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令我停下來看的旺角街頭表演

旺角街頭表演之令人厭煩,在於三不忍睹。

一者,賣騎呢。本以為許留山門前那高八度不停喪loop之《愛是不保留》已是極品,後來狂野老夫婦殺到,奇裝異服,瘋癲起舞,方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CCTVB的效顰劣作《殘酷一叮》本已叫人倒胃,節目竟搬在街頭長年累月重演,於路人而言,直是身心折磨。

二者,賣悲情。銜筆揮毫、斷腿奏樂,殘而不廢,精神固然可佩。然而,旺角人煙稠密,置身其中已甚不自在。工餘時間,姑且一遊,無非地點方便,吃飯購物,但求一紓壓力。如此時刻,尚要為如鯽遊人提供一幕幕活悲劇,迫令途人旁觀痛苦,又豈是快事?

三者,賣激憤。此類人等,若視為表演者,未知是否恰當。但見大字報一張,橫陳地面,內容不啻騙案一宗,受騙者一臉倖然,或站或坐於大字報附近。遊人泰半一臉漠然,餘光一瞥,步伐未停。這麼行徑,除一洩悲憤,實不明尚可有何作用。

說穿了,就是三個字:不‧好‧看。

不好看,還要大刺刺的佔著那寸金尺土,製造噪音,污染市容,該當何罪?

直至今夜,終於頭一遭遇到有表演者可以使我改觀,教我甘心駐足看完整個表演,拍過手掌才一哄而散。

是咁的。

今夜設宴於佐敦之政治晚飯既畢,未欲即時回家,便信步一路向北,以求稍紓胃納。未幾,步至潮特,轉入行人專用區,燈火通明,人如潮湧,一切如昨。

卻見不遠處,人頭攢動,出奇熱鬧,便以為又一騎呢茂利,當眾精神自瀆而已。欲提步閃過人群之際,一名年輕金毛鬼仔,映入眼簾。此子樣貌甚俊,牛褲一度,上身裸露,六塊腹肌,清晰可見,無怪圍觀者眾。

調好音響,選定歌曲,即時霹靂起舞,途中更脫衣助興。誠然,此君舞技雖然未見出眾,然而以其樣貌之俊俏,其身段之魁梧,渲染氣氛之歡樂,已令一眾久遭折磨之旺角遊人,可堪告慰。不過數分鐘光景,已教無數少艾為之臣服,用力鼓掌者有之,掏錢打賞者有之,爭相合照者更為有之。

大隻靚仔,賞心悅目,正是王道。只願良幣早日驅逐劣幣,但救西洋菜南街免於凶惡。妄想一天,幾個身段曼妙少女,穿著疏爽,翩然起舞,竟非販賣電子產品,只為表演娛賓,香江明珠定必璀璨勝舊時矣。

走筆至此,廢話該盡。photo or mother?本人當然一盡孝義,附上幾張鬆郁矇鬼仔肉照,以饗有緣人。中古iPhone 3G,質素有限,懇請包涵。