度下水於泳池。如此早晨,著實愜意。

 

Sat Jun 04 twitter上人人談六四,fb上則沒幾人談六四。

 

 

 

 

 

 

 

Sat Jun 04 想唔買,最後都係忍唔住買。

 

Fri Jun 03 食得少真係王道,幾日就輕左6磅!
Thu Jun 02 午飯不吃,現在連飯香也可抵抗了,繼續努力。

 

Thu Jun 02 看完《玩火的女孩》,可以開始看這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