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故事一則

三十而立,該是自甘上鎖,當車奴樓奴老婆奴子女奴的年紀。

若然三十歲才加入 / 重投暗戀行列,是怎麼樣的感覺?

如果你問我,得罪說句,那就像耶誕吃月餅,三十歲是一個很多事都不宜做的年紀。這個年紀搞暗戀,跟這個年紀才開始學鋼琴、學溜冰沒兩樣,即使真的禁不住,高呼一聲「豁出去了」,也最好盡量低調,別讓那麼多人知道,否則你一定會後悔。

因此,這故事,不是我的,我只是聽回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不信?那沒法子,反正我是信了。

我那朋友,剛屆而立之年,外表頂多只屬正常,街上碰見十次也不會認得的那種。工作,人有他又有,薪金、成就肯定沒多少,每月的糧總是不知不覺的從各渠道跑光。戀愛嘛,不會沒談過,但總是沒有之時期待,一旦來了又愛理不理,沒一趟長久。簡單來說,這種男人,大家身邊總不會缺。

這種千人一面男,有甚麼好提的?

就是剛才說的問題——暗戀。一年半載沒拍拖,我這位朋友心又開始癢了。香江打工仔女,每早上班,那擁擠的電梯總是製造無數問題。以他為例,他就在電梯留意到一個二十來歲樣子幾分像Janice的OL,使他怦然心動。為免大家的聯想偏離航道,先說清楚一下,Janice是衛蘭,不是Janice Man。岔開一筆,很多港女都不明白,若真的要為悅己者容,就別要老是迷信那些騙人的甚麼纖體了,她們身邊很多男人都愛女人有幾分肉地的。

說回那女的,姑且就叫Janice吧,原來竟是跟他同一公司的,不過就是因為公司面積偌大,人數不少,不同部門就沒幾多機會碰面。再加上,我的朋友,上班不用打卡,就大刺刺的自行將上班時間延遲,每早不到大家樂吃完煎雙蛋,不把蘋果日報最沒興趣的那疊副刊也看清看楚,他是不會現身的。

而且,人是上班了,卻老是冒著遭辭退的危險,盯著電腦屏幕,周遊於各社交網站之間(實際的社交卻沒見他有多少),以求盡快捱到下班時間。所以,辦公室四周發生甚麼事,他泰半是不痛不癢不知道。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有一定閱歷,就會猜到了。大家腦海中必然浮現起一名中男(客觀年齡稱不上,但身體狀態卻很遺憾的確是配上此稱呼)突然Gel頭、買衣服、每天刮鬍子、擦古龍水、跑健身房、甚至學人護膚的可笑模樣。是了,就像American Beauty中的Kevin Spacey。上班突然變得準時,爛gag突然倍增,連換蒸餾水瓶也變得主動了。自閉男突然裝作長袖善舞,為的是甚麼,他自己很清楚。

日子有功,(自以為)收成來了。

話說前幾天他又碰到Janice,不知哪來的勇氣,我這一直自閉的朋友竟然歷史性的朝一名未談過半句話的女子chok樣、點頭、微笑!那Janice,也安然地回報以一個甜美(據稱)的笑容。就是這個笑容,不得了,教我這朋友終於體會到二十年前小學那薄薄成語書中「心如鹿撞」的定義是甚麼。

他不知所措得回到座位前,一向不屑強國的他,盯著那熟悉不過的電腦屏幕,竟乞靈於「百度知道」,希望祖國之強大可救他免於凶惡。但要鍵入問題,糟了,問題是甚麼?問題是甚麼?最後,無計可施,也不知他呆多久了,終於在msn找到我。

我明白,這位朋友此刻想得到的,是一個肯定而已。我要做的,就是把「俾心機啦,去馬啦喂,你有機喎咁樣」這句話,自我的手指打出,傳送到另一方他那電腦螢幕前,如此而已。

隨意在facebook瀏覽到他一天比一天有自信的樣子(沒錯,他近來確是隔沒兩天就有照片上傳的),我也樂見其成。有些話,既然他有需要,我為何不說呢?

有時也挺恨孔子的,「三十而立」一句,千年來就把大家的壓力加重了。古來聖賢皆寂寞,孔老大,你又可知道男人三十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